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新闻聚焦: 人大释法危及香港司法独立, 香港各界强烈反对|民主中国

19.jpg香港特区政府在星期五确认,香港已经得到北京中央政府通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基本法》第104条释法问题列入正在举行的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议程。这一报道在香港引起了强烈反响。来自泛民、自决派、本土派等政党和团体、15所大专院校学生会,以及法律界等各界不同民间团体的数以千计的示威者,11月6日下午3点从湾仔修顿球场,一路游行至中环的终审法院。除了周日举行的大游行,民间陆续有不同的反释法行动。

2016-11-6 作者:施英

上个月,香港立法会两名新当选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宣誓就职仪式上未按照规定誓词进行宣誓,而且故意将“中国”说成“支那”,并在现场打出“香港不是中国”字样的标语旗帜,被立法会判定宣誓未过关,两名“青年新政”党派的年轻议员不能履行议员职责。后来二人两度冲击立法会,引起现场混乱。

来自泛民、自决派、本土派等政党和团体、15所大专院校学生会,以及法律界等各界不同民间团体的数以千计的示威者,11月6日下午3点从湾仔修顿球场,一路游行至中环的终审法院。

除了周日举行的大游行,民间陆续有不同的反释法行动。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于周二下午5时30分,发起法律界黑衣静默大游行,据知不少资深大律师、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表明出席。参与法律界游行的人士届时会手持蜡烛,由高院游行至终院,游行约历时半小时;郭荣铿透露,不少大律师和律师均表示会参与,冀法律界用行动表明对人大粗暴释法的不满。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日报道: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港府吹风“释法在即”

香港立法会“港独”派新科议员梁颂恒、游蕙祯首次宣誓就任时“辱华”风波仍未平息之际,立法会大会在又一轮混乱中复会,但最后因“安全理由”再次休会。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星期三(11月2日)复会之际先为“本土派”独立议员刘小丽监誓,其后梁颂恒、游蕙祯进入会议厅“自行宣誓”,被主席驱逐。会议其后转到另一厅房继续。

在大会首次成功召开之际,港府与亲北京阵营连夜发放消息称,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将对香港《基本法》相关条文作出解释。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此前以特首名义联同律政司提起这次司法复核诉讼,并申请禁制令。高院原讼法庭拒绝颁布禁制令,但同意于星期四(3日)就立法会主席的监誓权力等开庭审理。

原诉方的诉状包括要求法院裁定游、梁二人在10月12日首次宣誓无效,议席因而悬空,即褫夺两人议席。

梁振英星期二(1日)宣布取消到北京公干,留港处理宣誓风波,并说:“我们希望尽量在香港范围内解决,但我们不能够排除(人大‘释法’)这个可能性。”

香港大律师公会星期三“强烈吁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克制态度,并表示若常委会“执意主动释法”,将对香港的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带来极大冲击,严重削弱港人以至国际间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心,百害而无一利。

“惩罚小丑”

香港广播与网络媒体星期二晚间陆续插播消息称,港府“消息人士”透露,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准备好最快在星期四当天“释法”,甚至称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讨论了这次宣誓“辱华”事件,“全体中央委员都对青政的表现极大愤慨,认为有需要作政治表态,又指释法在所难免”。

受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控制的《大公报》星期三发表社评说:“不管少数舆论又在那里哀鸣或怒骂、反对‘释法’,‘释法’都已经势在必行、无可阻挡,且‘一锤定音’,成为梁游事件以至特区今后有关问题的唯一圭臬和定论,必须严格执行,不容半点异议。”

“全国人大‘释法’,梁游两名小丑固然将会得到应得的惩罚,‘喊都无谓’,对其他一些也曾以不同方式不严肃依法宣誓的议员,以及为他们‘护航’的反对派,也将是一次极为深刻的教训和提醒。”

不过,到目前为止,全国人大网站上发表的常委会会议议程并未提及香港事务。

建制阵营的舆论攻势不止于此。《大公报》同日以两大版面刊发“调查报道”,指控梁游、两人有不当男女关系,“不贞不忠自毁政治生命”;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声称两人虽未完成宣誓,但已获发“近百万元”酬金等补助,并称律师建议起诉两人盗窃罪。

《人民日报》则在国内版刊登对官方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莫纪宏的专访,批评“梁、游二人的言行违宪违法是不争的事实”,是《人民日报》报系连续两天刊登莫纪宏的言论。

《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刊登了该报港台部编辑王平的文章〈严惩“港独”方能正视听〉,指控梁、游二人首次宣誓时的言论触犯香港刑法所订的“意图叛逆罪”。

文章说:“沉疴当用猛药。当此之时,香港必须发扬法治精神,依法对滋事者予以严惩,方能廓清妖氛,以正视听。”

立场亲近泛民主派的《苹果日报》在其社论中批评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公布的23项议程中并无就香港议员宣誓释法,如果真的临时加插释法,不只是把香港法院当摆设,也是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当作橡皮图章,对香港法院、全国人大常委会都是侮辱。”

撰写这篇社论的编辑李平写道:“谁不知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释法?问题在于《基本法》第158条规定,提请全国人大释法的应是香港终审法院,但过往提请释法多为特区政府或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早已破坏了释法机制。”

“而香港自有一帮亲共人士闻鸡起舞,不只支持释法,还发表声明要梁颂恒、游蕙祯‘滚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人人愤而诛之’。请问,香港法例何章何条可以要民选议员滚出中国领土?如此把中共的批斗政治引入香港,摧残香港法治,就不怕来日反噬自身?”

据香港司法机构网站公示,星期四开审的司法复核预计将在当天审结。

▲美国之音(VOA)11月2日报道:香港传人大就本土议员宣誓案释法各界哗然

香港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位议员至今尚未宣誓就任的风波持续发酵。在高等法院定于11月3、4日审理港府就两人宣誓提出的司法覆核的前夕,特首梁振英星期二表明不排除就司法覆核寻求人大释法,引发外界哗然。而更有多家传媒报道,人大常委会日内将就宣誓事件主动释法,更是引发法律界和民主派的抨击。

香港高等法院星期四将开庭审理港府就青年新政游蕙祯和梁颂恒宣誓提出的司法覆核案。不过,特首梁振英星期二首次表明政府不排除会向人大提呈释法。

不排除释法

据港媒报道,立法会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民主党资深议员涂谨申律师,指责梁振英在法庭开审前称不排除释法,是变相对法院造成威胁、干预和施压,强调法院审理案件应获得尊重,不能受到外界干预。

率先宣布参选特首的退休法官胡国兴,批评梁振英以特首身份,特别是作为原诉人,不应该在此时评论案件,会为法官增加压力。而且案件还未开始审理,依法律程序不应现在就提到释法,至于是否需要释法,要看案件是否牵涉基本法条文。

毁司法独立

港大法律系首席讲师张达明对政府打算释法表示担心和愤怒。张达明抨击梁振英不尊重法庭,变相把刀悬在法庭头上,为达到政治目的,不惜影响司法独立,认为梁振英的言论表明,他已不适合继续担任特首。同时,他也担心北京为达到目的强行释法,严重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

被北京认定宣扬港独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10月12日宣誓就任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且将英文China,读成Cheena,发音接近“支那”。后来,两人和其他几位议员的宣誓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无效,但允许再次宣誓。梁游在一周后立法会大会上准备再次宣誓前,建制派制造流会,让两人无法宣誓。而此前一天,港府向高等法院就梁君彦裁决提出司法覆核,引发外界批评干预立法会运作,破坏三权分立。随后,亲中的梁君彦在建制派的政治压力下,改变了自己允许两人宣誓的裁定,决定不再监誓。因此,两人至今仍无法宣誓就任。

港大法学院教授陈文敏表示,宣誓风波的司法覆核案,预期败诉一方会上诉,而在司法程序进行中,如果人大释法,则令法庭怎样判决都没有用,会打击香港的司法制度。

香港专栏作家、时事评论人士桑普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梁振英在如此敏感的时刻表态释法,明显是要干预司法系统,性质粗暴。

他说:“他在这个时候讲这番话,而且也看到很多各方面也在放风,说人大常委会下周一就可能释法,明显正在影响明天的审理。这是粗暴地干预香港的司法独立,施加不必要的压力给法院法官。梁振英本身是原告之一,怎么能够在外面媒体放风,希望影响司法独立?”

