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是场什么戏?|端传媒

2.0.jpg中国官媒对美国大选描述最多的词,竟然是“戏”。只是对“戏”的批评,很难搜肠刮肚再创新词。

《人民日报》对美国大选的报导,有些词随时间变化销声匿迹,如“帝国主义”、“垄断资本”等。有些词则持续存在,在演化中迎来一个又一个高峰。其中,最有趣的一个词,莫过于“戏”。

「戏」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

「戏」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图:端传媒设计组

几乎每隔20年,语词“戏”就达到一个出现高峰。尽管与文章数目相比,其“高峰”的实际频率并不高。但描述性词汇在新闻中出现本是大忌,“戏”字出现频频,的确值得关注。

六十年代,中苏关系虽然在走下坡路,但引用列宁的话批评美国大选尚未过时。1960年肯尼迪和尼克松的竞选,一篇分析文章引用列宁1912年发表在《真理报》上的文章,称选举是 “两个资产阶级政党利用它们之间的虚张声势的毫无内容的决斗来欺骗人民,转移人民对切身利益的注意”,因而是“欺骗人民的把戏”。

另一篇文章中,美国大选被称为“亿万富翁的游戏”,佐证就是列宁1919年的演讲《论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权力和一小撮百万富翁对全社会的统治表现得象美国那样蛮横。”

选举既然是戏台子,竞选者自然是”戏子”——管你是共和还是民主,都一视同仁。竞选者仿佛小丑,在嘈杂的大舞台上声嘶力竭。1960年的《人民日报》相关文章中,“叫嚷”出现15次,“鼓吹”出现19次,“叫嚣”出现7次。

1960年大选,当肯尼迪在竞选纲领中“叫嚷必须恢复美国‘实力’”时,尼克松则“露骨地叫嚣美国要直接以武力侵占金门马祖。”上届总统艾森豪威尔在相关评论文章中也时时中枪,他被指责在执政时“玩弄假和平的把戏”。其在政时提出的“艾森豪威尔主义”和施行的“新中东政策”,是美国遏制社会主义阵营向中东发展的重要纲领。

这一时期,美国政客的“丑剧”、“丑态”是《人民日报》乐此不疲报导的内容。但这两个与“戏”相关,而又充满负面和讽刺意味的词,与“帝国主义”等词一样,在70年代后就销声匿迹,逐渐被相对中性的“丑闻”所替代。

「丑」系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

「丑」系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图:端传媒设计组

八十年代,中美已建交数年,《人民日报》的大选文章不再猛烈攻击选举纲领中的外交政策,关于政治制度的批评也达到历史低点。为数不多的“黑点”,集中在竞选的“冗长”和“耗费”上。

1980年大选的一篇早期报导中,作者将美国大与中国的旧戏作类比,称其是场“马拉松戏”。报导引用“美国同行”记者的话,称大选“冗长,烦琐,有时甚至腻味。”此外,1980年另一篇文章称,美国总统选举历来是花钱的“把戏”,不仅耗费惊人,而且一届届费用猛增。

对于这样的选举,民众反应如何?历年来,“不安”和“不满”是美国选民在《人民日报》上出场时的常见状态。其他的群众反响,从“唾弃”、“痛绝”,到“人心思变”(1980年出现3次),更有甚者,已进化到“冷漠”和“失望”了。

「不」系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

「不」系列在《人民日报》美国大选报导中出现频率。图:端传媒设计组

进入新世纪,美国大选在《人民日报》上的报导基本脱离了偏见深重的形容词和描述,但行文逻辑上难脱惯性。“金钱游戏”的说法仍时有提及。2000年大选,就有《竞选乎?竞钱乎?——美国大选一瞥》和《金钱与大选》两篇文章涉及此点,举出共和党候选人、亿万富翁福布斯退选的例子,说明“金钱左右选举”,称美国“标榜为‘民主’政治象征的大选,在金钱面前已黯然失色”。文章同时批评美国竞选资金改革的口号,称“两党斗争又有好戏可看,只是竞选资金改革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直指改革许诺沦为大选政治工具。

此外,两党之争也被称为“跷跷板游戏”,除了拉锯战的意思,似乎还暗指其原地踏步。2000年10月一篇《首场舌战难分伯仲》,从电视辩论的角度看美国大选,将两党的辩论策略称为“玩期望值游戏”,嘲讽党派通过操纵民众期望值来提升自身形象。

对华关系,也是新时期的“黑点”之一。2000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共和党竞选人小布什批评克林顿对华“软弱”,而8年前,克林顿也曾以相同理由批评前总统老布什,文章评论道,“主客易位,套路同出一辙,戏中角色又有如此微妙之关系,令人不禁哑然失笑”。

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已是如火如荼,《人民日报》最新的报导中, 也不乏这样的标题:《形式翻新改不了美国“钱主政治”》、《美国青年人患上 “政治冷漠症”》。似乎美国大选在多年敲锣打鼓的“作戏”之后,已味如鸡肋——然而再怎么无味,大概还是要继续嚼下去,难的是如何搜肠刮肚地想些新词,来“花式吊打”之了。

端传媒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