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雄:一场“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从严治党”|民主中国

%e4%bb%8e%e4%b8%a5%e6%b2%bbd_%e5%89%af%e6%9c%ac

“六中全会”有一个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这实际上还是“以党管党”。“党来管党”就好比自己抓住自己的头发想上天。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谁能判别好坏。当然,这也是他们没有办法的办法。反正“死马当做活马医”,管你是死是活,照样给打针、输氧、喂药罢了。这就是自己哄自己,哄到最后,只有一个结局——完蛋!王歧山对中共反腐已经绝望。中共从上到下已腐败透顶,无药可治,除非改弦易辙,才是唯一之出路

2016-11-10

自习近平上任后,“从严治党”就成了主流话题。从反腐创廉,到老虎苍蝇一起抓;从学焦裕录到“学系列讲话”,都是围绕着这件事。近日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在京召开,主要议程依然是研究从严治党的问题。在此之前,习当局对红军长征80周年进行了大肆渲染,从广播、电视、报刊闹得沸沸扬扬,其目的是想重拾当年理想、信念。习在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大会上讲,“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谱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党的领导是理想信念的最终体现”。
吾辈长期生活在中共铁幕之下,对于中共每一则报导和干的每一件事都习惯从反面来观察。譬如,他们越说形势大好,就说明形势不好;他越是高调叫嚷“三个自信”就说明他们不那么自信。今日习当局又叫喊“从严治党”,说明这个党已经到了岌岌可危不可根治的程度,妄图以“理想、信念”挽救,已无济于事。笔者为了阐明这个问题,准备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谈。

一,先从中共的历史说起

“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处在一个历史变动时期,很多知识分子苦闷彷徨,寻找中国的出路。由于苏俄十月革命成功,给了中国知识分子一线希望,他们一部分人认为走俄国人的路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在列宁第三国际的帮助下,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可以说,最初加入中共的一批人尚有许多理想成份的。可自从毛泽东这样的封建帝王似的野心家篡取中共领导权后,中共就逐渐走向邪路。为了壮大他们的党,以获得人民的拥护,毛采取了两个方法:一是对下层工农群众以“打土豪、分田地”,物质诱惑之方法,来动员他们参加红军;二是对知识阶层以许诺西式民主宪政来迷惑他们,博取他们的支持。在中共未获得政权之时,毛泽东摇唇鼓舌,极尽宣传之能事,打着马列旗帜和共产主义理想来号召广大群众参加他们的党,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人们的思想觉悟程度还一时认识不清,加上毛在这方面扮演得活龙活现,的确把当时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一些民主党派迷惑住了。,他们对中共抱有极大的希望,(可参考笑蜀写的《历史的先声》)在这个时期,客观地说,广大中共党员还是有一定的信仰和理想追求的。
可是等到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的狼子野心逐渐暴露出来了,他抛弃了原来对人民的许诺,住进紫禁城做起了皇帝梦。中国农民用轿子把他抬到北京城,他却毫不留情地将刚分给农民的土地收回,彻底击碎了当年“耕者有其田”的许诺,让农民兄弟对他的希望彻底破灭。在文化界,开始了对知识分子的围剿,对梁漱溟的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批判以及后来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和反右运动,让中国的知识分子认清了他的真面目,惊呼上当受骗,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党员知识分子。如果用时间来界定,从1950年到1957年这一阶段,是毛对中共党员的理想信念的第一次重创。
对中共理想信念的第二次重创是1958年大跃进、1959年的“庐山会议”, 特别是后来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中国3700多万老百姓,这些残酷的事实,毛的这一切所作所为,让中共广大党员灰心丧气。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刚愎自用、暴戾无能、喜怒无常的毛泽东,原来他们当初跟着毛氏闹革命是其这样的结果。除了那些昧着良心的和被打断脊梁骨的知识分子外,中共一些比较正直的、良心未泯的党员对所谓革命事业已经丧失信念。不仅如此,以前与毛生死与共的战友也与其貌合神离,毛已彻底失去了昔日的威信,这尊偶像已在广大党员心中坍塌。因此,毛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想挽回他的形像,利用幼稚无知的青年学子造反打倒这些已看破他的党员干部,想在年轻一代重塑他的威望。这就是毛发动文革的动机。

