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壮: 媒体犯错 川普崛起的助因|联合报全世界都正面临威玛时刻

%e7%8e%8b%e5%81%a5%e5%a3%ae-%e5%aa%92%e4%bd%93%e7%8a%af%e9%94%99_%e5%89%af%e6%9c%ac

近60年来,美国媒体曾经犯过三次历史性重大错误:50年代对麦卡锡主义的姑息,本世纪初对反恐战争的无条件支持,及近两年对川普崛起的推波助澜。

2016-11-6

原标题:全世界都正面临威玛时刻

麦卡锡主义戕害美国民主之深,史无前例。参议院的麦卡锡小组与众议院的非美活动委员会,俨然议会专制,政界、学界、新闻界与演艺圈各个领域中,因受议会迫害而造成的悲剧不计其数;那是美国民主的黑暗年代。

但在这个黑暗年代中,美国新闻界却集体噤声不语。有些媒体因被驯化而变成共犯,有些媒体则因恐惧而不得不违背良知屈从,以至于让麦卡锡主义歪风袭卷美国近十年而无人敢挡。

直到独立记者I.F.Stone与电视主播Ed Murrow,因心有所忧心所谓危,勇敢挺身对抗麦卡锡主义后,多数媒体才逐渐改变犹豫怯懦的立场,纷纷加入声讨麦卡锡的行列。但美国的民主基石在麦卡锡主义的长期肆虐后,已呈现断瓦残垣的破败景象。

九一一事件后,小布希政府以反恐为名发动战争,美国媒体又团结在星条旗下。他们无条件服从三军统帅指令,没有人挑战政府官员发动战争的发言,也没有媒体去检视政府文件的真实性,连“纽约时报”也替这场反恐战争敲锣打鼓。

但等到战争告一段落后,美国媒体才突然发现,所谓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根本是白宫炮制的谎言,那些权威人士所透露的权威消息,也都是误导舆论的假消息。到了这个时刻,美国媒体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早就沦为政府操控的战争棋子。

战争结束后,美国媒体进行了一场历史性的大反省。反省媒体为何没从越战与麦卡锡主义学到教训?反省为何误信权威人士而变成战争帮凶?反省为何不敢提出尖锐质问挑战总统?2008年,一本书名叫《So Wrong for So Long》的书出版,更代表美国媒体的集体忏悔,那么严重的错误竟然错误了那么久。

但川普的崛起,却证明美国媒体又犯了历史性错误。对川普的谎言、无知与粗暴,美国媒体最初是基于娱乐价值而几乎有闻必报。从共和党党内辩论开始,每场辩论会主持人也从未对川普的恶言粗口提醒纠正,放任他把政治舞台变成了马戏团;有了麦克风与版面的川普,就像当年麦卡锡一样乱言惑众而不受阻挡。

等到川普连战皆捷后,美国媒体才惊觉搏人一笑的小丑,其实已变成势不可挡的怪兽。许多媒体才开始抛弃娱乐价值,而改以政治价值报导他,才开始从历史大局的变化中去定位他,也有媒体甚至以德国“威玛时刻”(Weimar Moment)来形容川普崛起所带动的政治变局。

德国威玛共和的崩溃,让自由民主在转瞬间突然转向了反自由主义,也让集权甚至独裁的政治人物与政治势力,在变局中趁势崛起。川普旋风袭卷美国,就代表像美国这样的老牌民主国家,也有面临威玛时刻的可能

不但政治面临威玛时刻,知名的“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最近也刊登一篇文章,标题就是“媒体的威玛时刻”,批判美国媒体未察觉川普的威胁,未在第一时间阻挡他所带动的风潮,而让美国的自由民主像30年代的威玛共和一样,饱受摧残也摇摇欲坠。

其实全世界多数国家都正面临威玛时刻,美国、欧洲如此,台湾也不例外。但台湾媒体与知识社群,能从美国历史中学到教训?还是放任姑息,直到那个时刻急转直下,才猛然警觉却悔之已晚?

作者为世新大学客座教授

联合报.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