人大要释法?

本身也是执业律师的桑普表示,如果港媒星期三广泛报道的人大常委会释法的消息准确的话,那性质就更加恶劣,将摧毁香港的司法独立,引发港人和国际社会丧失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他说:“如果消息是真的话,那就更严重了,要掐断整个司法独立的脖子,开了一个先例,香港的法院还没有审理完,一个案件没有达到终审,突然地由全国人大当一个终审法院一样。这种做法将是史无前例地干预香港的司法独立和一国两制,也会引起国际上的广泛的关注,就等于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尤其是司法独立的部分,名存实亡。”

建制派意见

据港台等港媒报道,一些建制派人士也认为特首梁振英的言论不妥。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民党议员田北辰认为,现阶段并不适合就宣誓问题寻求人大释法,因为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在司法覆核有结果前就释法,是向香港司法系统施压,对一国两制有很大冲击。

自由党主席钟国斌议员表示,梁振英的做法并不恰当,将影响司法独立,同时给法庭和法官无形的压力。他反对就案件寻求人大释法,因涉及的法律与基本法无关,人大不可能解释涉及香港的法律。

建制派内的独立议员谢伟俊律师表示,他个人认为,香港法例暂时已有法律基础作出适当判断,不需要牵涉到释法,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谢伟俊表示,目前是特首选举关键时期,他相信梁振英这样说当然有政治原因,可能是特首希望平息社会担忧,但他觉得梁振英讲少些会较好。

一向亲中的成报星期三头版发表标题为《刀架法院 未审先吓 全城怒吼》、《破坏法治帐单由张德江问责》、《张晓明梁振英势陪葬》的评论,抨击梁振英以恫吓用语在法院未开庭审理案件时谈释法,极其恶毒,既把法治置于悬崖边“,又藐视法庭,彻底破坏香港司法独立,触及香港一国两制的底线。

评论还抨击中联办胡乱放风,声称人大会主动提出释法,并获国家主席习近平认同,但作者向北京消息人士了解,说法并非属实。

从今年8月30日起发表多篇评论抨击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特首梁振英等人乱港祸港的成报,称青年新政为“伪港独组织”,中联办为制造乱局策动一场“反港独”闹剧,指责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营造所谓“全球华人反港独、支持释法”等局面,近期启动所有亲中联办舆论和文宣系统,以人民日报海外版和环球时报为主,接连发文炮轰青政。

强烈关注中

此外,香港有影响力的大律师公会星期三发表声明,对于几家港媒报道称人大常委会可能将就宣誓事件释法表示深切关注,强烈呼吁人大常委会以最克制态度,处理当前极为敏感并具关键性的事件。

声明强调,如果人大常委会执意在目前阶段主动释法,将对香港的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带来极大冲击,严重削弱港人,乃至国际间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心,百害而无一利。

大公会表示,有关宣誓是否合法、立法会主席裁决权等问题,应留待特区法院在本地司法制度内处理。

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北京召开会议,会期至下周一,目前还没有官方消息证实常委会会就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问题释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日报道:六中全会对两“支那”议员“极表愤慨”决人大释法封杀

香港TVB电视台以及星岛日报旗下的网媒巴士的报分别引述可靠消息报道,中共中央委员会在六中全会决定,在立法会宣誓时涉嫌以“支那”称呼中国的两名候任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将不再有第二次宣誓的机会,因为中央将透过人大释法的途径,不准两人宣誓;为了快刀斩乱麻,人大常委将最快在11月3日进行释法,也就是香港法院审理两人宣誓时的言行是否违法基本法的第一天。

TVB引用政府消息人士指,中共六中全会上,全体中央委员对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及游蕙祯宣誓的表现,感到“极大愤慨”,认为需作政治表态,释法在所难免,故将会在短期内提出。巴士的报则引消息人士报道,释法将于 11 月 3 日进行。当日早上,人大常委会将就释法内容谘询基本法委员会意见。同日上午,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预料将优先讨论香港议员宣誓问题的释法内容。

特首梁振英1日出席行政会议之前,也提到人大释法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当时有记者问他现时释法的机会有多大时,梁振英答称:“我们希望尽量在香港范围内解决,但我们不能够排除这个可能性。 ”

巴士的报报道续指,由于政府对梁、游的司法覆核案件在 11 月 3 日开审,除非政府代表申请将案件押后,否则在审理初段,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内容将“尽快通过并颁布”。

报道又称,释法内容会较具体,料将否定各种“不合常情形式”的宣誓方式,确立议员必须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此外,东方日报同样引述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今次是中央政府主动释法,特区政府并无提请释法。

TVB新闻引述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若人大常委释法,或涉及最少两条基本法条文,即第二十六条,与及第一百零四条。前者谈述香港居民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中“依法”的意思,后者则谈及政府官员及立法会议员等就职时宣誓拥护及效忠,是否需要再加上附加条文,令“宣誓”有实际的意思。

TVB又引述法律学者张达明指,梁振英作为原告人,未开审就讲释法,是向法官施压。涂谨申亦回应梁振英言论指,法院应不受外界干扰,并按正常程序审案。他指任何人、尤其是行政当局,不断提出释法有关的言论,变相是威胁、干扰、或是提醒法院,因此他认为有关言论并不适当。

自香港回归以来,全国人大迄今一共进行四次释法,其中有主动释法。由于香港的司法制度一直以英、美的普通法作为基础,与大陆实行的富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司法不尽相同,中央每一次的释法都难免削弱了香港的司法自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日报道:中共党媒连续三天炮轰“支那”议员称已涉叛国

人民日报海外版2日连续第三天向两名涉嫌宣誓时“辱华”的候任立法会议员发炮,指要严惩“港独”方能正视听,更指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蕙祯口称“支那”,是支持外敌入侵言论,已触犯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的意图叛逆罪及煽动罪,也是叛国行径。

该报刊出署名王平的评论文章指,梁、游两人借宣誓机会侮辱国家民族并宣扬港独,恶劣言行举世罕见,但居然还有一些人为他们辩解护航,要求给予重新宣誓的机会,是咄咄怪事。

文章称香港立法会议员就职时对国家至诚宣誓是庄严的法定仪式,是议员对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的深刻认同,也是规范议员日后尽忠职守的有力凭证。文章批评梁、游在宣誓场合辱国播“独”,挑战国家主权,于理不合,于法难容,必须严格依法追究。

文章说,身为香港候任议员,竟然口称“支那”,是否代表他们是站在侵略者一边,支援日本当年淩虐、屠杀中国人的行为?当时香港被日本侵占了3年8个月,港人也是惨遭蹂躏,梁、游二人难道也暗暗称快?如此行径即便出自本议员都不可原谅,更遑论是香港候任议员?

