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人大释法与全民抗争|民报

2.jpg
梁颂恒及游蕙祯议员的宣誓事件,触发中国人大释法风暴,突如其来,阴霾密布。图/取自游蕙祯脸书

2016-11-3

梁颂恒及游蕙祯议员的宣誓事件,触发中国人大释法风暴,突如其来,阴霾密布。11月1日下午,香港无线新闻引述特区政府消息人士称,刚在北京结束的六中全会曾经讨论宣誓事件,而全体中央委员对梁、游二人宣誓表现感到“极大愤慨”,认为需作“政治表态”,又引述消息表示释法已经“在所难免”,将会在短期内提出。消息一出,震撼全港,就连自由党钟国斌议员都率先表态反对。11月2日晚上,民间人权阵线将发起示威游行,人数无法估计,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亲共网媒《巴士的报》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将在11月3日早上开会,而人大常委会将就释法内容即场“谘询”(这是《基本法》第158条的要求)这个基本法委员会(事实上只是橡皮图章)的意见;同日上午,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预料将优先讨论关于梁、游宣誓问题的释法内容。据悉,全国人大常委会可能在11月3日至7日开会,而且按照惯例,通常在会议最后一日才会“投票表决”,意味着可能要到11月7日才会正式颁布释法内容。不过,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却表示对于开会时间及讨论内容“无可奉告”,而另一委员刘廼强也声称没有收到议程,更不知道委员会未来数天会否开会。如此下气不接上气,中共这次释法堪称突袭,企图出奇制胜,目的就是要杀香港人一个措手不及。还要摆明“习核心”主导六中全会,六中全会主导人大释法,政治权力凌驾法律规定。吃相难看,不加掩饰。


图/取自梁颂恒脸书

众所周知,政府针对立法会及梁、游的司法覆核案件,早已排定在明天(11月3日)于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开审。预料有可能在审理阶段或在裁决之前(无论如何,也是在上诉之前或终审判决确定之前),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内容将会通过及颁布,亦即人大常委会将会针对香港法院正在依法审理的案件,在尚未结案及终审之前,作出具有追溯力及具有立法性质的所谓“释法”,将会无端地增加“宣誓无效”的各种情形,甚至可能史无前例地通过“解释”“被选举权”来限制公民参选资格。换言之,在人大释法前,如果原讼庭判了政府败诉,而政府接着上诉,就可以用人大释法内容来推翻原判决;如果原讼庭未判,原讼庭就必须按照人大释法内容裁判,否则也构成上诉理由。中共人大释法,这样胡作非为,犹如泰山压顶,迫使法院服从,破坏司法独立,激化全民抗争。

据悉,这次释法内容将会比较具体,例如否定各种“不合正常形式”的宣誓方式,目的是“僭建”立法会议员按照《基本法》第104条“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效忠香港特区及拥护基本法的一系列“新增条件”(例如可能包括宣誓者要有真诚动机和庄严态度、不准以任何方式羞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准主张香港民族、不准展示其他物品或横幅、只得一次宣誓机会、立法会主席一锤定音、不宣誓就不是议员之类荒谬规定),并且把这些条件,外加“真诚尊重”《基本法》第1条(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一部分),植入《基本法》第26条的“被选举权”的“新增条件”之中,重新定义“被选举权”,最后搞到只有符合特定政治意见标准的香港人,才有资格成为立法会议员及候选人,摆明就是“政治筛选”,明显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有关规定,堪称国际事件。

回顾过去四次人大释法,都没有在香港法院独立审判而未终审的过程中,杀出一纸人大释法。先不讲人大常委会有无正当性主动释法(当然没有)这个根本问题。今天的情形是:香港法院正在独立审理一桩涉及立法会议员宣誓有效性、合宪性及更正可能性的司法覆核案件,11月3日开庭聆讯,需要两造公开辩论,摆事实,讲证据,看法条,查案例,谈逻辑。此时,中国共产党指示人大常委会“释法”,等于一方面看着香港法庭审理案件的全部公开过程,另一方面对于自己不利的部分,即时增加新的法律要求。龙门随意搬,规则随时改。打个比方,在足球比赛过程中,其中一队的金主竟然突发走进球场,变更比赛规则,声称对方球员曾经侮辱过自己及主张自成一族,所以对方必须输,以后这类人更没有资格参加球赛。其实,这位金主本来应该被送进精神病院,但因为他枪炮齐全,俨如一个癫狂的恐怖绑匪,导致大家暂时只有无奈、悲哀、愤怒。

