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法实为修法 只剩"忠共"二字|博谈网

23.jpg

人大释法内容被反对派认为其“不真诚、不庄重”的定议模糊,更有法律学者指出,其已是变相修法。

2016-11-7 苏智敏

原标题:人大释法实为修改《基本法》 内容仅有”忠共”二字

人大常委会7日 对香港《基本法》涉及公职人员宣誓的第104条作出解释

预告没有好下场?

人大常委会7日上午全票通过《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指明宣誓人若故意宣读和法定誓词不一样的誓词,或以不真诚、不庄重方式宣誓,等同拒绝宣誓,并立即丧失有关公职资格,不可再重新安排宣誓。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上午的记者会表示,释法并非干预香港司法,而是对法治的维护。中央打击港独绝不手软,否则港独将严重损害国家主权。他又说,不可能有超越《基本法》的司法独立。

当被问到除了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之外,另有3名议员两度宣誓,以及特首梁振英几年前宣誓就职时也曾漏读“香港”两字等事该如何处理时,李飞称不评论个别个案。他指出,在某种情况下,因非故意原因,在宣誓时出现个别疏漏,当下监誓人有责任指出,并应马上改进。

在记者会尾声,李飞还批评游蕙祯和梁颂恒的宣誓内容是辱华,“不懂历史”,提醒他们“所有的汉奸、卖国贼都没有好下场”。李飞又进一步斥责他们的支持者,指支持这些背叛国家的人进入立法会,从事违反宪法行为,是“法西斯的立场”。

议员资格恐不保

人大释法后,特首梁振英今日率领司局长召开记者会时,毫无意外地表示,他与特区政府对于人大今次释法表示支持,将全面切实执行。

游蕙祯和梁颂恒的下一步将面临什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两位保住议员资格的机会很微小。

被认为立场亲中的刘兆佳上午出席港台节目时称,释法目的不只针对梁游二人,而是中央需要表明维护领土完整的决心,藉释法建立有权威性的宣誓准则,以解决日后可能出现的类似事件或司法复核。他指出,中央担心若由香港法院处理,在时间和判决上会出现不确定性,若有议员成功宣誓后在议会宣扬港独,也将更难处理。他亦认为,议员日后在立法会宣扬港独,有机会被当作违反誓言。

只剩“忠共”二字

中英联合声明中,曾保障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但香港人们担心,中央政府越来越干涉香港事务,破坏当地的公民自由。在11月6日,抗议人大将释法的上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雨伞运动”领袖、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也参与其中,他表示,中央是想取消支持独立的议员资格,那下一位会是谁?他又质问:“当香港的《基本法》可以任由共产党修改,香港的未来会是怎样?”

今日人大释法内容引发各方议论,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在推特指出,“不真诚、不庄重”定义模糊,容易被当权者随意解释。

香港知名媒体人潘小涛也认为,释法后法例更不清晰:“谁人的宣誓是否符合释法的要求,传媒在这个多小时访问的法律界人士莫衷一是,因为释法之后变成人治,而非依法例去理解!中港法制融合,又迈进一步。”潘小涛又指出,这次释法内容其实就是“忠共”二字。

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在推特指出,人大释法的结果在意料之中,而一国两制早在2014年6月中国首次发布关于香港的白皮书,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经死了:“当年提出这玩意也是中共流氓政权一贯的高明欺骗手段而已。可悲的是,中共各种庄严的‘国际承诺’,每次都有人信。”

实为修法

曾参与《基本法》起草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则在脸书上痛批,这非释法,而是修改《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次所谓的释法,其实是不按《基本法》的规定,为香港直接立法,修改《基本法》,及为案件审判裁决,超出了由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及中国宪法所赋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这不单破坏‘一国两制’、香港的法治,甚至损害了中国多年来艰苦建立起的有限度法治!”

戴耀廷续指,若全国人大常委会能以释法之名,任意违反中国宪法及《基本法》所定下的权限,人们将不再相信法律在中国、在香港是有意义的,因为法律在任何时候都能被扭曲,也必会动摇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建立起的法治基础。

对于今次释法的影响,戴耀廷认为将对一些价值造成严重伤害:“释法对香港法治破坏至深,因法治不单在于守法、也不只是司法独立,更是法律必须保障程序公义、公民的尊严、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政治权利等基本人权。第五次释法对这些法治的价值都做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