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鸣: 道家“愚民”的“纯天然”崇拜可休矣|北京之春

2.jpg要控制一个民族,就得抢夺他的全部财产,让他变为奴隶——这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再给他一点甜头,让他感恩于你——这叫做“利出一孔”,生杀予夺由天王;要搞垮一个民族,就得把他隔绝在“洞穴”,让他变成聋哑瞎的愚民——这叫做“返璞归真、无知无欲”的“纯天然”赤子,像野鹿一样地愚昧生活。这就是古中国诸子百家为为社会稳定献上的帝王术。而且“道法自然”的“纯天然”迷信依然在毒害着今天的中国人。

2016年1月号

一,道家崇拜暴君的皇权思想批判

老子的思想无法超过侯王、士的范围。《老子》全书,决不是一个在野的文人探索自然的奥秘,或者人怎样达于至善的哲学,它是不折不扣的统治术。他的“道”,似乎很玄妙,涉及天地宇宙,那不过是统治术的隐喻,本身并无独立的意义,所以也不求逻辑上的完整。老子说,天下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第25章)。四大并列,尊君昭然。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其含义就是说圣君对待老百姓就像天地对待世间万物一样,可生杀予夺。而且,君王是在师法自然、师法天地的名义下进行的,因而有着无穷的合理性。事实上,“天地不仁”只是一种自然灾害,而非天地故意为之。因此,“法自然”不过是把专制暴行“合法化”而已,是一种巧饰。老子要求圣人“常使民无知无欲”;老子说:“民之难治,以其智多”;“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声,常使民无智无欲”。总之一句话,民越傻越好,不傻也得装疯卖傻。“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为达到愚民目的,圣人必须杀尽标新立异者,使社会处在“小国寡民”的原始社会。

30年前,《河殇》作者们和诸子百家相反,批判圣人崇拜的大救星意识。1988年6月央视播出《河殇》就批判这种圣人崇拜的灾民心理。谢选骏说:“龙神崇拜,就是让人去崇拜那种不是人的东西——龙。中国的统治者自命为龙的化身。龙是自然界的横暴者,皇帝是人世间的横暴者。皇帝要把自己打扮成一种不是人的东西。”《河殇》骂皇帝,不是海瑞骂皇帝那样批判某个皇帝,而是摧毁了整个皇权思想——皇帝神话、龙神崇拜、延安精神,这是一个披翻逆鳞的动作,触怒中共邓小平集团是必然的。《河殇》批判的“黄河心理”(或灾民心理),其实是在揭露延安“山沟里的马列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普遍的野蛮化后果。延安精神的代表作《东方红》就是一种皇帝(大救星)神话和龙神崇拜,所谓“太阳”,正是古代暴君夏桀的自称。毛泽东竟然自命为暴君夏桀!

《河殇》批判“长城保守精神”,是在提请大家注意国歌“把我们的血和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的贱民哲学。汉人贱到倡导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满足“国家”的胃口。贱民哲学就是轻视人命的哲学,就是让人屈服于龙、屈服于暴君、屈服于皇帝、屈服于长城。“长城”不仅会保护人,更会奴役人——1989年的大屠杀就是“钢铁长城”向人民举起了屠刀!今天赤兽们更是高呼着“敢于亮剑”, 从而形成“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的恐怖稳定。

二,“纯天然”的“野鹿”们反对科技创新的荒谬

在古中国人心中,天是至高无上的,是世界观,而道只是探寻天的方法论。老子《道德经》却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就自相矛盾了。天即然至高无上,怎么还要“法道”“法自然”?这不是要让世界观服从方法论吗?这个完全是强盗逻辑,本末倒置。有人说,老子的“自然”不完全是“自然而然”、“天然”的意思,其中含有对自然神灵的敬畏和惶恐的心理。这表露出一种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的色彩。庄子进一步发展了自然崇拜的思想。

庄子的盛世理想是“民如野鹿”“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的母系社会。中央电视台报道:21世纪的每年春季,江苏大丰的麋鹿都要通过公开的打斗决赛出鹿王,所有的母鹿都为鹿王所有,鹿王享有优先交配权。这就使人想起儒家鼓吹的:“天下一切包括女人都属于皇帝所有,皇帝享有优先交配权”。可见,“民如野鹿”依然是弱肉强食的原始的野蛮社会。

庄子说,必须销毁计量工具——“掊斗折衡”,人民象野鹿一样生活最幸福。这就是道家追求的“纯天然”的理想生活。贾平凹的小说《废都》中主人公庄之蝶为了喝到“纯天然”的牛奶,让奶农把奶牛牵到城里来,他钻到奶牛肚子下直接用嘴对着牛奶子喝。我们知道:生鲜牛奶含有大量有害细菌,必须经过消毒才能饮用。贾平凹是庄子的信徒,反科学是必然的。今天中医鼓吹中药无效是因为药草等原材料污染了,只有纯天然的虎骨、熊胆、猪屎才会使药有效。可见,中医崇拜纯天然,反文明,反科学。整个中国文化基本上都是邪教。