文章续说,支持外敌入侵言论,已触犯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第3条意图叛逆罪,及第9、10条的煽动罪。若在战争年代,这就是活脱脱的汉奸典型,放到现在,也是赤裸裸的叛国行径。难怪连香港反对派人士都直斥二人“幼稚、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了,不是无知到一定程度,确实无法做到如此丧心病狂。

该文又批评香港反对派力挺二人重新宣誓,还组成人墙帮两人硬闯立法会。

文章批评港独是个假议题,港独言行挑战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破坏中央与香港的关系,危害国家安全,更给香港年轻一代作出了错误示范。

文章最后总结:“沉屙当用猛药。当此之时,香港必须发扬法治精神,依法对滋事者予以严惩,方能廓清妖氛。”

▲德国之声(DW)11月3日报道:香港宣誓风波:人大已将释法列入议程

香港特区政府称已经接到通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将《基本法》第104条的释法列入议程。对于中央介入两名青年新政议员梁颂恒、游惠祯宣誓风波的利与弊,香港各界人士看法不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德新社援引香港特区政府报道,就梁颂恒和游蕙祯两名青年新政立法会议员引起的宣誓风波,中国人大将会出面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据悉,港府已经接到中央通知,相关释法问题已经列入本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议程,律政司周五也已经将相关通知告知香港法院。

《基本法》第104条全文如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除了香港亲中及建制派人士大力鞭挞外,宣誓风波已经扩至中央及全国层面。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日前再发表社评,强调“将梁游逐出立法会已是13亿人意志”。而至今仍未能成功宣誓的梁游二人二度冲击主法会议事堂,酿成六名立法保安人员受伤的混乱及暴力场面, 更引爆一些原本支持及协助二位进入议事堂的泛民议员的强烈批评。 有学者认为二人形象已有负面化倾向。另一方面,香港政府为了阻止二人宣誓而入禀法院寻求司法复核的案件周四在高等法院聆讯, 特首梁振英与律政司袁国强提出司法复核,要求声明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及游蕙祯已被取消议员资格、两人议席悬空,故立会主席梁君彦无权为二人监誓。

事实上, 二人的议员资格取消与否, 相信也必然引起强烈回响。梁游宣誓风波不但再次触动中央神经,甚至已经触及其对港独的底线。司法复核的前两天, 特首梁振英突然宣布, 不排除透过人大释法来处理案件。 其后, 香港几家媒体引“可靠消息”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下周一(11月8日)将会南下香港,并举行大型座谈会,为释法内容解画, 而今次释法主要针对《基本法》第104条,并明确规定宣誓必须庄重进行,任何方式的“加料”( 加入内容)、扭曲发音、断句等,都不符合宣誓要求,而不依法宣誓的后果会被取消资格。

释法消息一出, 旋即引起各方强烈震荡及响应。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发表声明, 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如执意在此阶段主动作出释法,·“将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带来极大的冲击,亦会严重削弱港人以至国际间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心,实为百害而无一利”,并指出,“由于律政司等已主动提出司法复核和呈请,并获得法庭批出司法复核申请许可及排期于今天按法定程序处理该两宗案件,有关宣誓是否合法和立法会主席裁决权等问题,均应留待特区法院在本地司法制度内处理,以让法庭就所要求的宣告和命令作出公正的判决”。

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过去他曾不断向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表达, 现时香港面对的政治问题, 不是用释法就可以解决。因为现在明显不是因为《基本法》条例有不清楚或不明白的地方需要人大去解释,反而处理方法应该从根源入手, 针对「为何年青人这么反抗政府及中央? 是因为基于对政改失败的失望,民主步伐倒退, 经济的压抑等等所有因素所催化的, 这些问题不是释法问题可以解决及根治的。

对香港司法独立冲击将很大

汤家骅对德国之声强调, 人大释法对香港司法独立会有很大的冲击, 他深信香港有健全的司法制度, 优秀而公平的法官及司法人员, 不需要以寻求人大的释法帮助, “我希望在释法问题上, 中央能尽量克制, 自我约束”。

另一方面, 梁颂恒回应人大释法时指出: “如果一群有心人,希望透过释法来破坏香港,那群有心人要负上一切的责任。”

而游蕙祯表示, 人大常委释法就表示中共独裁已经染指香港, 等同内地直接管治香港。她批评, 如果梁振英决定寻求人大释法,“就是有政治目的,是他选举工程的一部份,为连任铺路”。

她又强调, 事情发展至今, “议席 (能否保持议席) 是其次, 担心一国两制在梁振英手中断送。”当被问如果释法最终成为事实,二人是否需要负上政治责任,游蕙祯反驳说,“梁振英这样执行政治任务,明显是一早已计划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她又强调, 自己进入议会,就是要「阻挡这些事情的发生。”

另一方面, 新民党叶刘淑仪认为人大释法有利与弊。她指出, 在法律角度上, 无论政府胜出及输了官司, 双方都一定上诉, 案件可能要拖上一年以上, 这样长痛不如短痛, 早一点解决。 她指出今次人大释法是有政治考虑, “由于政治上不能够让他们 (指梁游二人)进入议会, 因此要主动释法, 在判决前能够火速决定。”

而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出席北京人大常委会议时, 被问及对释法的意见。梁强调,如果有人提出分裂国家的言论, 而人大释法能够清楚地解释立场,“是可以接受和理解的。”

先后两次都有帮助梁游进入议事厅的公民党议员毛孟静对德国之声表示, 她保护两位议员进入议会, 并不是单纯的基于保护二人, 事实上对二人的宣誓做法也不表认同, 但这不表示他们的宣誓权就可被剥夺, 强调自己是基于保护三权分立的立场出发。对于不少人批评梁游, 认为他们要为今次释法事件负上责任, 毛孟静强调, 不可以倒果为因, 「他们有不对地方, 但是也不可以无限上岗上线。

前景令人沮丧

毛孟静对德国之声表示对香港的政治前景感到沮丧, 她对特首梁振英公然的玩弄政治, 漠视香港三权分立, 把立法会带到法庭去感到愤怒, “事实上, 今次不是梁颂恒、游惠祯, 就是其他人。”

曾为宣誓事件的风波有任何道谦,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行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二人道歉与否也不会影响法院的裁决以及人大的释法。然而, 二人的宣誓冲击着主流的议论, 触及民族问题, 被视为侮辱中华的言论, 这会影响主流观众对他们产生负面印象; 事实上, 昨日二人在立法会上出尔反尔, 最初说好不冲击, 担心会导至有人受伤; 其后却又再冲击, 令到本来支持他们的泛民议员也变相不支持。蔡子强认为, 梁游在竞选期间深受年青网民的热捧支持, 然而他们太受这网络的影响, 当主流民意跟网络有很大距离, 而一味对主流社会信念的冲击只会加强负面形像。

司法复核案在下午审结。法官区庆祥在听罢各方的陈词后,将押后裁决。然而, 他表示将会尽快颁下判词。而代表政府一方的资深大律师余若海要求法官尽快下决定,建议法官可考虑先宣布判决。无论结果如何, 二人的议席是否撤消, 也将引起社会强大的回响。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3日报道:香港高院开审新议员宣誓案的两大关注点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此前以特首名义联同律政司提起这次司法复核诉讼,并申请禁制令。高院拒绝颁布禁制令,但同意于今天就立法会主席的监誓权力等开庭审理。

原诉方的诉状包括要求法院裁定游、梁二人在10月12日首次宣誓无效,议席因而悬空,即褫夺两人议席。

目前尚无确定消息指这起诉讼的最终判决时间。有消息称香港司法机构网站公示,这起司法复核预计将在当天审结。但也有消息指判决时间可能要等到下周一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结束之时。

议员资格取消?

