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 特朗普惊奇大胜, 全世界看走了眼|自由亚洲

2-0原本是一场角逐激烈和充满争议的大选,最终,以特朗普惊奇的大比分大胜而和平落幕。美国民众的分歧,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2016-11-10

在美国主流媒体和世界舆论一片不看好的声浪中,特朗普高票当选美国总统,震撼了世界。国际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大幅跌落。

然而,在美国,股票市场却止跌回升。大选揭晓后的次日,三大股市分别上涨256.95点、57.58点、23.70点,表明,华尔街,美国市场和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国经济满怀信心。

原本是一场角逐激烈和充满争议的大选,最终,以特朗普惊奇的大比分大胜而和平落幕。美国民众的分歧,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多数人和多数州,都投票支持了特朗普。这显示,美国民众的主流民意,是决意寻求改变。各国震动,只能说,对美国大选,全世界都看走了眼。

特朗普,不仅仅击败了克林顿,这只是表面;他击败了所有的建制派,这才是实质。首先,他击败了共和党的建制派;接着,他又击败了民主党的建制派。而资深的传统政治人物克林顿,不过是整个建制派的典型化身,一个形象和一个符号。

把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的,不仅仅是美国的产业工人,潜在的,还有遍布美国的移民,那些合法移民。这里有一个搭车原理:凭票上车的人,看不惯那些混票上车的人(不买票而挤上车的人)。也就是说,合法移民,看不惯那些非法移民,哪怕那是他们的同类。比如,合法的中国移民,就看不惯来自福建的偷渡客。同样道理,合法成为美国公民的拉丁裔,不见得同情那些大批偷渡而来的拉丁裔非法移民。关键的,还在于,合法移民已经拥有投票权;非法移民,却没有投票权。当克林顿和民主党以为他们是移民的代言人时,拥有投票权的移民们,却并不卖这个帐。

至于黑人,也并没有如民主党所预期的那样踊跃投票支持克林顿。原因在于,黑人的饭碗,也被移民或非法移民抢走。黑人对现状不满,并不亚于白人产业工人。说不定,很多黑人,悄悄投了貌似“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歧视者”的特朗普的票。

让克林顿失败的,不仅仅是她根深蒂固的建制派形象,还在于美国的政治周期。1940年以来,只有共和党曾创造同一个政党连续执政三个任期的唯一记录(里根总统两届任满之后,其副总统老布什当选。)而民主党还不曾有过连续当政三届的记录。克林顿要打破这个魔咒,殊非易事。

作为女性,克林顿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那就是,她成为首位大党女性总统候选人,但是,她未能创造另一个历史,即,未能成为首位女性总统。如她所说,美国女性还没有“打破那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她坚信,终有一天,有人会打破。

事实上,克林顿还背负了奥巴马的包袱。大选中,尽管有现任总统奥巴马及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为克林顿站台。然而,在这一风光的背后,是克林顿无法承受的奥巴马之重。美国民众对奥巴马的不满,转移为对克林顿的不满。克林顿由此背负了双重的不满。人情难却,克林顿也别无选择。奥巴马,本来就欠克林顿一个人情(2008年),如今,又欠了一个,而且,可能永远无法偿还。

顺便说一句,如果有朝一日,美国民众期待一位女性总统,奥巴马夫人,口碑甚佳而颇受欢迎的米歇尔奥巴马,或许已经是其中潜在的一位。

主流媒体发布的民调显示,即将卸任的奥巴马,在美国民众中拥有高达54%的好感度。然而,就像主流媒体对这次大选民调失灵一样,主流媒体对民众对奥巴马好感度的民调,也不见得有那么靠谱。奥巴马全面左转的方向,强推欧洲式的社会福利政策,极大地,加重了美国的成本和负担。

特朗普当选,的确是美国大选的又一个惊奇。实际上,这是一次回归,一次有力的回归,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这是一次修正,一次有力的修正,朝着美国优先的修正。

对美国主流媒体而言,特朗普的大胜,是意外,是爆冷。用主观愿望代替客观分析,是美国主流媒体在这一轮大选中犯下的大错。特朗普不仅战胜了建制派,也战胜了主流媒体,后者是建制派的侧翼。

愤怒的美国,愤怒的美国人,这是今年美国大选的气氛。而愤怒的特朗普,就是愤怒的美国人的代言人。他大嘴无遮拦,不断放炮,怒气冲冲,看似粗鲁无礼,恰恰就是美国工人阶级牢骚的写照。工人阶级的特征,粗糙而粗鲁,特朗普,正是这样的一个形象和一个符号。有趣的是,特朗普本人,并非工人阶级 ,而是亿万富豪。这个毁誉参半的亿万富豪,一跃而为美国工人阶级的代言人,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

作为当选总统,特朗普本人,面临巨大而复杂的挑战。他在竞选中作出了诸多承诺,包括他的百日新政,诸如废除灾难性的奥巴马健保法案、驱逐非法移民、与中国等国重开贸易谈判,等等,能否兑现?有多少能兑现?有多少不能兑现?将考验他和选民的蜜月期能维持多长时间。换言之,美国人民将检测,特朗普追求的,究竟只是一个总统宝座?还是他矢志改变美国的宏伟理想?

z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