高智晟: 党国大军千里奔袭毁一本书|民主中国

2.jpg我并不怀疑,便是于灭亡前的最后一秒里,恶党控制我身体的力量不会含糊的,然而这究竟不是完胜的局面。此前十年矣,恶党徒们围绕杀死我的大愿实在地也是费去些心思加精力的,局面是已格外地显明了的,他们失败了。中共当局这次劳师动众千里奔袭而为毁一本书的小进攻战术行动,便暴露给我们极有价值的东西一一他们在战略上的怕,连具体怕什么,都极隆重又而认真地给他们的敌人指了个格外清楚。

2016-11-6

动机各异是不言自明的了,常见有在谈共产党强大的文字。倘是尽鹰犬职份的,虽罪不得逭而情尚可原,否则则实在是昏聩的可观。
当然,共产党表面的”强大”确也有迷倒一片糊涂蛋的道理一一这正是”我党”着意追求的所在。
就有一批人,为中共张罗”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事上整日忙得不堪,那热情亦悉在中共党徒以上。
这是他们只用眼睛判断世间之事定会有的成绩。进而叫嚣出恬不知耻的“中国模式”,仿佛找到了拯救世界的通途,意欲作为世界发展的指针。
许是近水楼台之效,共产党是不再在我们这些人面前遮挂鬼相的。因为它清楚,我们于它,便是心肝的颜色亦了然于胸。既是如此,便得了它死期的可靠信讯一一我们对它的了解超过了它自己。我们蔑视它的”强大”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了然了它的渺小及超乎常人想象的孱弱。顺手拈来一例,来公祭一下”我党”使人啼笑皆非的”强大”。
新近我所写的《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在台湾发行后,耿和猜知我应当是这世间最想先得到这书者。便颇费去些心思外加周章,辗转使朋友带回一本至中国大陆后偷着寄予我陕北的一位亲戚。但还是被”我党”情报部门掌握(实际是我这亲戚在微信上不慎泄了密)。于是,极荒谬却也极”合理”的一幕大剧上演了。”我党”立驱悍勇猛将连夜千里奔袭至陕北毁了这本书。许多人或认为之是何等的荒谬绝伦一一兴师驱众奔突千里只为毁一本书,觉着任何文艺里的泼皮无赖外加蠢货,也难干出这等超出人理、让人鄙视使人耻笑的事。然而,共产党就这么干。
我得了这个消息后乐至大笑。但我首先得肯定:”我党”干得好、干得有道理一一共产党人实在不低估这本书,而且是以极其隆重的仪式彰显他们的不低估:  一群党的干部,昼夜兼程奔袭千里去消灭这本书。
这里得顺便提一下一个叫胡锡进的人。我以前只当其是个人格阉类,顶多是个有眼无珠,在人类廉耻感情上缺件的东西。现在看来,这竟是我的”有眼无珠”了一一胡先生当是个有些隐藏功力的反党分子。他公然为《2017年起来中国》打掩护一一说”这是一本不值得一看的烂书”,妄图转移视线而误导”我党”。胡先生蠢者千虑,偶有一得。本书头一天出版,《环球时报》第二天便发文批判。胡先生还没有见到这本书便高调大批的事,是在永远”伟光正”的”我党”面前露了破绽的一一我党终于没有上当一一而真将这本书当成是”一本不值得一看的烂书。”
“六-四”屠杀事一完,满脸血污的杀人凶手们啸聚一堂庆祝”我军””威武之师”取得的”伟大历史功绩”(如蚁的坦克,如林的刺刀,屠杀的又是赤手空拳和平请愿的学生,何需”威武”一一丧失人性便够了),这是”我党”历来的作法。千里跃进毁一本书,现在已是得了完胜的,这有书被毁灭事实为证。但”威武之师”们有无庆功表彰大典则暂无考实。这也从一个侧面显明着中共日益虚弱、恐惧的景况。
照常理,写出这书的人危险当在一本书以上,然而他们悍然扑向了一本书一一消灭书是他们唯一能作的了,这是他们目前的”强大”所能及于的目标。
当然,我党干部大军千里跃进消灭一本书之霹雳大举,不大全是为了戳穿胡锡进、《环球时报》烟幕弹的”诡计”。我看是还有别的意思,旨在向世人昭告——对传播真相而有碍”我党”遮挡鬼相事业的不含糊态度。
依然的照常理说,消灭这本书的作者是正事,如之才能得了根绝危险、永保万年江山的局面,然而他们却悍然扑向了一本书。
我并不怀疑,便是于灭亡前的最后一秒里,恶党控制我身体的力量不会含糊的,然而这究竟不是完胜的局面。此前十年矣,恶党徒们围绕杀死我的大愿实在地也是费去些心思加精力的,局面是已格外地显明了的,他们失败了。
屡屡失败的局面理应使大家悉能得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便是:  没有任何凶恶冷酷能对我们有所作为一一我们只俯身人性、真理。你们可以杀死我们,却断不能有损于我们一一这是已显明了的。
所以,选择去消灭书而不是作者本人,在战略考量上不失为一种正确,究竟之是胜算在握的事。但这种全力以赴千里奔突为消灭一本书的战略韬略运筹上是有漏洞的,终于还是稀里哗啦地露了怯、暴露了自己的怕,而且是怕的要死,怕致丧失理智、怕致顾不得羞丑,怕至全然忘却了还得有一张”强大”皮去顾忌(我这位亲戚是个小干部,党国大军以雷霆万钧势毁了书后却又露了另外一怯一一”千万千万不能让高智晟知道了”。他对党国忠心可考,却与我们一家很亲。书被毁后近四个月竟悄无声息,昨日在我等的逼问之下彼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终于不得已便说出书已经毁了。再逼问是谁毁的?又吞吞吐吐、又顾左右而言他,又终于不得已,便说是他的家人毁的,而不复问矣!)。
从兵事角度论,漫无边涯的战略价值只能靠着一个个毫无意义的战术举动来保卫,而已经败矣。当然这不当是我瞎操心的事。这种纯技术性的战术举动并不止于毫无意义,中共当局这次劳师动众千里奔袭而为毁一本书的小进攻战术行动,便暴露给我们极有价值的东西一一他们在战略上的怕,连具体怕什么,都极隆重又而认真地给他们的敌人指了个格外清楚。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