这起诉讼涉及的当事人游蕙祯和梁颂恒来自香港本土派政党“青年新政”,是今年当选的香港立法会新议员。

10月12日举行的立法会首次宣誓仪式上,两人身披或举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标语,采用英文宣誓,并在宣誓语言中使用了“支那”等被指“辱华”的字眼。

两人当天的首次宣誓被香港立法会裁定为无效,但同时裁定他们有权重新宣誓。一周后的重新宣誓过程中,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退出会议导致参会人数不足而流会。

在本周三的新一次立法会上,主席梁君彦先为“本土派”独立议员刘小丽监誓,其后梁颂恒、游蕙祯进入会议厅“自行宣誓”,被梁君彦驱逐。

今天开审的司法复核案事实上将决定两人是否拥有再次宣誓的权力。正在现场采访的BBC驻香港记者张英华(Helier Cheung)分析称,香港政府试图阻止两名新当选议员宣誓,从而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

这无疑将是一个注定引发争议的司法裁定,如果法院裁定导致两人不能重新宣誓,这将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首次以这种方式被取消议员资格,两名新议员几乎未曾上任就可能迅速下台。

当然,如果法院裁定两人可以重新宣誓,游蕙祯和梁颂恒则可以继续履行议员职责。但这样一来可能导致香港立法会建制派议员的进一步抗议浪潮。

释法?

两名议员宣誓资格的判定,可能不仅仅是香港法律体系能够决定的事项。

法院开庭之前,香港各路政治力量及媒体开始触及另一个敏感话题——提请中国全国人大解释香港《基本法》。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社评中称,香港特首已经表示不排除提请中国全国人大释法的可能性。并称“将梁游赶出立法会已是13亿人意志”。

但香港媒体更多呼吁在“一国两制”和香港的法律框架下解决问题。《苹果日报》在社论中指,青年新政两位议员策动的宣誓风波虽然令人愤怒,但两人始终是按民主程序选出的议员,民意代表的身份不能随意被剥夺,北京也不能因一时政治需要而悍然以人大释法否定他们的身份。

而提出这起诉讼的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也表示,尽管此案涉及到《基本法》104款的内容,但应在香港司法体系内得到解决。

香港律政司今天发表的最新声明称,香港政府目前并没有申请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释法。

声明还说,香港政府已就有关媒体报道称中央政府可能释法的报道向中央政府求证。到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中央政府就此作出的任何回复。如果收到中央政府有关释法的指示,会通知法庭。

▲美国之音(VOA)11月3日报道:各界关注香港高院审理宣誓风波司法覆核案

香港 —香港高等法院星期四上午开庭审理特首梁振英与律政司提出的司法覆核案。该案要求取消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的议员资格、悬空两人议席,故而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也无权为两人监誓。港府提出该司法覆核案备受争议,外界也极为关注法院判决的结果。

据港媒报道,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抵达法庭时被大批记者包围,表示对司法制度和法律团队打赢官司有信心,称如果事件最终要由人大释法解决,则利用释法破坏香港的“有心人”要负上责任。梁颂恒还表示,这次事件的压力不在于能否宣誓,而是要守住香港的三权分立及司法制度。

代表政府的资深大律师余若海开庭后,强调政府没有向人大提呈释法,指政府的立场是认为事件可循本港的司法制度中解决,但有留意到人大即将举行的会议,可能会就游、梁两人宣誓的方式及礼仪作出讨论,或会因而引致释法,政府也就此向中央政府查询,但至今没有任何确认。政府若收到释法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法庭。

港府的诉状提到,游蕙祯和梁颂恒两人在10月12日宣誓时,以侮辱和冒犯的态度对待中华人民共和国,质疑他们拒绝宣誓或故意使宣誓乏效,违反基本法第104条立法会议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

案件由曾处理占中道路堵塞临时禁制令的原诉庭法官区庆祥主审。区庆祥法官此前表示,将在庭讯结束后尽快做出裁决。败诉方可向上诉庭提出上诉,其后也有权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由于案件受外界瞩目,法院安排大批记者席,并设视像直播庭内审理。有大批传媒记者和公众排队等候入内旁听。在高院外,有许多警员设置封锁线戒备。

香港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他参与代表梁颂恒的律师团队工作,因此不便评论这次司法覆核案。而前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梁家杰大律师也表示,法院正在审理司法覆核案,为显尊重不便评论可能结果,但是表示,反对梁振英和律政司提出司法覆核,认为是行政干预立法会机构,破坏三权分立。

他说:“他们提出这个司法覆核是不恰当的,最主要就是,行政机关透过法院法直接地向立法机构施压,是史无前例的一个举措呀。而且我觉得是绝对可以避免的。”

被北京认定宣扬港独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10月12日宣誓就任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且将英文China,读成Cheena,发音接近“支那”。后来,两人和其他几位议员的宣誓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无效,但允许再次宣誓。梁游在一周后立法会大会上准备再次宣誓前,建制派制造流会,让两人无法宣誓。

而此前一天,港府向高等法院就梁君彦裁决提出司法覆核,引发外界批评干预立法会运作。随后,亲中的梁君彦在建制派的政治压力下,改变了自己允许两人宣誓的裁定,决定不再监誓。因此,两人至今仍无法宣誓就任。

此外,近日港媒广泛报道人大常委会近日内可能商讨并就宣誓问题主动释法,引发各界强烈反响。梁家杰表示,香港以前出现的他们也反对的几次释法,好歹是港府或者终审法院提出,而这次如果是人大自行释法,对香港司法制度的独立则是后患无穷的打击。

他说:“这个消息如果一旦成真的话,就是人大常委会在没有被要求的情况下自行释法,是一个极大的不幸,也是对香港的司法独立跟司法自主,带来一个非常严重,不可弥补的打击,贻害很大。”

不过,亲中的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对港媒表示,人大常委会释法事在必行,最理想的情况是在法院没有判决前已经释法。而建指派民建联的副主席张国钧议员表示,青年新政宣扬独立,国家层面决不能接受,从中央角度释法是合法、合情、合理。

此外,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三晚临时发起游行,抗议人大常委会可能提出释法。游行队伍从金钟特首办外起步,在10点前抵达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许多人高举标语,呼喊口号,抨击行政干预司法、破坏三权分立制度,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

