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军: “一国两制”是个大骗局|民报

22.jpg

中共历任国家领导人深知已经施行民主法治的地区或国家,除非用武力予以兼并,否则该国是绝对无法回头认同并接受专制独裁的政治制度的再度统治,所以才有“一国两制”暗藏玄机的设计与口号。

2016-7-5

但是“一国两制”真的可行吗?来看看香港的例子。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时,当时中共是希望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以便做为以后统一台湾时可以横向移植的模式。当时制定的香港“基本法”中载明香港回归后的1997至2007年是实施代议制选举行政长官与立法会,同时订下“最终达至普选”为宪制目标。于是香港民主派人士就开始争取2007年实现普选,但是当时中共人大三次针对基本法释法, 将落实普选的时间表又从2007年延到2012年。尔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又宣布香港普选行政长官的时间表将再次延至2017年。当时香港成报、新报、香港经济日报、东方日报、太阳报等纷纷发表社论认为,这个决定不仅说明中央恪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更说明中央对香港有高度的信任与信心。但是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旋于2014年又发布了一份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为主所起草,长达2.3万字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全面宣示了北京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立场,其中指出中共中央政府对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内的所有地方行政区域拥有“全面管治权”,白皮书一再强调“一国两制”的根本原则和宗旨是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并应放置在传统的“保持香港长期的繁荣稳定”之前,意即把“一国两制”放在“国家安全”的框架下处理,所以经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香港人士,与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所做的报告互相唱和,亦成为后来习近平提出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要依据。

当时白皮书的发表引发香港社会与民主自由派的强烈不安与反弹,咸认为对香港渴望普选人士所产生的失望与震撼的程度可与“六四事件”相提并论。形势演变至此,让香港人大致摸清了“一国两制”的底线,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马岳总结:“一般香港的社会和经济决策,中共中央绝少干预,但在政制发展议题上,中央会毫不犹豫的行使其最终决定权”,意味着香港的“一国两制”指的从来是用在“社会与经济”上,政制方面,抱歉!门都没有!就算要举行普选,候选人也要中共中央说的算。因此才有2013年至2014年发生的香港人民争取符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行政官员与立法会真普选的“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与“雨伞革命”,但当时还是被香港政府、中央政府、全国人大拒绝,最后仍以“被强制清场”作收,以致后来演变成用“流动占领”、“抗租拆税”等不合作运动延续抗争。总之,就算2017年香港真的举行行政官员与立法会的普选,仍然逃不过中共中央的政治魔掌,“一国两制”的大骗局至今已经注定被彻底拆穿。

六十几年来,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境内施行的高压独裁一党专政,贪官污吏、暴官淫虫横行,从毛泽东开始,丧心病狂的三年大跃进与十年文革期间残杀了据保守估计将近八千万中国人;1989年六月四日邓小平下令解放军对在天安门和平抗议游行,要求民主自由的手无寸铁的学生、老师与百姓开枪扫射、坦克车碾压,造成数万人惨死:胡锦涛则推翻了高度自治的承诺而施行的高压统治,残杀了新疆、西藏人民(包括僧侣)不下百万人,捣毁寺庙数以千计;江泽民对两亿法轮功学员则喊出“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等口号,以莫须有的极度残虐的镇压迫害,包括关押施刑、激化矛盾、抹黑栽赃、奸淫掳掠、活体摘除器官牟利等暴行,同样杀害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习近平则是利用肃贪打老虎的口号,先对“新四人帮”(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展开惊心动魄的斗争夺权,接着整肃据称有七十五万人以上的各级中央与地方上的贪官淫虫,最近更传出“江泽民”已经被关押待审等事件,遂行惊天动地的阶级斗争、抄家灭门、整肃异己。以上种种极度违反人类文明,罄竹难书的罪行,清楚勾勒出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党制度与掌权者丧心病狂,为所欲为的历代轮廓,已经病入膏肓,难以挽回。

更何况,一向以贪赃枉法,荒淫无度著称的中国共产党深深惧怕一旦失去可藉“一党专政入宪”恣意包藏祸心的防火墙,政权旁落之后,滔天的违反人类罪行会被继任的民主文明政权追溯,导致接着必然的东窗事发、祸生萧墙,罪无可逭地的被法律控诉与严厉制裁,所以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金钱诱惑、权势逼迫,武力镇压等手段全力防杜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以自保。寄望中国经济市场化、自由化,中产阶级群体出现之后能逐步步上政治民主化的脚步,几乎是十三亿被西方唯物共产党绑架的文化中国的政治奴隶所无法企及的海市蜃楼。希求民主已经如此深化成熟,民智大开的台湾,与这种可以说是罪恶滔天、毫无民主人权观念,视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如洪水猛兽的极权独裁政党“并行两制于一国”,而能和平相处,相敬如宾,这不但是痴心妄想、犀牛望月,更是不可能的任务。

结论:共产党对香港“一国两制”的反反覆覆对民主台湾起了强大的示范作用,显示“一国两制”根本是个大骗局,“一国从来不可能两制”,更何况是水火不容的一党专政入宪并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社会主义道路、共产党的领导、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人民民主专政)的“独裁共产党”与多党政治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台湾现状”,其法理上根本就捍格不入,如何两制并存于一国之间?类似的东西德当时统一时亦非采用“一国两制”。在此,笔者要提醒二十一世纪民主文明的国际社会,当前最重要的聚焦应该是“如何导引中国民主化的浪潮”,彻底淘汰“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贪腐”之人性劣根性下,导致势必残暴不仁的、不论是任何形式的“独裁专制极权”,才是当务之急,而不是硬要台湾吞下“一中原则,一国两制”。

“一国只能有一制”(否则就应分道扬镳),这是诉诸国际在法理上、实践上得致的铁律,中共要是无法彻底放弃不符合天理不生不灭、生生不息的大自然法则的唯物无神论之共产主义,逐步走上民主自由之路,以浴血重生、险中求活,反而一意孤行,紧抱着代代阶级斗争、胜王败寇、互相毁灭且不符合时代潮流的独裁极权专制;中国十三亿政治亡国奴至今若也无心无力推翻共产极权,争取自己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天赋人权,还为虎作伥,企图过渡早已被宣告类死亡状态的香港“一国两制”模式套在民主台湾头上,那真抱歉!届时,台湾就必须走自己的台湾路,世世代代必须勇敢地努力走上正名制宪、法理独立建国、一国一制(民主制度)、正名入联的必行之路,彻底拒绝独裁极权的中国共产党的强制并吞,永矢弗宣。

作者: 陈军 民主自由派部落格医师作家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