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 真小人赢了伪君子|苹果日报

2-0

美国大选结果让世界大部份的评论家都跌破眼镜。希拉莉在被一致看好的情况下输了给民调一直落后于她的特朗普。半年前,一位美国朋友对我说,历届总统选举,凡是民调落后的一方,只要落后少于5%,最后一定会翻盘。什么原因?他说不知道,大概是支持落后一方的选民,不想告诉民调单位他会投票给一个落败者吧。这是很难解释的现象,但多次应验。我留意特朗普的民调落后于希拉莉一直在5%之内,因此尽管希拉莉一路领先,我在选前并不认为她一定会赢。

2016-11-10

希拉莉从第一夫人退位后,一直处心积虑参选总统,10多年来作了非常周详的部署。这次的选举工程,包括3场辩论的准备和表现,都胜过特朗普。争取到大企业、众主要媒体、社会名人的支持,公关也极出色。相形之下,特朗普不仅是政治初哥,而且口不择言,选举工程和公关工作都大大失色。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赢?

不错,特朗普说话口没遮拦,又衰咸湿,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胜在够真,许多美国人认为他是性情中人,是真小人。希拉莉样样做得很得体,但好得来很假,而揭发出来一些污秽事,她背后的金融、科技企业的金主,她掩饰不住的政客嘴脸,使选民觉得她是伪君子。传媒恐吓特朗普当选会带来灾难,没有把选民吓倒。最终是真小人赢了伪君子。

美国演艺界名人有支持民主党的传统。不过8月初,Esquire杂志刊出86岁的奇连伊士活的专访,却称赞特朗普敢于站在「政治正确」的对立面,他说现在我们是处于「马屁世代」(the kiss-ass generation)和「娘娘腔世代」(pussy generation),后者的意思他的解释就是啰啰嗦嗦,瞻前顾后,「人人都在告诉你,哦,这样的事你不能做,那样的事也不能做;还有这种话可不能说」,但特朗普「就是个怎么想就怎么说的人」,「特朗普只说心里话,那些话有时不那么中听,有时中听。我是说,我可以了解他为什么那样说,但我也不总是苟同」。奇连伊士活表示,在两人中,「我必须选择特朗普,因为希拉莉宣示她会追随奥巴马的脚步」,意思就是不会变。

我想,奇连伊士活的话,很能代表选民投票给一个在选举工程中表现不佳的真小人的原因。他这段话,对我们身处香港社会的人,似乎也值得细想。

9月28日特朗普在威斯康辛发表的演说,应该是他获胜的重要一击。他说希拉莉「是一个只为金主和她自己服务的局内人」,而「我是一个为美国人民战斗的政治门外汉」;他说「我不是来竞选世界总统的,我想当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他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这些话,迎合了许多选民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心理趋向。如果特朗普上台后真是走这样的路线,当然会对全球的政治经济带来震荡。不过,国际政治和世界经济有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美国总统在竞选时所说与当选后所做,往往是不一样的。不妨冷静观察一下。

logo_b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