民阵召集人、民主党区议员区诺轩在中联办外焚烧基本法附件三道具,并宣布民阵计划星期日再次发起游行。包括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以及朱凯迪等多名立法会议员都参加了约有一千人的游行。集会晚11点前结束。

▲美国之音(VOA)11月4日报道:香港高院开审独派议员宣誓案

香港高等法院星期四开始审理涉及两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是否有资格再次宣誓就职的司法复核诉讼。来自“青年新政”的新当选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在上个月首次宣誓就职时被认为有所谓的辱华言行,至今无法宣誓就职。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与律政司提起的这起司法复核诉讼要求推翻立法会主席批准梁颂恒和游蕙祯再次宣誓的裁决,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

“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抵达法庭时被大批记者包围。他表示对司法制度和法律团队打赢官司有信心。他还表示,这次事件的压力不在于能否宣誓,而是要守住香港的三权分立及司法制度。

香港本土派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说,这是一个关系到香港未来的重大案子。他说:

“这个案子对香港的三权分立和司法体制都有巨大影响,起因是‘青年新政’的两名议员宣誓所引起的风波。是我们的战友,所以我们到这里来对他们表示支持。”

除了支持者外,星期四也有谴责这两名议员的团体在法院外举行抗议。反对香港独立的团体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说:“这不仅仅是关系到立法会的问题,这是关系到全国,关系到中国人的事。我认为他们的辱华言行太过分。他们不应担任立法会议员。所以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告诉法官,我们不同意他们当我们的议员。”

被北京认定宣扬“港独”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在10月12日宣誓就任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并且将英文China读成Cheena,发音接近“支那”。后来,两人和其他几位议员的宣誓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无效,但允许再次宣誓。但由于北京建制派的种种阻挠,两人至今仍无法宣誓就任。

此外,几天来香港媒体广泛报道说,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可能会就宣誓问题主动释法,引发各界强烈反响。人们担心北京可能绕过香港的法律程序,对香港基本法作出罕见的释法,这将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巨大打击。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4日报道:中国人大将就香港基本法104条释法

香港特区政府在周五(11月4日)向媒体发出公告,确认已于周四晚收到中央政府通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有关《基本法》第104条释法的问题列入正在北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的会议议程。

有关法律条文的解释问题正值香港法院对两名支持香港独立的立法会议员宣誓资格进行司法复核期间,特区政府也证实是在梁颂恒、游蕙祯周四接受法院聆讯之后接到了北京的通知。

梁、游二人在上月的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并在用英语宣誓时以侮辱性的字眼指代“中国”,后来被裁定宣誓无效。

目前二人尚未正式进入议会,但过去两周的立法会会议上,二人均在民主派议员护送下进入议事厅试图重新宣誓,均被拒绝;本周较早前的一次更被保安带离场。

近期舆论普遍预计,人大的释法可能会寻求永久取消两人的立法会议员资格。

港府发言人表示,香港律政司已于周五早上将有关释法的通知告知法庭。

中国政府有权就香港法律进行解释,但此类释法被认为有可能对这个中国半自治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独立带来影响。

BBC记者张英华(Helier Cheung)在香港报道,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称中国全国人大已要求就《基本法》第104条释法,而有关的条文“涉及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因此符合释法条件。

谭惠珠还表示,在法院裁决前释法是权衡轻重的决定,并非破坏法治。

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有计划在周日举行游行活动,抗议人大释法。

张英华称,人大的法律解释预计会在周一公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香港立法会誓词:

我谨此宣誓:本人就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定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服务。

▲美国之音(VOA)11月4日报道:人大就香港议员宣誓风波释法触发强烈反响

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周五下午回应人大释法(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 —在香港高等法院星期四审结港府就本土派立法会议员资格提出的司法覆核案,但仍未作出裁决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提出就基本法第104条关于宣誓的条文释法,引发香港各界强烈反响。

据港媒星期五中午报道,身兼港区人大代表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在北京证实,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主动就香港议员宣誓问题提出释法,相信因涉及国家统一及领土完整等重要问题。她认为,在法院判决前进行释法,不妨碍香港法治。

港府下午发表声明,指特区政府周四晚在有关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位议员的司法覆核聆讯结束后,接获北京通知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问题,已列入人大常委会的议程,而律政司周五上午已告知法院。

香港民主党随后发表声明,指据报道,人大常委会进行释法,范围包括青年新政立法会议员宣誓风波,以及正在审理中的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和民族党的陈浩天就被取消参选资格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请,民主党强烈反对人大释法。

民主党重申,宣誓风波等法律问题,都是香港内部事务,议员是否完成宣誓,是香港法律条文解释的问题,不需基本法条文解释,香港完全有能力通过法院解决争议。人大释法是完全破坏一国两制,将对独立司法体系及终审权带来极严重的伤害。

公民党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发起法律界下周二从高等法院到终审法院的黑衣静默游行,抗议人大释法。

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下午回应称,北京在香港法院未有判决前就释法,是消灭香港法治。梁颂恒表示,特首梁振英和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要负上责任,批评他们要消灭港人对自由的呼声。

游蕙祯认为,政权是借题发挥进行打压,北京一步一步收窄港人的自由,这些只是时间问题。至于不少团体都表明近日内发起游行抗议,他们会支援,清楚表明香港人的事要由香港人自行处理。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决定,将于星期日举行反对释法大游行和集会。

新民党副主席田北辰表示,中央在法庭宣判前释法是史无前例,更是未审先判,形容人大释法如大火力的大炮,令港人担心。但田北辰同时称,对中央做法可以理解。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认为,人大赶在法庭宣判前释法是有“技术理由”,因基本法第158条第3款订明释法并无追溯权。叶刘淑仪说,人大释法权力是香港法治一部分,不能说释法破坏法治。她称,理解释法令香港法律界不满,但牵涉事件太大,让中央迫不得已释法。

此外,包括民建联、工联会等建制派政党先后表态,支持人大就基本法104条释法。

被北京认定宣扬港独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10月12日宣誓就任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且将英文China,读成Chee-na,发音接近“支那”。两人和其他几位议员的宣誓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无效,但允许再次宣誓。梁游在一周后立法会大会上准备再次宣誓前,建制派制造流会,让两人无法宣誓。

而此前一天,港府向高等法院就梁君彦裁决提出司法覆核,引发外界批评干预立法会运作。随后,亲中的梁君彦在建制派的强大政治压力下,改变了自己允许两人宣誓的裁定,决定不再监誓。因此,两人至今仍无法宣誓就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4日报道:人大决定释法内容或将涵盖参选人政治“效忠”标准

香港政府昨天(3日)声称还不知道人大会不会就立法会宣誓风波释法,但若干港区人大代表4日表示,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已决定主动提出释法,释法内容不但针对这次引起轩然大波的立法会宣誓事件,而且还涵盖早前倡议港独的梁天琦及陈浩天两人被褫夺参选资格的复核官司。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汉清因此认为,释法还将可能对参选人的“效忠”标准作出原则性解释。

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正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常委会会议,4日下午会将因为宣誓争议进行释法的议题放入议程,未来两日商讨,星期一表决。田北辰认为,今次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是前所未有,相信是事件涉及到领土完整,是中央绝对不能超越的底线,所以不惜一切要释法,而且释法不止针对宣誓,同样适用于梁天琦及陈浩天等人的司法覆核官司,表明影响到领土完整的人,都不能做立法会议员。

