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鸿超: 愤怒白人压倒对川普的恐惧|世界日报

19.jpg

今年8月一次研讨会,我曾分析为甚么大家都认为,这次美国总统选举,选民是在最不得人心的两位候选人之间作抉择。

2016-11-8

喜莱莉·柯林顿从政以来,飞扬跋扈,1993年未任公职,却以总统夫人身分越权深入国会,倡议较后来欧巴马健保还极端的健保法案。担任国务卿期间,她违反行政规章,利用私人电脑传递数万件电邮,包括机密文件。同时又违反规定,与外国政要来往,为柯林顿基金会募得庞大资金。她2001年曾说,她与丈夫比尔卸任总统时“一贫如洗”,可是到2015年,全家财产达1亿1000万。虽无违法行径,却是靠公职赚来不义之财。

至于川普,敌视美籍伊斯兰教徒及西语裔,造谣欧巴马非美国出生,又说欧巴马是IS创造者。川普一方面辱骂选美妇女,说她们像猪;另一方面滥言如何性侵犯多名职业妇女。演讲时屡屡口出秽言,引以为常。20年来未缴分文联邦税款,却要主掌国计民生。

像这两位总统候选人,远的不说,就二次大战后的美国历史看,几乎绝无仅有。从1948年到2016年,美国共举行过18次总统选举,有27位候选人。如果进一步研讨这些候选人,可藉才干与道德作为评议标准。

有两位总统可说才德兼备。一位是艾森豪,他结束韩战,任期内维持和平。他诚信为人,两次选举获胜。另一位是雷根,他复苏衰疲的经济,以军备竞赛及全面围堵政策,逼使苏联解体;他平易近人,谦恭为怀。

有一位无才有德者,是卡特,任内通货膨胀达两位数,他想以军事行动解救被伊朗扣押的美国人质,解除危机,结果机毁败退,受全球嘲笑。但他是虔诚而言行如一的基督教徒。

另有两位有才无德。尼克森把冷冻20余年的美中关系恢复正常,然后联中制苏,是造成苏联解体的前因。但他因“水门事件”,利用情报系统窃听对手、打击媒体,毁身而退。比尔·柯林顿在两党合作下,通过众所赞赏的社会福利改革方案,并是40年来唯一有财政结余的总统。但他多年的荒唐绯闻,令国人脸红,众议院通过谴责案,弹劾未成。

今年两位总统候选人,喜莱莉·柯林顿权力欲薰心、欠缺诚信。但她在联邦参议员及国务卿任内,的确辛勤从事,多年从事公益活动,从儿童福利,到周游百国,保障国家安全、推广民主制度。她也可算是有才无德。

就川普来说,与1948年以来所有26位总统候选人相较,是唯一没有丝毫从政经验的人。他提出的政策,绝大部分不是前言不对后语,就是空洞口号。唯一具体政策是税制改革方案。但方案明明使极富的人愈富,其他的人愈穷,将导致国债巨幅增加,是极端自私的提议。总结来说,他是仅有的一位无才无德、无经验,被许多人恐惧的候选人。

可是11月8日他却势如破竹,得到胜利,完全出乎观察家意料之外。为甚么?我同意一种说法,把“川普现象”归因于“白人的愤怒”。但我没想到这一因素竟有如此强大声势。

观察自19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黑人、拉丁裔及合法与非法移民,在美国势力日益强大,而各种维护少数族裔权益的法律及行政命令,更层出不穷,让许多白人感觉到自己变成弱势与沉默的多数。川普反对少数族裔各种言论,为失业工人抱怨之声,加上对美国外交失策的严词批评,便汇聚成一股愤怒的巨吼,压倒许多人对他的恐惧与不信任,当选为总统。

(作者为前底特律大学政治系主任、荣休教授)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