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19大将为习近平恢复党主席制?|自由亚洲

2.0.jpg

2016-11-10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个人集权程度甚于邓小平》中已经介绍了当年邓小平在陈云等一批政治元老的支持下倒华成功后, 邓小平之所以能够跃陈云之上, 成为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 最关键的因素并不是他邓小平在群众中的威望高, 而是他邓小平相对于陈云, 更有资本和能力控制军队。

相对于邓小平能够在军队系统说一不二,陈云的优势则体现在党务系统和国务院系统。邓、陈之间逐渐出现路线分歧之后,陈云在党务和政务系统的相对优势立刻体现出来。从元老分工角度,当时的邓小平出任军委主席,对军队工作陈云等其他在位元老基本不去过问,胡耀邦和赵紫阳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胆量插手。但陈云和李先念当时均为政治局常委,分别以“摄政王”的身份,一个控制党中央,一个操纵国务院,对表面上的党、政一把手胡耀邦和赵紫阳形成有力的钳制。

从中共建政之初直到“文革”开始,陈云虽曾有过被毛泽东冷落的时候,但在国务院财经系统的影响力始终不减;李先念对国务院财经系统的领导权,仅仅是在“文革”期间,也仍然没有中断。相比较而言,邓小平在“文革”前的毛泽东时代虽然一度比陈云走红,但基本没有插手过国务院财经系统。

从八十年代初期邓、陈之间的路线分歧逐渐表面化开始至一九八九年“六四”枪响,双方角逐的每一个回合都没有形成一种其中一方占居了绝对优势、另一方处于绝对劣势的局面,其原因就是因为邓、陈双方在组织力量上一直都是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

笔者在过去的《习近平正在国家主席的名义弱化国务院总理》一文中介绍过《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题评论文章被一海外中文媒体冠以《习传达出‘各领域都归我管’信息 弱化总理角色》的标题。文中透露说:前不久英国首相卡梅伦造访中国的行程安排的最后一刻出现了一幕令一个令英国官员们十分欣喜的变化,即事先被通知安排好的由中国总理李克强主持的欢迎晚宴改由习近平以国家主席名义亲自主持,此前的行程安排草案显示习近平只会与卡梅伦进行一次简短的会面,因为卡梅伦并不是国家元首。于是,李克强只能在次日与卡梅伦共进午餐。评论文章中引用“党内人士”的话说,这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内部动态发生重要改变:没有迹象显示习近平与李克强有分歧。但习近平正在打破维持了近20年的权力划分方式,习近平正在降低总理的角色,承担起监督经济改革以及向外国领导人介绍经济事务的主要责任。

“在上任第一年迅速确立对党和军队的权力后,习近平现在介入经济,由此成为继邓小平以来个人权力最大的领导人。”该文中引述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诺顿的评论说:“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习近平传达出“我是领导者,各个领域都归我管”的信息。”

前述《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还注意到了美国财政部长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几天后专程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晤,但却根本没与李克强会面的“反常现象”,认为习近平在会面过程中向美方周长介绍拟议中的改革内容,包括像中国审批外国投资程序这样的具体细节,这类事情通常是总理的工作。

其实《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中就习近平“抢了李克强的风头”的说法引述的例证远不是全部,比如当时中共官媒对外报道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的消息。其实,这位有机会晋见习总的李勇原来是中共国务院的财政部副部长,由中方推荐后如愿当选了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之后自然就是联合国代表。而过去多少年来这类联合国经济类组织的官员到访中国,从来都是由国务院出面与之交流和对话的。但这次的李勇到北京之后与前面说到的美国财长一样,被安排晋见习总之前之后都未被安排与李克强或者国务院领导人哪怕是打个照面。

今年八月,新华网17日发出题为“7月份,习近平主持了这6次重要会议”的报导,指这些会议研究、部署许多大事,重中之重就是经济;习近平在会上定调子、下任务,明确当前形势怎么看、接下来怎么干。海外博闻社据此认为,在习李关于中国经济主导权之争中,总理李克强已经让位于总书记习近平。党总书记掌管经济,在中共改革开放30多年中,实为罕见。

博闻社说,6次重要会议中,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是涉全局性经济会议,总理李克强却离奇缺席,让外界大跌眼镜。邓小平改革开放后强调党政有别,江泽民时代,经济由朱镕基掌管,胡锦涛时代,温家宝是经济总管,到了习近平一代,党把什么都管起来了。

此外,华尔街日报18日发表社论称,中共明年举行19大前的权力继承斗争已经展开,这一次斗争焦点不是意识形态之争,而是财金政策的话语权。卷入斗争的双方,一方是总理李克强,一方是总书记习近平。

社论指习近平在党系统内部已从李克强的手上,夺得经济政策的控制权。

如上种种习近平的集权主义表现,令自称王沪宁“笔友”和“理论知己”的“新权威主义”鼓吹人萧功秦按捺不住兴奋,对境外记者强调对中共政权来说““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强有力的(集权)领导人必须即具有声望,又具有得到制度保障的权力。”

萧功秦所说的“制度保障的权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习近平“落到实处”,具体的措施就是通过修改宪法对国家主席的权力和权限重新定位,明确国务院总理被置于国家主席的直接领导之下。

不过,习近平未来就算能够走到这一步,还是很难相象他会下令把国家主席只能连任两届的现行宪法条文也废止掉。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相比于当年的邓小平,如今的习近平身边绝对没有一个政治能量相当于当年与邓小平并称“东、西太后”的陈云式的人物对他形成有力制衡。所以如今的习近平自封“核心”后,人们不由得就要拿他与毛泽东做比,强烈认为他有可能师法当年的毛泽东,回归党主席终身制。

国家主席的任期在中共宪法中有明文规定,但党总书记的任期在中共党章中却没有具体说明。所以未来的习近平如果真是一意孤行,效法毛泽东的党主席终身制,连邓小平当年为自己留任中央军委主席下令修改党章的工作都不需要。所以,明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再次修改党章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但目前能够确信的修改内容是“明确最高领导人权限和职责的问题”。现行党章中“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很可能直接改为“中央总书记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主持人,也是中央书记处工作的主持人”。

此外,当年江泽民主持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公报中的“核心论”极有可能被习近平下令加入新党章的总纲部分,,即在党章中叙述“民主集中制”、强调“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之后,照抄十四届四中全会决定中的原话:“党的历史表明,必须有一个在实践中形成的坚强的中央领导集体,在这个领导集体中必须有一个核心。如果没有这样的领导集体和核心,党的事业就不能胜利。这是坚持民主集体制的一个重大问题。”

再者,联想到当年邓小平和陈云相继去世后,中共党内曾经出现恢复党主席制的呼声,虽然没有被当时的江泽民采纳,但召集的习近平要远比当年的江泽民更加利令智昏,借强调“核心”的机会,让自己的所有职务都变成“主席”称谓,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如果这还嫌不够的话,习近平为了彻夜闲置李克强,可能会再成立一个“国家财经和计划委员会”,自己亲任该委员会主席。看官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国家财经和计划委员会”,而不是“国务院财经和计划委员会”。

如此说来,未来的习近平将会有五大主席职称!

z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