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权选特首? 伞后组织抢攻, 选委会现史上最激烈争夺|端传媒

2.jpg雨伞运动后首届特首选举,普选愿望落空,但伞后组织和泛民派试图走入体制,带来改变,抢占1200个选委席位的300席,这能否扭转大局?

参选衞生服务界特首选委的注册药剂师刘恺宁。

参选衞生服务界特首选委的注册药剂师刘恺宁。摄:卢翊铭/端传媒

10月19日,香港滂沱大雨,天文台发出香港历史上第一个10月份的黑色暴雨警告。24岁的刘恺宁在政府总部外等候记者,一名途人正好经过,指着她的伞说:“小心点!”——刘恺宁撑着的是象征雨伞运动的黄色雨伞,她的面前,正是两年多前运动爆发的地点。

“雨伞运动时,我正在英国进修,回港后,我发觉香港变得很两极。”刘恺宁说。她是注册药剂师,对于不能亲身参与那场争取普选的运动,她一直感到无奈。于是,2015年回港后,她立即登记成为衞生服务界的选民,希望在业界内发声。

不是他们不关心,而是一些在医院管理局工作的人,连表达意向都会自我审查,以免前途可能会受影响。

“衞.真普30”成员、注册药剂师刘恺宁

“我们界别一提起政治事件时,大家便会静了。不是他们不关心,而是一些在医院管理局工作的人,连表达意向都会自我审查,以免前途可能会受影响。雨伞运动唤醒了年轻人的心,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站出来。”

刘恺宁说,她希望成为“站出来”的人,参与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在制度内带来改变。在2017年特首选举中,像刘恺宁一样,试图打入选委会的选民不在少数,选委会的选举竞争,过往数届从未如此激烈。

“医好香港要从制度着手”

2014年,持续整整79天的雨伞运动过后,普选愿望再度落空,香港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维持原样:由1200人组成的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下称选委会),负责提名及选出香港特别行政区首长。已登记为指定界别的合资格选民,可投票选出代表自己界别的选委。选举提名期于11月8日展开,12月11日正式投票。

根据《基本法》规定,这1200名委员来自4大界别,各占300人:包括第一界别“工商、金融界”(如工业、保险界);第二界别“专业界”(如医学界、教育界);第三界别“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如社工、体育);及第四界别政界(如立法会议员、全国政协委员)。

选委会选举被视为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的前哨战,伞后组织、传统泛民及建制派等各路人马亦蠢蠢欲动,希望拿到足够议席,影响香港未来五年的命运。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董建华10月4日邀请多名港区政协委员到中联办会面,协调政协界选委;表明支持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出选的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则多次公开呼吁曾俊华尽快表态参选,以便动员商界参选选委。

刘恺宁准备参选的是第二界别的衞生服务界。她与注册物理治疗师列明慧、注册护士廖卓邦等,正在筹组30人名单“衞.真普30”,希望一举全取衞生服务界的30席。

现在每天打开报纸看新闻,没病都变有病。

“衞.真普30”成员列明慧
参选衞生服务界特首选委的注册物理治疗师列明慧。

参选衞生服务界特首选委的注册物理治疗师列明慧。摄:卢翊铭/端传媒

大雨中,访问移师到附近一个商场进行,与刘恺宁一同受访的列明慧甫坐下就说:“现在每天打开报纸看新闻,没病都变有病。”她细数着,访问前数小时,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刚刚集体离场发动流会,阻止青年新政两名候任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宣誓;前一晚10月18日,政府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阻止二人重新宣誓成为议员。

“我们会以香港普罗大众关注的事为先。”虽然参选功能组别,但列明慧表明,不会为业界利益而放弃港人利益:“一个不健康的香港,市民也不会健康,更别说我们衞生服务界。”

列明慧认为,“医好香港要从制度着手”,所以争取普选、取消功能组别、重启政改、撤回831决定,都是他们的政纲。另一个明确的目标,是阻止现任特首梁振英连任,并且不会提名其他建制派人士,包括盛传会参选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等。

不过,在上届选委会选举中,衞生服务界只有不足15%的选民投票,是投票率最低的界别,争取30席是否那么容易?

因为我当初不去搞这些政治,去了‘睡觉’ ,没能用我的方法去表达不满,才令香港恶化到这个地步,就像是我的沉默令政府得呈。

“衞.真普30”成员列明慧

列明慧回应说,自己当了物理治疗师已经17年,但过往亦从未在选委会选举中投票,形容自己一收到选举宣传单张便会扔到垃圾桶。“你会觉得很泄气,衞生服务界只得30票,根本影响不到什么。以前理想主义,觉得不应该参与不公道、不公义的小圈子选举。”

她叹了口气继续解释:“我现在39岁,我觉得世代真的不同了。雨伞运动时,很多年轻人冲入公民广场,为何他们现在要这么辛苦出来?为何要被胡椒喷雾和催泪弹攻击?就是因为我当初不去搞这些政治,去了‘睡觉’,没能用我的方法去表达不满,才令香港恶化到这个地步,就像是我的沉默令政府得呈。”

于是,她在雨伞运动后与同业成立伞后组织“物理治疗起动”,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事务,并于一个多月前,联系其他衞生服务界的伞后组织,包括“护政”、“放射良心”及“良心理政”等,筹组名单参选选委会。

列明慧认为,衞生服务界选委以往由建制派盘踞,选民根本没有选择,以致投票率低。现时他们团队明确要求撤回831决定、阻止梁振英连任,是不少同业的诉求;加上团体以年轻为卖点,有信心可吸引沉默及年轻的一群投票。

