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 核心只带来问题而解决不了中国问题|民主中国

2.0.jpg习核心要学毛核心,拖中国人回毛核心时代,用中国成语,叫刻舟求剑,用马克思在他名文《路易.波拿巴政变记》的话,如小拿破仑仿效他叔父老拿破仑,只把悲剧演成别扭的闹剧了。毛泽东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若还想再做个什么皇,不是赢政的胡亥,也只是孙子子嬰了?岂有他哉!

2016-11-7

今年,核心意识,由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簇拥着,一月出笼,五月受阻,十月,在六中全会公报上,终于做成皇冠,加冕习近平头上,从此,似乎习核心要与毛核心、邓核心比肩,那个邓小平封的江核心,要过时或作废了。实行过的九龙治水、七人掌权,又向毛核心那一人独裁回归吗?

但六中全会公报里,倒出现许多与核心独裁唱反调的话,如:“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又说“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这岂不仍在以集体领导的寡头政治,牢牢地限制着个人专权个人独裁吗?习近平在七常委中的地位,并未由这顶核心的王冠,就升到六常委的头上,他要争到毛邓那权重天下的地位,名与实,差距仍很远。

其实,核心是形成,难自封。

当年毛泽东,尽管很霸权,很老子天下第一,瞧不起苏共这老大哥赫鲁晓夫,也瞧不起党内国际派的王明等28个半布尔塞维克。1945年,党的七大,他就进入权威的核心地位了,但他仍满口说的民主集中制,并不自命“核心”。他那本《毛主席语录》苐一句,仍写的:“领导我们亊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这核心,并不说是他个人,而说的是党。文革中,他向刘少奇说,只要动个小指头,就可把你打倒。但文革领导小组的核心里,没有他,也只叫他老婆江青加个他的老秘书陈伯达去主持,这说明:老毛只要核心之实。不要核心之名,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而尽得称霸也,以今日自命核心与毛一比,岂不小巫与大亚之别吗?

老毛操到1956年开中共八大时,已权重位高,一言九鼎,他在八大开幕辞里,还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也要装点谦卑样子,并不骄横不可一世哩。

而自称苐二代核心邓小平,其实他这八大的总书记,已在主席的核心里,应属苐一代核心。六四镇压后,北京最卖力的李鹏,不服上海的江泽民来坐了总书记之位,邓怕内斗内讧,便说:要有核心,当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若你江泽民哪天能说了算,我就放心了。共党的核心,就是这么明确提出,由邓小平传给江泽民。但这核心如玉玺,江泽民不传胡锦涛,让胡当了有职欠权的光绪帝,断了的这玊玺一一核心,毕竟是个名,这么一宣告加冕到总书记头上,也就有名正言顺的意思,似乎象征光绪真正当朝专政似的。中国共党,统治中国67年,搞了无数运动,杀了无数敌人,喊了无数革命口号,演的仍是宮廷斗争那些旧谱老戏。居然还天天在嘲讽咒骂美国眼前现代民主选举新剧,有资格说三道四吗?难怪舆论笑北京是没有性能力的太监,嘲笑别人性亊,选票都没有的政权,有资格对别人选举指责吗?别人就是选错了 ,也可弹核罢免,有纠错能力,你们专制没纠错能力,凡不合圣心君旨的,就除掉杀掉。因此,没完没了的冤假错案,从毛核心、邓核心、江核心到习核心,这以核心为标志的专制,乃制造冤案的制冤机器呵!而林彪还有个名词,称毛专制叫绞肉机哩!

老夫解读这核心,用个通俗的比喻,就是要做礳心,叫全民都跟着这礳心旋转。北朝鲜那金家王朝最典型,最能图解核心就是如此状态,文化革命那毛泽东任何一句话,都成了圣旨,要不过夜向全国宣谕与执行。当年8亿人围着毛核心这礳心转成牲畜似的奴隶。然而,没有弃毛路线政策,能有今天恢复一点人相、人性与人气吗?还有啥GDP增长带来的温饱与特权阶级的攫夺性暴发吗?

若新核心集权欲向老核心那旧路回归,学毛核心将党天下变家天下,或太子党凭红色血缘永远世袭权力,已时过境迁,主客观条件已变,若老毛的马克思加秦始皇,穿马衣做的秦皇,似乎做成了,可他自已晚年看到四五天安门广场借悼周总理暴发的反文革高潮,已看出自已文革集权,被吹上马列主义顶峰,坠落下来,很痛!他在听吟咏庾信《枯树赋》的悲戚中离世,毛核心也非功成名就,何况中国已难再如法炮制出这种千人喏喏的核心了呢。因为:即便习核心想效毛核心那样来一次大换血式的吐故纳新,老毛那27年,即便他效刘邦、朱元璋的狡兔死、走狗烹的巩固皇权,他烹了党狗刘少奇、军狗林彪,压制了先死的政狗周恩来,也未除尽。那些万民颂圣高颂万寿无彊,是真情吗?仍如今日北韩专制逼出的假象。毛钦命的接班人华国锋,股肱之帅被他称道的“吕端大亊不糊涂”的叶剑英,包括管8341近卫军的大内总管汪东兴,都成了打倒四人帮颠覆老毛文革的旗手。几年后,复出的四千老干部,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谁不是声泪俱下地痛说中国的“毛病”与“毛祸”,齐声声讨毛泽东呢?历史说明毛的清除异类异心异派,仍是徒劳,今日习核心来效仿,只树威,不立德,只除异,不求同,就不只重复毛的失败,可能更出人意想了。

当今已非毛时代那计划经济,有绝对经济专制,由思想专制到肚肠,甚至专制到言必与毛语录对号入座,今天,能做到吗?毛时代,民众的足踏进香港新界,可判投敌叛国罪,今天开放,每年有30多万青年到美国留学,被洗脑弄愚的,还不进步与开明派吗?移民,已由经济移民、技术移民、生态移民,百万千万向民主世界投奔,那不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证明中国是非宜居危乱之邦吗?在这种开放时代,还奉毛神说毛话,回归毛时代封闭那一套,还可能吗?

最突出的是:今天已是信息自由,带来思想自由时代。任专制恐惧地修柏林墙式防堵,堵人的柏林墙已垮了,堵信息的长城,能不垮吗?把谷歌堵出国门,也将现代先进科学文化信息堵在国外,岂非自愚与自杀吗?北韩金家王朝就对信息过滤得最绝,那民众之愚,也是空前绝后,这种超愚昧的愚民能进入现代文明社会吗?就永在那监獄式国家里做奴民罢了。吾国也参与这种防堵信息自由,还鼓励网技网警创新,皆自戕自杀,后果,不仅衰败于经济界,也枯竭于科技界,仅对比日本,他们在科学界有27项诺贝尔奖,中国仅一项青蒿素医药奖,而人家的机器人正淘汰你贱价劳动力哩!用封闭信息愚民的后果,只是拉大与现代文明的差距罢了。

因此,习核心要学毛核心,拖中国人回毛核心时代,用中国成语,叫刻舟求剑,用马克思在他名文《路易.波拿巴政变记》的话,如小拿破仑仿效他叔父老拿破仑,只把悲剧演成别扭的闹剧了。毛泽东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若还想再做个什么皇,不是赢政的胡亥,也只是孙子子嬰了?岂有他哉!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