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家亮: 民主为什么扩展?|纵览中国

3从1970年到2010年全球民主国家的数目从35个增加到120个,大约是所有国家总数的60%。民主的扩展已经发生了三次民主波。第一波民主化发生在1820年至1899年。第二波民主化发生在二战刚结束。第三波开始于1970年代初直到2000年。有些观察者提出阿拉伯之春开始了民主化的第四波。不过鉴于民主化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已经受到严重挫折,使人怀疑是否真有第四波民主。现在有几个大问题:为什么民主化会以波浪形发展?为什么民主化出现在某些地区和社会而不出现在其它地区和社会?为什么有些民主波建立了比较稳定的民主制度而其它的则会倒退?为什么民主制度全球化主要发生在二十世纪而不是在这以前的四百年?

2016-11-7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常常看到中文新闻报道,分析和政论文章表示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不难理解中共官方会推崇这种观点。但是不少其他大陆华人,包括一些著名民运人士,也认为现在的西方民主理论不适应中国。真是这样吗?事实上西方关于民主的文献浩瀚如海,各种方法,途径和观点都有。比较权威的应该是福山最近两部关于政治秩序的书:《政治秩序的起源》(注1)和《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注2)。这两部书涵盖世界主要文明的政治理论,政体历史和现实,包括民主理论与民主转型。曾经看到一著名政治学教授称赞福山这两部书是“即时经典”(instant classic)。对此我有一些保留,譬如这两部书对伊斯兰文明的民主和法治的历史,分析和展望不够全面和深刻。不过这两部书确实很好,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秩序的历史和演变作了很好的俯瞰,是研究民主和法治的出发点。福山的这两部书不太难懂,当然懂透彻并不容易因为它们的内容非常丰富。记得有报道福山的第一部书已经有中译本出版,第二部好像还没有。第二部的第三部分(二十七章至三十章)的专题是民主。我将把第三部分作个简单介绍并补充一些我的看法,以帮助华人读者初步了解当前民主理论的主流。注意这些并不能代替学习原著。我的目的是吸引大家阅读原著和参考相关文献以全面正确地掌握民主理论。下面先简介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的标题是 Why Did Democracy Spread?我把它翻译成“民主为什么扩展?”。原文是过去时,即回顾的意思。这一章是民主的理论基础,后面三章将在此章基础上探讨民主转型和前瞻。这一章开头就指出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有些特点。东亚国家在工业化以前就已经存在强大国家。工业化以前这些国家属于非常不平等的农业社会,一小批精英垄断了政治权力,统治大批没有组织起来的农民。这一章认为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政府与社会的平衡开始改变,威权政府将受到重大挑战。新产生的社会群体将会行动起来开始要求分享政治权力。这是否最终导致真正民主和负责任(accountable)政府出现?(福山认为)我们无法知道。下面我们来尽量理解世界某些国家如何先实现民主化以及这对将来其它国家民主转型的意义。

从1970年到2010年全球民主国家的数目从35个增加到120个,大约是所有国家总数的60%。民主的扩展已经发生了三次民主波。第一波民主化发生在1820年至1899年。第二波民主化发生在二战刚结束。第三波开始于1970年代初直到2000年。有些观察者提出阿拉伯之春开始了民主化的第四波。不过鉴于民主化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已经受到严重挫折,使人怀疑是否真有第四波民主。现在有几个大问题:为什么民主化会以波浪形发展?为什么民主化出现在某些地区和社会而不出现在其它地区和社会?为什么有些民主波建立了比较稳定的民主制度而其它的则会倒退?为什么民主制度全球化主要发生在二十世纪而不是在这以前的四百年?

民主的发展取决于几个变数。首先是民主的理念提出。托克维尔在《民主在美国》一书的引论中指出人的平等在美国建国以前八百年的西方越来越得到认可。对他来说,民主甚至已经取得了某种宗教信仰的地位。其他人同意平等观念对民主的重要并追溯历史和文化的民主根源:或者古代雅典,或者基督教。特别是黑格尔和尼采认为现代的政治民主实际上是基督教教义关于人类尊严普世平等的世俗化。

虽然民主理念有很大能力,但是为什么民主在有些国家里容易实现,而在另一些国家里不容易实现?也有许多人根据非常不同的宗教/意识形态认为民主不具有普世性:包括(福山的博士导师)撒母耳·亨廷顿,现今的中国政府,许多伊斯兰派别等等。有一学派认为民主制度的产生是因为社会结构变化的结果。代表人物有 Seymour Martin Lipset, Larry Diamond, Adam Przeworski 等。许多人大概听说过,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许多公民有一定教育程度也意识到需要争取和运用自己的政治权力,这通常通过政治动员(mobilization)来实现。在402页有一个图20示意:经济发展 —> 社会动员 —> 民主。注意本图中的转变不考虑其它几个角色(国家机构,法治,意识形态)。