伞后组织抢攻选委会

两伞运动后,不同界别陆续成立如“物理治疗起动”的伞后组织,许多人认为传统议会已经失效,希望透过延续雨伞运动的精神,改变现有体制,争取行政长官及立法会双普选。

其中,由伞后组织“杏林觉醒”及占中医疗队牵头组成的“真普选医生联盟”,也已组成19人名单参选医学界选委,声言最低要求是“踢走梁振英”。

在上一届特首选举中,医学界是竞争最激烈的界别,83人争30个席位。预料今届战况同样激烈,除了“真普选医生联盟”外,据悉,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医学会、西医工会、私人执业医生协会等亦会分别组队,而上届由当时仍未成为食物及衞生局长高永文等“七大名医”组成的名单,今届亦会再度参选。

这意味着,今届30个议席,最终可能有过百人混战。

而在会计界,上届泛民9人名单全数当选,据了解,今届伞后组织“进步会师”亦联同民主派,组成约20人名单参选。泛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谭香文,也计划筹组约10人名单参选。建制方面,有报道指由四大会计师行高层组成的“钻石名单”,上届16人名单取得佳绩,故今年会派出超过20人参选。

由以往泛民、建制对垒,到今届出现大批伞后组织,一个新的问题是:整个非建制阵营能否有效协调?

7位民主派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员牵头组成参选联盟“民主300 Plus”希望回应这个问题。“民主300 Plus”计划协调非建制阵营中各个专业界别,目标是在选委会1200席中取得300席,比上届多约100席。“衞.真普30”及“进步会师”的团队也有参与。

但要达到300席的目标,并不容易。

回看上届选委会,第一界别“工商、金融界”,上届由建制派包揽所有席位,金融界、工业界、纺织制衣界等多个界别,均在无竞争下出现自动当选的情况。泛民上届派人挑战“商界”这一界别分组,结果全军覆没。所以,第一界别是非建制阵营最弱的一环。

第二界别“专业界”,是泛民主要抢攻的界别,上届获得近半议席,当中,教育界、高等教育界、法律界、资讯科技界等,均为民主派票仓。至于上届泛民成绩不理想的会计界和衞生服务界,“民主300 Plus”希望透过协调,于今次选举中全取两组共60个议席。

第三界别“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民主派上届在社福界60席中,成功夺取59席。除了力保社福界外,非建制阵营亦希望今届攻占文化界15席,预计会由失落立法会议席的艺术家周俊辉领军,打破过往建制派垄断。

第四界别“政界”,立法会议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等,都是这个界别的当然委员,现时也由建制派主导。

伞后的年轻朋友较关注本土议题,很多事情都以香港人为本位出发。但泛民内部近一两年都有这样的转变,其实双方分别不会太大。

会计界立法会议员梁继昌

会计界立法会议员梁继昌,是“民主300 Plus”发起人之一。他指出上届选委会选举时,各个专业界别碎片化,未有好好商讨策略,尽管今届多了伞后组织参与,但有信心可以成功协调,不会让令建制派“渔人得利”。

“伞后的年轻朋友较关注本土议题,很多事情都以香港人为本位出发;至于与内地的关系,可能他们觉得在一国两制下,我们可以自行处理很多事,不会考虑会否影响两地关系。但泛民内部近一两年都有这样的转变,其实双方分别不会太大。”梁继昌说。

2016年10月27日,前任法官胡国兴宣布参与明年3月特首选举。

2016年10月27日,前任法官胡国兴宣布参与明年3月特首选举。摄:卢翊铭/端传媒

300票如何左右大局?

根据《行政长官选举条例》,行政长官候选人须从1200个选委会委员中,取得超过600票方能当选。非建制阵营目标只是取得300席,未足够一决胜负,但只要运用得宜,这300票或者举足经重。

情况一,假设只有梁振英参选,在建制派占多数的情况下,即使民主派300票全投白票,亦不能阻止他连任。但随着退休法官胡国兴正式宣布参选,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表明正考虑参选,以及传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金管局总裁陈德霖等人有意竞逐特首,外界普遍预期不会出现只有梁振英一人入闸的情况。

情况二,假设除了梁振英以外,还有1名建制派候选人,他们平均瓜分建制派的900票,各得450票,这时,非建制阵营的300票便成为影响选情的关键——将300票投给其中一名候选人,令他当选,俗称“造王”;又或者全投白票,导致流选,整个选举程序要重新开始。

不过,要找共识似乎困难重重。列明慧与同业组成“衞.真普30”选举名单,除了要硬撼建制阵营的华员会、香港护理专科学院,竞争对手还包括由护士协会牵头的名单,而护士协会主席,正正是“民主300 Plus”成员、衞生服务界立法会议员李国麟。据了解,护士协会自行商议后,决定不参与非建制阵营协调。

我希望不是每人各自取态,而是令这次成为有意思的选举工程,找一个透明、负责任、谦卑的特首服务港人。

会计界立法会议员梁继昌

就连泛民是否派人出选特首,“民主300 Plus”亦未有定案。“有人说要先全民公投,看看香港市民想法;有人说一定不会提名任何建制派候选人;有些说要当造王者;有人说反对投白票。”梁继昌放下手上的咖啡杯说,寻求共识的过程的确不如想像中容易:“我希望不是每人各自取态,而是令这次成为有意思的选举工程,找一个透明、负责任、谦卑的特首服务港人。”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北京正在等待非建制阵营的下一步部署——到底会否派人竞选行政长官。他分析,北京暂时仍未决定人选,“一点也不焦急”,除非非建制阵营派人参选,北京才会认真考虑布局,否则便会让建制中各个派系“自己玩”。

“只要不搞得丑闻满天,那便可以令选举更像选举,更能骗倒香港人。”刘锐绍这样说。端传媒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