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的让步 泼了受打压的中国信徒冷水|博谈网

2.0.jpg作为天主教会最高权力机构圣座的所在地,梵蒂冈近日就主教任命一事,向无神论的中共进行一些让步。

2016-11-9

首次警告

梵蒂冈教廷11月7日发表声明,指近来有报导称部分中国“非官方”天主教神职人员,在未经教宗任命下自封为主教,若消息属实,此举将“严重违反教法”。

据天主教媒体天主教亚洲通讯社报导,声明涉及对象为中国河北省一地下教区的神父董冠华(DongGuanhua)。他在5月的一次弥撒中,宣布自己已祝圣为主教,后续又在9月公开展现其主教身份。

梵蒂冈声明强调,即便类似举动源自“特定的个人信仰”,但任何未经教皇委派的自我任命行为都将被视为非法。

这是梵蒂冈首次对忠于教皇的地下教会发出这类谴责,路透社形容这“非常不寻常”。因为梵蒂冈一向只谴责由官方、政府支持的教会在没有教皇允许下任命主教,但从未对地下教会发出这类警告。

《华盛顿邮报》则指出,梵蒂冈此举正好发生在与中国政府就主教任命进行协商的时刻,显然是为了缓和与中国政府的紧张关系。

现任教宗方济各于2013年上任后,一直寻求改善中梵关系,近几个月屡屡传出梵蒂冈与北京破冰的消息。近日有消息指梵蒂冈与中国已就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的主教将由地方神职人员选出,并由教宗进行最后任命,而梵蒂冈也将承认8名由中国当局自行任命的主教。

不应信赖的承诺

一个严重破坏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一个主张无神论的专制政党,梵蒂冈的这项决定恐怕会让长期受中共打压的地下教会极不好受。

在中国,得到中共官方认可的天主教会为三自爱国教会,而宣誓效忠罗马教宗但不获官方认可的被称为“地下教会”。

设于美国的“人权观察”,其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Richardson)在日前发文质问,作为世界主要宗教领导的梵蒂冈,怎能将遴选神职人员的权力让给一个长期监禁、处罚宗教自由斗士的政府?

在这篇题为《梵蒂冈何以信赖中国承诺?》的评论中,指教宗方济各低估了中国六十年来对宗教的敌视已积重难返,并列举多例:

为提防宗教成为反对中共的平台,中共在新疆各清真寺安装监视器,大幅削减世界最大藏传佛学院的学员人数,并强行拆除浙江省各地教堂的十字架。

中共最近预备修正2005年《宗教事务条例》,紧缩对所有宗教信仰者的钳制,包括要求宗教不得“危害国家安全”,加强对境外宗教影响的监控等等。

对为保卫信仰的地下主教施恩祥任意拘押、骚扰和酷刑超过五十年,2015年据报其在秘密关押中过世,享年94岁。但中共当局至今拒不承认他已去世或以适当礼仪予以安葬。上海教区主教马达钦在2012年授圣职礼后不久,宣布退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随即被迫失踪;被软禁四年后复出时,对爱国会的立场已经改变。

索菲・理查森认为,天主教徒被迫加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梵蒂冈的态度软化将令那些不惜付出高昂代价服事教会的人士特别心寒。

文末更质问教宗方济各是否曾对上述迫害事件,向中国提出质疑,或要求说明。“在北京尊重全中国人民的宗教自由之前,梵蒂冈不应相信该政府的任何提议。”

对信仰的恐惧

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诸多作法似乎在宣告其试图管控人们的心,信仰神灵前先信党。去年5月中共纪检委发表文章,强调共产党员不能信教,并将此纳入纪律范围。

近日则传出为“维稳”西藏,继先前严密监控活佛转世,祭出“西藏活佛皆应由政府部门审批”规定外,现在更多次举办“新转世活佛培训班”,参加的“活佛”不仅要接受“爱国忠党”的意识形态教育,还要朝拜毛泽东铜像,敬献藏式礼巾“哈达”,企图以此彻底消灭宗教内部的藏独势力。

除了对宗教进行严厉管制与打压外,也对以“真、善、忍”为信仰中心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的迫害,其中还包含活摘器官,这个被指为反人类的罪行。

中国当局对宗教信仰者的恐惧,一向被外界认为是担忧宗教会成为反对中共的组织平台。极权统治与贪污腐败,让不少受害民众转向宗教寻求精神慰藉。在“709大抓捕”中,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的翟岩民,即遭官方指控他因生意失败而怨恨政府,加入胡石根主持的北京基督教地下教会,图谋利用舆论挑起人们仇视政府。

现在,梵蒂冈的让步,不仅引来人权组织的质疑,也使天主教内部产生争议。天主教亚洲通讯社的报导指出,地下天主教会认为中梵协议使他们的宗教自由及利益被牺牲及妥协,觉得被背叛。同时,梵蒂冈转而承认过去认定的非法主教,也让教友无所适从。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