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逢时: 选一个不更“烂”的美国总统|议报

2.0.jpg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不是选哪个人更好,而是选哪个人不更“烂”。 我没有兴趣为某个候选人背书站台,但我反感“政治正确”。我不想维护哪一个候选人,哪一个政党,但作为公民的我必须坚定地维护美国的宪法 ,美国的建国之本。

2016-11-5

原标题:写在大选前夜

美国总统大选已近尾声。这是有史以来最为分裂的一次大选。其结果关系到美国的前途,孩子的未来。

今年似乎有一个普遍的认识:这次不是选哪个人更好,而是选哪个人不更“烂”。 为此,有人说,既然两个候选人没有一个“好人”,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为了不妥协原则,谁也不选。这种情感可以理解,可投票箱不认感情,体会不了人们的“心安理得”,只认“输”与“赢”。两个“烂人”之中必有一赢。如果“更烂”的一位当选了,会使我们“心安理得”吗?也许不选的手显得“干净”,没作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但我们能不在乎实际的结果给美国,以至世界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影响吗?(有人提到, 二战时,美国与一个魔鬼斯大林结盟而战胜了另一个魔鬼希特勒,我们能说美国妥协了原则吗?)

这是一个没有“完人”的不完美的世界。这次大选更是冲进来了一个被称为“疯子”的平民商人。 没有慷慨激昂的动人演说, 没有能说会道的雄辩口才,更听不到模棱两可, 四平八稳的“政治正确”和伟大崇高的漂亮空话。有的却是得罪人的错话, 不得体的粗话与不经修饰的大实话。这一扫历来政客的“君子”形像, 打破了习以为常的总统标准脸谱,使人们一下不知所措,难以接受——“有这样的总统吗?”,“这样的人也能当总统?” 本该关注的议题就此被搁置一边。

民众分裂。两党政客则与媒体上层社会各路精英们抱成一团“同仇敌忾” —— 华盛顿“政治俱乐部”怎能容忍这样一个外来“疯子”来搅局? 全然无视硬是靠党内选民一票票通过民主程序选出来的结果及其候选人身后上千万普通民众的呼声。 从刚开始的嘲笑看不起, 到后来的慌乱紧张, 似乎突然意识到, 虽然两党每四年打来打去, 原来打的都是自家人,轮流作庄而已。怎能让局外人来把这长年积累形成的从政发迹之路给堵了呢? 历来政客中道德高尚者的比例并不见得比平民高,而私生活不检点的从杰弗逊到克林顿大有人在。曾几何时,虚伪的政客们突然大谈起“道德”,“良心”, “原则”来? 只是其标准颇令人瞠目,即,做错事可以眼开眼闭,说错话却是罪大恶极不可原谅。 对一个十几年前还是个“财大气粗”的狂妄商人私下吹牛式的污言秽语(且不考量人生十年后是否会有变化) 群起而攻之, 来不及地划清界限,以示自己的纯洁与正派。 显然, 恐惧已使他们不顾一切也要确保现有的政治结构, 这便是精英们联盟的基础所在。 国家的沉沦,人民的利益皆已不在话下。

然而, 分裂的民众都有各自真诚的愿望。 美国走到今天这一步, 谁不愿选出一个理想的总统呢? 如能有一个“又红又专”的候选人, 当然是百姓的福份,哪会出现今年大选的混乱尴尬局面? 但是, 总统说到底不过是个职位,不是个神圣的“道德楷模”。就像任何工作职位一样,我们挑选总统候选人的标准乃是其工作经历处事能力成绩经验及其政策方针将把国家带到何处, 将会对人民有何益与害。这些才是选民应该重视的议题。 再者,我们还应考虑的是候选人的搭档及他/她将要选用的幕僚政府官员哪一团队更为合适,更有条件, 更有智慧,及更据有治国能力和有作仆人为民服务的精神。 最后,是背景调查 (background check),候选人绝不能是个触犯国家法律的罪犯。这倒应是选民们不可妥协的原则。

我没有兴趣为某个候选人背书站台。但我反感“政治正确”,两党“精英”联手对付百姓,主流媒体偏颇误导。厌恶职业政客以从政为敛财之道的自私自利不负责任的欺骗手段。反对政府滥用权力腐败浪费无能,以“为民”为由,行控制人民,逐步蚕食“自由”这一美国精神的核心之实。这个国家正处在一个十分关键的十字路口。我们常说的“美国”,不止是个地理概念,更是一种理念,一种精神, 一个能实现的梦。四百年前,一群勇敢的拓荒者,历尽艰辛远渡重洋,为了“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开创了美国。开国先贤们以超人的智慧与毅力奠定了美利坚的基石。这即是我们挚爱美国的源泉。我不想维护哪一个候选人,哪一个政党。但作为公民的我必须坚定地维护美国的宪法 ,美国的建国之本。我不希望等我的女儿长大后, 美利坚作为地理上的一个国家也许依旧,可一个崇尚自由的伟大“美国”已不复存在。到那时, 在这地球上,人们还想蜂拥移民到哪一国家呢?

ying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