如今,中医又鼓吹红薯是最好的抗癌药。其实,红薯都是人工栽培的,不是纯天然。自然界野生的红薯,才是纯天然。若要纯天然,最好去吃草,到原始森林当野猪,才能纯天然。红署是从西方引进来的,值得这些拜中国的野猪龙的蠢民自豪吗?这些人极力反对科学进步。虽然他们也在享受着科学带来的好处,但是却丧心病狂地诋毁科学的发展。任何科学的成就他们都要抹一把黑,引得无数不懂科学的人也人云亦云地跟着起哄。于是,“科学的、人工创造的”就是不好的,“纯天然”的就是好的居然成了大众的“共识”。

网民7色说“中共高官吃纯天然的特供,不吃转基因”;以此证明转基因有毒。在这里,7色以“高官的行为”来证明“转基因有毒”论点,是典型的“以人为据”。这里蕴含一个三段论:1,大前提:高官的行为都是对的;2.小前提,吃特供、不吃转基因是高官的行为;3,结论:不吃(或者拒绝)转基因是对的;从而间接证明了他论点“转基因不安全,有毒。”这个三段论推理就是大前提错了:“高官的行为都是对的”是个错误的大前提,因为此人经常反高官,可见,他是故意要使用这个错误的大前提,利用人民迷信“纯天然”迷信高官权威的心里,以达到其忽悠人的目的。

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正是因为人类具有意识,学会了改造自然。经过千万年对自然的改造,我们现在所享受的一切没有一样是“纯天然”的。我们吃的粮食、蔬菜、水果都经过千万年的育种、选种、栽培才有可能有现在的产量和美味,再不是大猩猩吃的干涩的野果。我们住的高楼大厦经过多少人的发明、改造、设计,从而安全舒适,再不怕风吹雨打,难道你喜欢在“纯天然”的树枝上过夜?最近几百年人类有了科学,对自然的改造加快了脚步,使得人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物质享受。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顽固坚持老子的思想,认为小国寡民是最理想的社会,认为任何技术进步都伤害了人类的天然纯朴,主张回到远古时期去。这种思想无疑是极端反动的。

人们对于“纯天然”概念的迷恋甚至崇拜,可能与祖先生存环境的原始记忆有关,更直接的原因则是听信了商家不遗余力地炒作,和对自然生活美化了的臆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商品打着“纯天然”、“自然食品”等旗号,商家以“百分百纯天然”、“绝不含食品添加剂”等广告谎言欺骗着消费者。

迷恋“纯天然”有许多害处。很多人都知道“发芽的土豆不能吃”,“毒蘑菇、河豚可以要人命”,“毒蛇咬人会致死”。大茶根、断肠草、鸦片、马钱子碱、尼古丁、猪屎、狗屎都是“纯天然”的,但它们都有毒,却成了中医的灵丹妙药。人们所熟知的艾滋病、“萨斯”、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就是由“纯天然”的野生动物携带的“纯天然”病毒通过某些渠道传播给了人类导致的。动植物为了生存和竞争,自身会进化出一系列的天然毒素,以免被他者吞食。它们被人食入之后,可导致慢性肝肾衰竭或者急性中毒——严重时会导致生命危险。神农皇帝“尝百草中72毒”的故事。“中72毒”是急性中毒;慢性中毒,尝几千年也发现不了;比如马兜铃、鱼腥草破坏肾脏,是现代科学发现的。

对于自然爱好者来说,药品的“纯天然”是比药的实际效果更重要的。中医的“天人合一”理念和“凡中药皆采自天然”很迎合一些崇拜大自然的人的心理。西方国家在古代也认为天然动植物中有能治病的药物,他们也曾妄想用草药治好疾病,但事与愿违。到了近代,欧洲人果断抛弃了这种错误理念,改为研制化学合成药物。时至今日,被国际公认有治病功效的药物已达数万种,绝大部分都是化学合成药,从天然动植物中提纯而来的屈指可数,这就说明,中国人认为“药物主要存在于天然动植物中”的观点是错的,要治好各种疾病,只能靠人类自己的科学创造譬如用转基因技术生产胰岛素来治疗糖尿病(转基因注入人体都是安全的,吃它就更放心了),大自然是不会给我们准备好药物的。

未来五十年,地球人口可能激增至80到100亿,这需要足够高产的农业作为支撑。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城市的扩张使得中国的耕地面积开始减少;生产的粮食减少;大量的农村居民到城市来就业和生活,每天直接和间接消费的粮食将会增加20%。一正一反,加剧了粮食供应的缺口。这就需要新科技——基因改良技术的促进粮食生产再上新台阶。然而,中国反转基因的愚民浪潮阻止了农业技术的进步。目前,已有众多的国家和地区的农民和消费者享受到了转基因技术带来的巨大收益。在日益严峻的粮食问题面前,传统农业已经捉襟见肘,唯有以转基因技术为代表的现代农业技术才能提供最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