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美国失败的民主vs.中国成功的独裁?|世界日报

26.jpg

美国今晚将诞生可能有史以来形象最不堪、声望最毁誉参半的新总统。无论喜莱莉·柯林顿或川普当选,都有近半数愤懑、不支持新总统的选民,须怀抱遗憾至少苦熬四年。民选总统有民意加持,胜选者却像“惨胜”,今后靠再多政绩都未必能刷新形象。对照近期南韩朴槿惠闺密风暴,支持度跌至5%;早先英国卡麦隆发动脱欧意外通过而请辞,再看台湾、菲律宾,民主制盛产“失败的领袖或国家”,让人很难为民主制作强力辩护。

2016-11-8

反观近日最鲜明对照─中国:中共18届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体制。以党领政的中共,从集体领导跨步进入单一核心的一人领导,党政军定于一尊,仿如重回毛泽东时代。习近平不但享有极高民间声望,全国上下也“一片祥和”拥戴。“成功的独裁强人”和“失败的民主领袖”,中美形成强烈对比,谁优谁劣,一时之间更难分辨。

今年大选,美国社会被彻底撕裂,总统道德形象创下新低,民主的窘态毕露,被反民主者揶揄讥讽,国务卿柯瑞、“纽约时报”等都自承,这场大选让美国蒙羞。民主盛宴如今变噩梦,两位候选人先天都有严重缺陷、“负面竞选”主导大局,川普不但颠覆共和党既有体制,其拥护者想改变美国方向,近似“革命”的激情,让大选变异程度空前。民主应有的理性思辨、民众自由作良善选择,几乎荡然无存,“两个烂苹果之间选一个”连带使美国民主的崇高价值被举世质疑。

反观中国,独裁制引来批评,透过一党专政不透明运作,习近平站稳“核心”地位,民众只能接受,无缘参与或置评。中国国力渐跻身超强,与美国分庭抗礼,除了人民自由权利受限,民众基本对经济有高满意度,习透过反腐、推动中国梦和官媒包装,广获拥戴,形象和声望都非柯林顿和川普可比;中国民众对国家未来的信心空前,即使移民潮和资本外逃打破了“中国神话”,仍与美国形成此消彼长的强烈对比。

官媒和御用学者在颂扬“中国模式”的优异性,以对比美国可笑的民主。挪威社会学家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最近在英国牛津出版“完美的独裁:21世纪下的中国”新书,形容中国的独裁不仅超越专制(Autocracy),人民更自觉控制自己所思、所想、所为,不逾越统治者画下的红线,他用“自我管控的专制”(Controlocracy),形容全球独一无二的中国“顺民专制”现象。

用简单话说,民主制人人可表达意见,自己作自己的主人,但竞选可能使领导人成遍体鳞伤的“恶棍”。上任后,还有透明开放的监督、权力制衡和效率抵消、永无休止的争议,常导致政府立场混乱、政策反覆,国家陷入困境。如今欧美都面临治理平庸,失败领袖一个换一个;新兴民主政体如台、韩都陷入困境。反观中国坚拒民主,一党专政反而实现高速崛起,创造人类历史奇迹,让部分中国人自信自豪,自愿放弃权利,认为中国走自己的路正确。

于是中美对比,专制团结的中国/民主分裂的美国、高效率的北京/松散无能的华府、崛起/衰落、民众自信/民众旁徨、蒸蒸日上/失败无能……,这些对比让民主制惊心动魄,自由主义前景渺茫,甚至认定西方民主制已病入膏肓,而中国道路仍稳步向前,可能取得“最后胜利”。

然而,美中对比,经济成就固然重要,却是短暂和一时的。西方经济发展不像中国处于半发展、半成熟阶段,每年能维持7%高增长。中国得力于低度开发,改革开放30多年解放生产力,“东亚睡狮”觉醒,却难保证领先到底。中国经济结构面临调整、竞争力下降、外资减少,“专制红利”快速消失;断言独裁制优于民主制,更忽略人权、自由、个人自我实现和免于恐惧等民权保障和公民社会建立,失之偏颇。

美国200多年的民主实践正遇低潮,但总有反省、再向上的时候,“川普现象”选后必然成朝野反省的核心。民主制绝不完美,却不会永远失落无序。而中国数亿中产阶级群体日益庞大,“自我管控的专制”行不通时,如何解决政治参与问题,早晚须面临严酷的考验。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