田北辰说,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会到香港解释。

此外,正在北京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亦同样指出,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已决定将基本法104条,有关议员宣誓的条文释法纳入常委会会议议程。

她表示,提出释法主要由于事件涉及国家统一及领土完整等重要课题。她认为基本法158条表明涉及中央和地方关系,对香港法院判决有影响,就可以提出释法,因此释法在原讼庭裁决前或后进行,是权衡轻重的问题,不妨碍香港法治。但她不肯定李飞会否到香港解释释法。

身兼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的资深大律师胡汉清说,从中央的角度看,如果有人以立法会议员的身分,在议会内推动港独,肯定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事,人大常委会一旦释法,肯定会就基本法第104条进行原则性解释,列明何为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效忠”的标准如何、议员参选前和宣誓前需要符合什么资格等。

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以及香港民族党的陈浩天早前由于言论支持港独,而遭到选举主任褫夺参选资格,两人不服并提出司法覆核,认为选举主任无权只凭参选人的言论而作出政治审查。

这次张德江特别就基本法第104条作出释法,而这条法律的条文内容如下:香港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美国之音(VOA)11月5日报道:北京就“港独”思潮再度释法

面对香港有议员的港独言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六开会审议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权,强调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香港的亲中议员也开始出面造势,而独派议员能否保住立法会席位还有待观察。

香港特区政府在星期五确认,香港已经得到北京中央政府通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基本法》第104条释法问题列入正在举行的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议程。两天来这一报道在香港引起了强烈反响。

此时释法正值香港法院对两名支持香港独立的立法会议员, 梁颂恒和游蕙祯的宣誓资格进行司法复核期间。二人上月在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打出“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他们的宣誓后被裁定无效。

谭惠珠是香港立法会议员,也是《基本法》委员会成员。她星期六对媒体说:

“首先,众所周知,对《基本法》的这种解释是应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请求进行的。《基本法》第158条第一段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最后释法权。”

针对议员宣誓问题,这位被认为亲北京的议员说:“依据《基本法》有关条款,上任时,特首、主要官员、执委会成员和立法会成员、各级法官、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委员,必须依法宣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谭惠珠还说,对《基本法》进行解释是香港法制的组成部分,这种情况过去已出现过四次。

报道说,近期舆论普遍预计,人大此次释法可能将寻求永久取消梁颂恒和游蕙祯这两人的立法会议员资格。截止到目前,二人尚未正式进入香港立法会。在过去两周的立法会会议上,二人在民主派议员护送下进入议事厅试图重新宣誓,但都遭到拒绝,甚至被保安带离场。

中国全国人大此次释法结果预计星期一公布。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计划星期天举行游行活动,抗议“人大”释法。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5日报道:中国人大释法 官媒称“有遏制港独意义”

中国全国人大周六(11月5日)在北京开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草案做出说明。官媒评论“港独议员无资格任公职”。

与此同时,据悉一些团体周六在香港表示对全国人大释法的抗议。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12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周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全体会议,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出席。

在这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做出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草案的说明,介绍了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立法含意和所包含的法律原则”。

与此同时,新华社还转发了党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凡分裂国家、推行‘港独’ 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没有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

评论称,“全国人大常委会适时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一锤定音,亮明法律的红线,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政治稳定,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上个月,新当选香港立法会的梁颂恒、游蕙祯两名议员在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并被指在用英语宣誓时以侮辱性的字眼指代“中国”,后来被裁定宣誓无效。

目前二人尚未正式进入议会,但过去两周的立法会会议上,二人在民主派议员护送下进入议事厅试图重新宣誓,均被拒绝;本周较早前的一次更被保安带离场。

近期舆论普遍预计,人大的释法可能会寻求永久取消两人的立法会议员资格。

▲德国之声(DW)11月5日报道:人大释法:打击“港独”还是冲击法治?

全国人大介入香港议员宣誓风波就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的决定宣布后,官方媒体纷纷表示支持,呼吁坚决打击“港独”。香港法律界人士则担心香港法治受到冲击。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出面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后,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支持这一决定,同时呼吁打击“港独”势力。《人民日报》周六的评论员文章指出,人大释法“是权力也是宪制责任”。文章将香港基本法第158条第1款作为关键论据:“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评也认为,目前如何理解《基本法》第104条对立法会议员宣誓义务的规制,导致“香港社会的意见严重撕裂,香港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予以平息”,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时主动释法是在“依法履行中央维护香港稳定的义务和责任”,它将有助于香港“走出纷争”。

上个月,香港立法会两名新当选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宣誓就职仪式上未按照规定誓词进行宣誓,而且故意将“中国”说成“支那”,并在现场打出“香港不是中国”字样的标语旗帜,被立法会判定宣誓未过关,两名“青年新政”党派的年轻议员不能履行议员职责。后来二人两度冲击立法会,引起现场混乱。周五,香港特区政府表示,已经接到中央通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引起争议的基本法第104条释法列入议程。

据港媒报道,香港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呼吁下周二下午,法律界人士穿上黑衣,有高等法院游行至终审法院。他认为,中央主动释法是绕过港府和法院。郭曾表示,他本人并不同意梁游二人宣誓时的做法。

《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批评香港“某些人肆无忌惮地鼓吹港独”,“某些当选议员更是借宣誓场合公然宣扬港独,侮辱国家和民族”。作者指出,凡分裂国家、推行“港独”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没有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全国人大常委会适时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可以“亮明法律的红线”,“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政治稳定,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中国新闻网”也发表评论抨击“港独”是“香港社会的毒瘤,本质是分裂国家,若任由其蔓延,整个香港将蒙其害”。《环球时报》的评论员不仅指责“极端反对势力善于搅浑水”,还批评“西方媒体挺他们,致使香港舆论场变得十分复杂”。

据悉,全国人大常委会会在本周末讨论释法问题,可能在下周一投票表决。

自从香港1997年主权回归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共对基本法进行过四次释法,其中有一次释法是由终审法院按《基本法》提出,其余三次不是由港府提出,就是人大借港府体政改报告的机会释法,与这次北京方面主动提出释法完全不同。香港一些政界人士指出,这次开了先例,不排除未来北京将内地一些法律如国家安全法等,借释法为名引入香港。

《苹果日报》周六援引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的话称,人大常委会在香港司法机构对于议员宣誓司法复核案尚未作出裁决之前就表示要释法,是不当的时机,无法避免对香港法治的冲击。香港律师会指出,人大释法时应该慎重考虑对香港造成的影响。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认为,人大释法权力是香港法治一部分,不能说释法破坏法治。民建联、工联会等建制派政党纷纷表态支持人大释法。

梁颂恒表示,特首梁振英和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要负上责任,批评他们要消灭港人对自由的呼声。游蕙祯则称,中共作为泱泱大国,“行为等同流氓”,青年新政只是“有幸令中共撕破羊皮,露出狼相”。

《苹果日报》还根据过去媒体引述的一些政府圈消息,总结出人大常委会释法可能会出现的四个版本,从这些版本中可以看出,人大重申香港有关议员须依法宣誓估计是势在必行的,不同版本的区别只是在于宣誓次数是由本地法律解决,还是直接规定宣誓只有一次机会;除此之外,人大是否借这次释法的机会,一并考虑基本法第1条,强调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或者考虑第26条,香港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条文,这些细节问题都值得继续关注。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6日报道: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民主派再游行抗议中国人大释法

