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反思川普胜选之路|美国之音

2-0

举世瞩目的美国大选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的胜利而告终。川普出乎意料地接连拿下几个摇摆州,还一举突破了民主党视为固若金汤的“蓝墙”,让他在选举人票上大大超越了经验老道的希拉里·克林顿。许多此前并不看好他的人们,在震惊之余也开始反思究竟是什么使得毫无政治经验、在选战中一路树敌的川普最终胜利走向白宫。

2016-11-10 于盟童

川普胜选是“可悲者”的胜利?

这次投票中,除了传统的民主党票仓(如加州和东部沿海的各州)之外,几个重要的摇摆州甚至被视为“蓝州”的民主党地盘——如佛罗里达、北卡罗莱纳、密西根、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等——都倒向了川普。而在这些州中,来自农村地区的大部分选票都被川普收入囊中。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检视了川普的票仓,他的支持者大多是白人男性,其中大多是农民和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蓝领工人。《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写道,这些狂热的川粉与支持脱欧的英国民众颇为相似:他们认为自己被经济复苏和转型甩在了后面,同时被华盛顿的精英们厌弃。

白人男性这一原本的强势群体,认为自己在经济和文化上正在逐渐失势,对现状的强烈不满让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政治局外人”川普的身上。报道认为,川粉厌恶“政治正确”,川普口无遮拦的特点正中他们下怀。对于这些川粉来说,川普对少数群体的冒犯并非不能原谅,甚至他们中有人本来就很同意川普的说法。

《华尔街时报》的报道也将川普胜选归为“滥人”(the deplorables)的胜利。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在竞选时曾说川普的一些粉丝是“一筐滥人”,这一贬损的称呼被川粉照单全收,变作嘲讽“建制派”的武器。这些对现状不满的白人蓝领阶层以人数优势把川普送进了白宫,《华尔街时报》将川普的胜选称为“美国现代史上最惊人的胜利”。民主党在马里兰州银泉镇的观票聚会上,希拉里的支持者士气低落。(美国之音晓歌拍摄)(美国之音晓歌拍摄)

 

民主党在马里兰州银泉镇的观票聚会上,希拉里的支持者士气低落。(美国之音晓歌拍摄)(美国之音晓歌拍摄)

希拉里未能团结少数群体

《华盛顿邮报》在另一篇报道中指出,除了川普在白人选民中的强势地位外,希拉里的失败也源自于她未能将少数群体有效团结起来。

文章说,美国正处在剧烈的变革中,新的国家身份正在建立。这种情势给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宗教偏见抬头的空间,而川普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吸引了大量选票。文章写道,奥巴马总统在两次竞选中,在西班牙语裔、非洲裔和年轻选民中取得了压倒性优势,而这种优势在希拉里的选战中并没有体现出来。相比之下,川普的选战更充满激情,这种激情使得他在大选日当夜取得胜利。

精英与普通民众的脱节

分析人士纷纷指出,川普胜利的另一个原因是美国精英群体与普通民众的脱节。在《纽约时报》的一篇特稿中,著名记者弗兰克·布鲁尼(Frank Bruni)写道,希拉里的精英团队自始至终没能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而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简短而易于理解,在吸引选民方面远胜于希拉里在长篇大论中提到的那些复杂的政策。

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也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川普的草根支持者大多不在乎精英们为美国设计的蓝图。他认为,一些川粉在意的是传统的父权文化和种族阶级。而即使是较为温和的川粉,也愿意为一个“共和党”的标签为川普投票。克鲁格曼认为,川普的胜选可能标志着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失败。

也有人认为,精英与普通民众的脱节导致民意调查出现严重偏差。媒体和统计学家生活在由“精英阶层”组成的象牙塔里,而川普的支持者成了“沉默的大多数”,导致民调机构在最后时刻才不得不全面修改自己的预测,让川普的胜选成为意料之外。

川普面临的挑战

虽然川普赢得了更多选举人票,但希拉里赢得的普选票却略微超过川普,意味着有超过一半的美国选民站在了川普的对立面。同时,川普在选战中处处树敌,跟共和党内的一些大佬也公开争吵过,还说了一些冒犯拉美裔和女性的话。如今,成为总统当选人的川普不得不面对那些曾经被他冒犯过的少数群体,思考如何把他们团结起来,做多数人的领袖。一位在读高中的亚裔美国女生在写给《纽约时报》编辑的信中说:“我对美国扭曲到去支持这样一个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充满偏见的人感到愤怒… 我为少数族群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担忧。”

此外,川普还面临众多其他挑战。《华尔街时报》的报道写道,川普虽然顶着共和党的标签胜选,但共和党内——特别是建制派——并未取得支持川普的共识。他在政策上也与传统的共和党领导人有很多出入:他支持贸易壁垒,支持减少养老福利,在国际问题上可能疏远美国的盟友,倾向于俄罗斯,更不用说他还需要重新向墨西哥和中国示好。报道说,在医改、教育等方面,川普也未能拿出具体的施政纲领。

川普的一位支持者在《纽约时报》编辑留言中说:“川普胜利是因为普通、中产阶层的美国人投票反对华盛顿的建制派,而并非我们都喜欢川普。他的胜利是针对职业政治人物、游说团体、大公司、华尔街、大政府和腐败现象的反叛。”

而在竞选时为川普加分不少的“局外人”身份,在他当选后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是否会得到粉丝的持久支持,是否能团结那些反对他的大批人群,一切还需要拭目以待。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