中国共产党不只是绑匪,更加是骗子。我读过若干关于中国法律的学术文章,完全看不出中国共产党如今这样搞人大释法有何学理根据。现在随便举两个例子给大家看看。

“人大释法需要注意不要影响司法独立,这可以从基本法实施以来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中得出一些规律,例如,在香港法院审判过程中,在终审判决作出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宜就与该案直接相关的基本法的条文进行解释,如果这样就会使得法官无所适从,法院的审判应当是依据法定原则,以已有法律为依据,而如果在审判过程中,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的话就破坏了法定原则,使得法院、法官、当事人不知法律会出现甚么情况或变动。”这些话是谁说的?王磊,北京大学社科部副部长、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论人大释法与香港司法释法的关系》。

“我认为特区政府提请人大释法或人大自行释法的权力只应在极其例外的情况下,在迫不得已、别无选择的时候才运用,而且应限于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特区的关系的《基本法》条文。⋯人大亦宜参照一般立法程序,在起草释法草案前进行广泛的谘询和听证,鼓励港人民主参与,并把释法草案预先公布以供讨论。”这些话又是谁说的?陈弘毅,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2005年4月30日香港电台《香港家书》。我就看看陈教授会否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会否指鹿为马、精神分裂、道德破产!

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安排人大释法的罪孽相当深重。一、学术专业意见立即归零,御用学者犹如前线骗子,被使用完后弃如敝屣,无理不再掩饰,权力凌驾一切。二、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制度,中国共产党变相宣告自己不只是香港的终审法院,更是可以随时出现的突袭终审法院,随时,随意,随便,一锤定音。三、中国共产党还在人大释法前“放风”向正在审理案件的香港法院施压,原告之一梁振英更是大言不惭地声称人大可能释法,助纣为虐,恬不知耻,妨碍司法,施加压力,影响公平审讯。四、没有聆讯及程序公义的人大释法,根本不是司法程序,而是独裁统治工具,权大于法,党管一切。如果这都可以算是法治,金正恩简直就是法治之父。五、归根结柢,讲点逻辑,议员宣誓时发表“People’s Refucking of Chi-na”、“Hong Kong Nation”(香港民族,不是香港独立建国)、“Hong Kong is not China”等言论或布条,究竟如何违反哪一条《基本法》条文?没有逻辑说理,只剩强权歪理,习核心只不过是个脑残核心。


图/取自梁颂恒脸书

需注意的是,中国人大常委会显然无法越权解释或变相修改香港本地法例。按照《宣誓及声明条例》,只有当立法会议员“拒绝或忽略宣誓”,才会构成违法及丧失议员资格。《立法会议事规则》也已明确规定立法会议员需要尽快宣誓,议程排在首位,事前无需主席许可,主席必须监誓。宣誓真诚与否,从来在所不问。如有违反誓词,另可依法追究。宣誓如违格式,主席会再给机会宣誓。这些行之有效的法律准则,正是《基本法》第104条的“依法宣誓”。人大常委会绝对无权置喙。当然,中国共产党在自己强势时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人大释法正是源出于此。

我希望香港人不要再深责梁、游二人了。甚么鬼的疑惑,甚么小学鸡,甚么青年新政的所谓功业,甚么好心做坏事、坏人做坏事,甚么论述能力不足,甚么本土派内互相指骂,如今已属次要。大刀降下,大敌当前,大难临头,人大释法,不容冷漠。今天(11月2日)晚上,奋勇起义,操到西环。和平集结,反对暴力,关键时刻,不要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