二,中共广大党员已经没有理想信念,“从严治党”已无济于事

毛死后,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受到否定,一些被封存的历史档案公开出来,让人们看清了毛泽东的真实面目。原来他叫嚷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艰苦朴素,立党为公全部是虚假的。他让别人不怕苦他却吃尽山珍海味;他让别人不怕死却到处为他修筑防空洞;他让别人艰苦朴素他却历尽奢华。在三年大饥荒最困难时期,不顾老百姓的死活为其大建行宫;他把作风问题作重要纪律时,他却夺人之妻,奸淫无数妇女,在中南海过着淫荡的生活。他死后,稿费存款有上千万。中国有句成语叫“上行下效”,下面之所以不能效是没有机会,一旦有了机会便拼命的效仿。譬如当年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就仿效毛专门玩女人,许多护士都被他奸淫。在文革时,人们高呼万寿无疆,他说,我要是像他(指毛)每天喝那一小碗糊糊,也可以万寿无疆。陈说的那碗“糊糊”是什么呢?原来是从士兵身上抽的骨髓,这件事在文革中被揭发出来,笔者亲眼所见。
中国经过改革开放,国民经济获得长足地发展,一些党员干部便凭借权力拼命地享受,有句话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些官员个个都有末日思想,奢侈腐化,包二奶都是从毛泽东那里的,心想你能享受我为何不能;你能玩女人我为何不能?互相攀比,看谁捞得多。没捞到的羡慕捞到的;捞得少的羡慕捞得多的;饱狗子走了,饿狗子又来了。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党员干部理想、信念的丧失也是由于毛泽东的原因。可以说,是谁破坏了共产党的理想信念,正是毛泽东本人。
历史已经证明,共产主义已经成为一场虚幻,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经过实践对人类产生了巨大浩劫,在这一百年里,共产主义运动死难者已超过一个亿。在中国,自1949年毛执政后,中国人民死于各种政治运动达8000万。人民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皆以迷途知返,纷纷倒旗易帜。中国有句俗语,识时务者为俊杰,中共以往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已经丧失,再想以理想、信念这套方法已经不起作用。只有那些撞破南墙不回头的傻蛋才死抱着马列僵尸不放,然这世界却真有这冥顽不化者,这就是中共和北朝鲜。
习上任后,想重塑理想、信念来“从严治党”已无济于事、无力回天。这是由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共产主义理念已经成为过眼烟云,已经没人相信了。一个哲人说过,共产主义失败是人性的胜利,也许共产主义是世界的劫数,人类在劫难逃。悲剧的根源是人类的无知、愚昧和狂妄。今天弥漫全国的贪婪和腐败正是长久被压抑的人性本能的反弹。
因此,对于一个已经失去理想信念的党,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一样,你怎么样下猛药也无济于事。

三,中共为何“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从以上看出,中共已病入膏肓,“从严治党”已无济于事。但习当局为何“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呢?简单回答:就是为了“保党”。
当今世界潮流是每个国家走向民主宪政之道路,让民众享受自由、民主和人权。那些至今仍然顽固坚持独裁、坚持一党专制的国家统治者并非不明白这一道理。然而,他们为何死心塌地与民主为敌呢?简单地说,为了怕失去他们的既得利益。譬如北朝鲜金家王朝,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搞起封建世袭制,金氏家族所作所为人们都已看到,在此暂且不谈,我们只谈眼下中共。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以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中共的官二代们,凭借手中的权利,通过权力寻租方式,将权力市场化,他们掌控了国有资产,获取了既得利益,不到百分之七的人,掌握了国家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资产。他们将大量的资金存在国外银行,将子女送到国外,前不久那个巴拿马文件已暴露出来。这一批人迫切需要他们的代理人在台上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很清楚,要想保住自己的利益,必须保住这个党。所以他们推出的领袖,也必须承诺力保中共不亡。所以自邓小平之后,江、胡到今天上任的习第一宗旨就是“保党”。这是保党原因之一;
保党原因之二:在毛执政的27年里,毛泽东倒行逆施,罪行累累,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只要中共一倒,立即会遭到清算。毛和中共已经是互为因果关系,中共倒,毛就会被清算;毛被清算,中共也很难说不倒。所以执政当局既要保党也要保毛。虽然这些官二代的父辈也吃了毛的亏,他们对毛也没有什么深的感情,但毛已经成了一个政治符号,那是动不得的,这就是那具僵尸一放就40年的原因。所以,说穿了所谓“从严治党”就是保党;保党就是为了保住既得利益。
2000多年前的孔子为了他的理想,周游列国而布道,虽被别人戏谑“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但他毕竟是为了复兴周礼;今天中共当局为了那个“既得利益”和“马列邪说”而“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只能说明一点,他们根本就没为人民的利益着想,为整个中华民族着想。

四,习当局已内外交困,“从严治党”必以失败结局

由于中共意识形态的僵化,始终与民主宪政为敌,放着人类共向往的大道不走而走马列邪道,所以造成今日的内外交困局面。为了挽回困局。不惜拿出大量的钱财来收买那些小国家,如近来对柬埔寨、菲律宾提供的无偿援助。但用金钱收买终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毛时代已经有了这种教训。但中共当局不思悔改,一意孤行,肆意挥霍人民的钱财,这就是专制独裁政府的表现。今天中共这座大厦已摇摇欲坠,习当局为了扶持不倒,采取“从严治党”的方式妄图来挽救形将就木的党,但无论怎样“从严”,贪腐照样层出不穷,据港媒报披露,全国纪检系统积压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自习反腐以来,已在省、市、地三级立案侦办有243万个案件,受处份达237万人。
“六中全会”有一个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这实际上还是“以党管党”。“党来管党”就好比自己抓住自己的头发想上天。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谁能判别好坏。当然,这也是他们没有办法的办法。反正“死马当做活马医”,管你是死是活,照样给打针、输氧、喂药罢了。这就是自己哄自己,哄到最后,只有一个结局——完蛋!王歧山对中共反腐已经绝望。中共从上到下已腐败透顶,无药可治,除非改弦易辙,才是唯一之出路。
2016年10月28日 楚江雄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