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惊奇, 美国民主挫败还是胜利?|美国之音

2.0.jpg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这次大选被视为美国多年来剧情翻转最大的一次选举。其过程跌宕起伏,爆料不断,结果更是出人意料,举世震惊。对这出一年多的选举大戏,中国的媒体和民间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尤其是中国官媒的报道评论中充斥着美国民主“乱象丛生”“走到尽头”“陷入困境”等说法。今天我们就先来谈谈,美国这次大选,到底体现了民主的弊端还是优越性?大选出人意料的结果,是对美国民主的挫败还是强化?

2016-11-11 宁馨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 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高级副所长方大为先生,他的英文名字是David Firestein;美国之音记者,社会学家龚小夏女士;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程晓农表示,这次总统大选当中,让川普当选的美国选民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改变美国;而他们所表现的是谦卑的自尊。所谓谦卑,是指他们只要求有机会努力工作养活自己;所谓自尊,他们不愿意依赖政府福利,但希望政府把美国纳税人提供的有限资源优先用于美国国内和美国公民。美国作为民主制度的最大堡垒,三权分立只是其外表上的制度架构,美国民主的核心是它的精神基石,即美国传统的价值观,就是“坚持民有、民治、民享,同时不依恋政府提供的福利”。这次选举当中,两个总统候选人各自支持者最大的差异是价值观:81%的坚持美国传统价值观的选民支持川普,而84%的接受后现代左翼价值观的选民支持希拉里。这次选举实际上是一次价值观对决,最后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占了上风,美国民主制度的精神基石得到巩固。

程晓农说,美国社会里不同群体对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和左翼后现代价值观的接受程度差别很大,受欧洲后现代政治文化影响的左翼价值观的社会载体主要是文化精英和政治精英。他们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在政治上是正确而不可挑战的,几十年来养成了用“政治正确”来引导、支配社会的习惯。在这次选举当中,他们的价值观被美国传统的价值观所挑战。面对半数国民要求改变的强烈心声,部分政治精英和多数文化精英试图保持美国的现有方向不变,于是文化精英操控主流媒体抨击川普,政治精英则用各种移民和福利政策来换取选票。要求改变的民意与精英的自保意图对阵,最后是谋求不变的精英们败北。在年青人和知识分子当中,接受后现代左翼价值观是一种时髦,这次选举的结果使他们的信念被质疑,令他们既愤怒又伤心,以致于发动抗议游行,所以选后许多大学临时停课,让伤心的学生们平复心情。

方大为表示,美国选民在这次选举中发出的信号就是他们对现状不满,希望改变,因此他们选择了一个非传统的政治家,因为他们认为传统的政治家无法解决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这次选举巩固了美国的民主,也巩固了美国人对民主的信心。大部分分析家都误认为克林顿稳操胜券,因为从筹款来看,克林顿收到14亿美金,而川普只有7亿。而且克林顿的人脉都是精英,媒体优势也非常大,没想到无产阶级、蓝领工人左右了选举结果,这充分说明了美国是真正的民主。

方大为说,现在很多上街游行的人不是怀疑选举结果的正当性与合法性,而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发泄他们对川普的不喜欢。但尽管这样,也没有人质疑美国的选举制度和川普当选的合法性,这从侧面也表现了美国人对自己民主制度的信心。

龚小夏表示,近年来全球化导致了上层社会垄断权力、垄断金钱,这是美国选民所不满意的现状。很多人说现在是民主乱象,但其实这才是民主,人民用选票做主。无论是金钱、人脉、媒体、还是舆论,川普都不占优势,但他赢得了选票,这就是民主制度。

龚小夏说,我曾经采访过美国的一个蓝领工人,采访中他说那些精英以为国家是他们的,但我知道国家是我的。很多中产阶级近些年被不断挤压,他们也希望有一个能发展美国经济的总统。美国民主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人内心深处的平等,人格没有高低的差别。

陈破空表示,角逐激烈而充满争议的2016年美国大选,注定载入史册。一个新人,一个门外汉,一个体制外的叫板者,借助普通大众的选票,最终赢得了总统宝座。这是一个奇迹,只有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才能产生的奇迹。试想,类似的人,类似的情形,如果出现在中国,将是何等后果?在中国,体制外的叫板者,不要说当不了国家领导人,更只有进监狱的份。即便在俄罗斯,也难以想象,权力圈子外的叫板者,不要说当总统,更可能遭暗杀。

陈破空说,在美国,当人民厌倦了体制内的政客,却可以选择体制外的新人,这是宁静的革命,再次证明美国民主制度长盛不衰的生命力。商人出身的政治素人川普,在权力、财团和主流媒体的层层防堵之下,一再突出重围,先后击败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建制派,最终登上总统大位,这不仅仅是川普个人的胜利,更是美国人民的胜利,更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完胜。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