学术界关于民主和民主转型的理论有不少派别。福山的这部书选用的是其中最广泛的一个派别。这个理论给出一个框架,后来几章基本上在这个框架里讨论。这个框架最早开始于马克思的阶级分析,后来Barrington Moore 作了很大的改进发展。马克思考虑三个主要阶级:资产阶级(bourgeois,这个词的另一个意思是中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地主阶级。马克思的看法是无产阶级最终会觉悟,要求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也可能同意选举式的民主,不过这是手段不是最后目的。

Moore 分析为什么有些国家成为民主国家而另一些国家没有成为民主国家。他的学说引起了学术界的很大的兴趣,有的近一步发挥也有许多不同的看法或争议。他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没有中产阶级(bourgeois,英文与资产阶级同一词),就没有民主”。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了中产阶级就一定会导致民主制度,例如俾斯麦的德国就是一个反例。另外Moore仔细考虑了农业生产和农民而马克思基本上没有考虑农民因为马克思认为农民属于即将消亡的阶级。现在的民主制的全称是自由民主制,它有两个组成,法治和大众的政治参与。不同的社会角色可能有不同的利益或偏向。经过长时间的演变后,这两个组成常常汇聚。

Moore 考虑民主转型中有下面四个主要角色。1)中产阶级。根据职业和教育程度而定而不是根据收入而定。中产阶级首要政治目的是寻求法治以保护他们的权利和财产不受政府的滥权侵犯。他们或许支持或许不支持以普选为目的的政治参与(即民主)。他们一般更不太愿意实行经济上的重新分配。中产阶级是下列国家民主转型中的主要领导:十九世纪中的丹麦,希腊,法国,阿根廷,葡萄牙,西班牙。中产阶级也是二十世纪初下列国家推进完全民主的联合阵线中的重要力量:芬兰,瑞典,荷兰,比利时,德国,英国。

2)劳工阶级。他们对自由民主制的民主部分感兴趣。他们与中产阶级一起在下列国家推动普选:丹麦,比利时,芬兰,瑞典,荷兰,德国和英国。但是劳工阶级对经济再分配更感兴趣。因为这一点,世界上有相当一些劳工阶级愿意支持十九世纪的非民主的无政府工团主义(anarcho syndicalist)政党和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政党或法西斯政党。

3)地主,特别是那种采用奴隶,农奴或其它不属于劳工市场的劳工的地主。一般来说这些人总是维护专制反对民主。

4)农民具有复杂的有时不一致的政治愿望。在许多社会中农民非常保守,信奉传统的社会价值,愿意在现存附庸的生产关系下生活。他们成为布尔什维克,中国等革命的主力军。

仅考虑阶级还不够,这些阶级还需要通过某种方式动员起来以有效地参与政治。这种动员可能通过各种方式,例如罢工,示威等。现代可能通过脸书或Twitter。但要使这种政治参与长久存在,就需要一定的机制。最近二百年来最重要的政治机制就是政党。政党常常代表一些阶级或集团的利益或奋斗方向。但实际上政党通常比简单的阶级划分复杂因为它们与其它观念相交合。这里比较重要的观念包括种族,宗教,外交政策。

理论上政党可能名义上代表某些社会集团的利益,而实际运行中一个政党可能改变议事日程从经济问题转到政治,宗教或外交政策以吸引别的阶级。另外一个政党可能声称代表某阶级的利益而实际上并不如此。极端的例子是苏联和中国的共产党名义上代表劳工阶级结果却成了历史上最严重压迫工人和农民的政党。美国的共和党历史上代表商业利益,但因为文化原因而不是经济原因得到了许多劳工的支持。

这一章的最后一节俯瞰了民主扩展的理论。经济发展导致了社会动员(social mobilization)。这促使大众广为接受民主理念和政治合法性,也导致政党的产生。这些导致法治和民主的建立。图21给出这些发展的关系。

最后我补充几点。首先,福山在他的第一部书中提出一个现代国家必须具有三个条件:强大的国家(不一定是世界大国,但是军事政治力量应该强大到能够保卫主权),法治,负责任(accountability)。负责任是指政府正式对公众承认具体责任和反对派的合法。负责任是一种民主的扩展:民主一定负责任,负责任的政府不一定有民主的形式。古中国二千年的秦朝是世界上最早建立强大国家(第一项),但是直到近代第二项不存在,第三项也基本没有。福山在这里没有引用他著名的历史终结论。难道这暗示他从历史终结论退缩?这不清楚。他并不没有认为民主不会在中国实现而是现在不明确。

其次,我认为民主转型应该考虑到文化因素(注3-5)。例如最近的土耳其民主大幅度倒退就是一例。当一国的民众多数理想政体是一千多年前的政治制度时,几乎无法阻挡民主倒退。当一国受与民主不相容的宗教或意识形态严重影响时,民主转型可能会有很多困难。以后我还会比较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第三,福山选用的Moore 的民主理论框架不是唯一的。这一章的脚注3列出了许多不同的民主理论。读者在掌握了基本民主理论以后,也可以考虑其它民主理论。有可能这些理论对中国的民主转型更适合。

注释:

(1) 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2) Francis Fukuyama,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4.

(3)韩家亮: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初探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3572

(4)韩家亮: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8730

(5)韩家亮:民主适合非基督教国家吗?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64083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