香港民主派政团再次上街游行,抗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将通过针对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争议的《基本法》解释案。

这将是全国人大自1997年以来第五次对香港动用释法权,涉及《基本法》第104条规范香港立法会议员等公职人员就任时必须宣誓效忠中国香港特区、拥护《基本法》的条文。

这次释法在香港法院审理“港独”派新科议员梁颂恒、游蕙祯被指宣誓时“辱华”所引发的司法复核之际出台。游行主办方批评北京破坏香港司法独立。

星期天(11月6日)的游行最初和平进行,但其后激进派转往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抗议,与警方爆发冲突。

中国官方媒体此前证实,正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讨论了该解释案。香港媒体预计释法案将于星期一(11月7日)常委会会议闭幕之际得到通过。

发起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发言人区诺轩星期天(6日)说:“哪怕他们(全国人大常委会)怎样释法,我们认为在本地法院正在审理有关议员宣誓的司法复核之际,在此时刻释法,我们认为并不恰当。”

抗议群众心声

多数身穿黑色上衣的示威群众喊着“反对人大释法”、“守护三权分立”的口号,从湾仔闹市游行往新终审法院大楼。

这将是北京历来第五次动用对香港《基本法》的“释法”权。

在队列“分途”前,民阵称有1.1万人参加游行;香港警方称最高峰有约8000人参加。

游行尚未开始之际,正在北京参与释法讨论的中国全国人大港区代表称“不担心”民主派的游行人士。

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说:“要是中国允许大家(表态)赞成释法,人数一定要比香港会出现的人(游行群众)多。”

参与会议的港区人大代表连日来先后向香港媒体透露,这次释法将具体订明何谓“依法宣誓”,“不依法宣誓”的后果等,包括丧失议席。

谭惠珠说:“(常委会讨论中)发言的委员中是很一致的、坚决反对任何‘港独’或分裂国家的言行。他们认为宣誓有一个庄严、合法的条件得遵守,要是‘发假誓’应当依法担责。”

“其实在香港,很多人都亲眼看见了别人宣誓的言行,其实都心里有数。”

中国中央电视台星期六(5日)晚在《新闻联播》中评论说:“在不久前进行的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议员就职宣誓仪式上,少数候任议员故意违反宣誓要求,公开宣扬‘港独’,侮辱国家和民族,被裁定宣誓无效后,仍然强闯立法会,致使立法会无法正常开会。”

“这些言行公然挑战基本法,阻碍了香港特区政权机构的正常运作,破坏了香港的法治,冲击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对国家主权、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这类状况持续下去,必然损害香港特区广大居民的切身利益和国家发展利益,中央不能坐视不管。”

曾经担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于1989年“六四”事件后辞任的香港民主党元老李柱铭则说,香港本地法律已订明立法会议员拒绝宣誓后如何处理,全国人大常委会无须“释法”,“释法”反而会助长“港独”。

李柱铭星期天出席香港电台节目时说:“我觉得他们俩(游蕙祯、梁颂恒)所作所为我们都不太喜欢,但其实(北京)只是拿他们来做藉口。”

“它(全国人大常委会)是想要一次过把一类型的案件不让法院去审判,要拿回来,由它先判决,让你不依都不行。”

▲美国之音(VOA)11月6日报道:香港反人大释法游行与警方对峙

香港 —香港多政党和团体举行反对人大释法的游行和集会,一度和警方发生冲突。

示威者手举雨伞冲击警方防线,警方喷洒辣椒喷剂。警方调派大批警员到场,并将配备防暴头盔的警员派至一线与示威者对峙。与此同时,警方不断呼吁示威者保持冷静,不要冲击警方防线,要求示威者尽快离开。

在中联办外与警察对峙的示威者 9点前撤离,前往西区警署外的徳辅道西和西边街道口,现场双向交通中断,一场自2014年雨伞运动后的占领行动在酝酿中,现场至少有几千之。十多分钟后,警方开始广播,要求占路人士离开。

10点前,在中联办外德辅道西上的警察由手持约一米七高的长盾牌的防暴警察替换到最前排,做好准备清场的准备。示威者则用铁马和雨伞筑成防线,应对警方的清场。另外,在西边街,也有一些示威者与警方对峙,但场面没有在德辅道上紧张。现场仍有近千人。

在中国人大常委会11月7日将就香港青年新政两位议员宣誓风波,对基本法有关宣誓条例宣布释法内容之际,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天发起各界“反对释法大游行”和集会,抗议人大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有关宣誓风波司法覆核案期间,主动对基本法第104条释法,破坏香港独立的司法制度。

来自泛民、自决派、本土派等政党和团体、15所大专院校学生会,以及法律界等各界不同民间团体的数以千计的示威者,11月6日下午3点从湾仔修顿球场,一路游行至中环的终审法院。

民阵发起游行前,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时报一千人参与游行,因担心大批原来支持民主的市民会不满青年新政两位议员的宣誓行为而不参加游行。但是出乎各界意料,数以千计的市民参加游行,估计人数至少上万。参加市民之众,在游行开始后约两小时,队尾才走出湾仔的修顿球场。

游行队伍先头在下午约4时半后抵达遮打道附近后, 香港众志、社民连、人力等政党呼吁游行人士继续前行,前往位于西环的中联办抗议。星期天下午,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中联办约见港区人大和政协代表,谈论人大释法。

在游行队伍抵达中联办外的德辅道西时,警方要求游行队伍转上人行通道前往中联办,但示威者坚持上德辅道的东行线,在警方呼吁保持冷静之际,大批示威者和媒体记者已自行冲上马路。不过队伍到达中联办东边的西边街后,再次遇到大批警员的围堵,要求示威者上人行道前往中联办,双方陷入僵持。

随后,大批示威者冲上德辅道西行街,一度造成交通双向停顿。稍后,在示威者"开路"的呼喊声中,示威者开始向西边街涌动,被大批警员助人墻封堵,警方并一度打开警告勿冲击警方防线的红旗遭示威者嘘哄。最后警方妥协,指挥西边街上车辆后撤,示威者很快来到中联办外的干诺道西。警方迅速筑起铁马,并呼吁游行人士上人行道前往警方划定的示威区双方一度推撞铁马,但警方迅速增援,筑起三、四道人墙。后示威者妥协,走上行人道,进入示威区。

不过,示威者中有人要求翻过铁马冲上干诺道。社民连主席吴文远爬上铁马刚开始呼吁示威者翻过铁马,便被旁的几名便衣警员拉下实施拘捕,示威者拉住吴文远的腿不放,有警员挥舞警棍。最后吴文远被多名警员抬走,带进警车开走。

在中联办旁的示威区,示威组织者者与警方谈判,警方要求示威者以流水方式到中联办前示威,示威者经协商后不同意,结果在7点50分左右开始冲击警方铁马,双方陷入自旺角冲突以来最激烈的冲突,警员喷发辣椒喷剂,许多示威者被喷中。

引发外界关注的是,在雨伞运动后纷纷退出学联,造成学界碎片化的15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这次是两年来罕见地举行联合行动,参与由传统泛民团体主办的游行活动,并表示“在游行期间配合民阵”。不过,据明报星期天报道,青年新政星期六在社交网站发布“被捕支援热线”。青政议员办公室表示,提供热线只为两手准备,强调没有一下步行动计划,支持者是否在集会后留守属于个人意愿。

在香港高等法院11月3日开庭审理港府就宣誓风波提出的悬空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位议员资格的当晚,港府接获北京通知,称已经将释法列入人大常委会的议程,港府第二天上午通知法院。在北京列席会议的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对港媒证实,释法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提出。

人大在香港高等法院仍未作裁决前主动提出释法,引发香港各界强烈反响。包括批评青年新政两位议员宣誓行为的民主党和公民党在内的传统泛民认为,人大主动释法做法是回归以来,对香港独立的司法制度一次最粗暴和最严重的冲击。

被北京认定宣扬港独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10月12日宣誓就任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且将英文China,读成Chee-na,发音接近“支那”。两人宣誓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无效,但允许再次宣誓。梁游一周后准备再次宣誓前,建制派制造流会,让两人无法宣誓。

港府10月18日向高等法院就梁君彦裁决提出司法覆核,引发外界批评干预立法会运作。随后,亲中的梁君彦在建制派的强大政治压力下,改变了自己允许两人宣誓的裁定,决定不再监誓。因此,两人至今仍无法宣誓就任。

据中国官媒报道,人大释法不仅寻求取消两人议员资格,也会为处理香港立法会选举及宣誓发生的问题“指明方向”。

民阵发起大游行前,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时报一千人参与游行,因担心大批原来支持民主的市民会不满青年新政两位议员的宣誓行为而不参加游行。但是,出乎各界意料的,数以千计的市民走出来表达对人大释法的不满,估计人数至少上万人。参加市民之众,在游行开始后约两小时,队尾才走出湾仔的修顿球场。

而游行队伍先头在下午约4时半后抵达遮打道附近后, 香港众志、社民连、人力等政党呼吁游行人士继续前行,前往位于西环的中联办抗议。星期天下午,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中联办约见港区人大和政协代表,谈论人大释法。

游行人士前进至皇后大道中与毕打道交界时,警方以游行未有事先通知,要求他们不要再前进。不过由于示威人士过多,警方放行。游行人士扺达上环后,自行占据皇后大道西的全部行车线,在有巴士和车辆驰进时,游行人士又自动让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6日报道:党媒集中火力护“释法” 香港人上街反“释法”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决定就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试图一次过解决早前香港立法会宣誓所引起的政治风暴,预计明天7日表决,中共党媒随即集中火力,为释法护航;在此同时,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今日举行反释法游行,批评北京的释法削弱香港司法独立,更可能将释法缺口越释越大,完全破坏香港的司法制度。

据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透露,释法会界定议员宣誓形式、监誓人权力及不依法宣誓的后果,订明若不依法宣誓会丧失议员资格,她坚称在宣誓覆核案判决前释法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要至终审时才释法推翻,会造成更大震撼。

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就这次人大释法,分别发表报道,新华社指今次释法不单涉及宣誓,并为依法处理香港立法会选举及宣誓发生的问题“指明方向”。中央电视台昨晚新闻联播发表长达两分钟报道,指全国人大代表普遍认为有关释法“十分及时,非常必要”,指香港出现港独思潮,少数候任议员更于宣誓时公开宣扬港独,对国家主权及安全构成威胁,中央不能坐视不管,建议常委会审议通过。

另一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亦以头版刊登评论文章为释法开路,批评有人肆无忌惮地鼓吹港独,释法能“一锤定音”,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及基本法权威等有深远意义。

据香港传媒报道,中联办主任张晓明邀请港区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6日下午到中联办会面,料讲解释法详情。

每年举办七一游行的香港民主战线,则订于6日下午发起游行,呼吁市民上街反释法。召集人区诺轩狠批梁爱诗“只怕万一”的说法,反映中央不信任本港法律体制,不惜透过释法破坏本地司法独立制度,亦为人大日后不断释法的缺口扩大。区称知道有市民不满青政两人宣誓言行,但认为纵有不满,也不应盖过对人大释法的关注,“哪怕青政议员做什么都好,释法本身错就是错,令香港法治无法挽回”,呼吁港人挺身捍衞香港的法治和核心价值。

除了今日举行的大游行,民间陆续有不同的反释法行动。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于周二下午5时30分,发起法律界黑衣静默大游行,据知不少资深大律师、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表明出席。

参与法律界游行的人士届时会手持蜡烛,由高院游行至终院,游行约历时半小时;郭荣铿透露,不少大律师和律师均表示会参与,冀法律界用行动表明对人大粗暴释法的不满。

▲德国之声(DW)11月6日报道:抗议人大释法 香港警民冲突

数千港人今天举行游行,抗议中国人大常委会即将于周一公布有关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示威者认为,这是北京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涉。示威者傍晚时刻同警方发生了肢体冲突。

(德国之声中文网) 数千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北京介入两名“港独”派立法会议员是否应被取消议席所引发的争执。

此前,香港当局开始对是否应取消候选议员梁颂恒、游蕙祯的议员资格进行司法复核。上个月,上述两人的宣誓就职时的誓词被宣布无效。

政府周五宣布,北京已经通报香港当局,中国人大常委会将会就相关法律规定展开讨论,并称根据相关法律立法会议员必须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最高立法机构 – 中国人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将于周一公布对香港基本法相关条款的释法结果。

香港主权1997年由英国移交中国后,中国在此实施准自治的“一国两制”制度,并保证香港自由五十年不变。

不过,人们越来越担忧,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自由会受到威胁。

共有数千人参加了周日的示威活动,游行队伍途径香港高等法院和中国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示威者的标语牌上写着“中国释法践踏香港民众”。

一名35岁的示威者对法新社表示:“香港有自己的司法制度,中国不应当操控香港的司法。”“我们必须让政府知道,我们不开心。”

另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络版,聚集在中联办前的示威者一度同维持秩序的警方发生肢体冲突。该报报道称:“部分游行人士转往中联办抗议,至晚上已有约数千名游行人士抵中联办,惟全部示威者被拦在中联办外,未能靠近大门。在场游行人士欲冲出马路,与警方爆冲突,警方高举红旗警告不要再冲击警方防线,一度喷胡椒喷雾。”

香港《苹果日报》发回的现场报道中称:“包括游蕙祯在内的示威者冲出马路,欲突破警方铁马防线,前往中联办,警方举起红旗警告,又不断施放胡椒喷雾阻止,不少示威者和记者中椒,部分示威者举起雨伞抵档,又投掷水樽还抗,警方则抢走雨伞,又挥动警棍,有人被带上警车。”

预计周一即将公布的中国人大释法案,将是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国对香港基本法第五次作出解释。

被卷入当前争执的立法会议员此前曾表示,人大释法会对香港造成“沉重打击”,也会使中国人大委员长和香港特首丧失信誉。

今年九月香港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中,一些主张香港自决或独立的候选人当选,其中包括梁颂恒和游蕙祯。上述两人迄今仍未正式进入立法会,因为他们在上个月的宣誓仪式上高举“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并临时修改誓词加入贬损和咒骂内容,因此他们的宣誓仪式被宣布无效。

minzhu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