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选票的时候, 我们就只能围观吗?|端传媒

2.0.jpg

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地方正慢慢用一种类似的的逻辑、判断标准、思考方式行事,我们却还在用老一套的方式互相拒绝。

题图:图为2016年1月31日,一个人走过艺术家Knowledge Bennett的作品。摄:Mark Ralston/AFP

在中国,对世界局势指点江山滔滔不绝,是见识广博的一种体现。反过来,如果说不出世界局势,不知道候选人的家底和八卦,简直会被人说见识浅薄。所以,作为中国人谈资的美国大选从一开始就不是政治参与而是智力体操。不少人的心态是:说到底这是别人投票选总统,不关我事。没有选票的我们无非就是“吃瓜群众”(袖手旁观)。

但是,只有投票是政治参与吗?

我觉得完全不是。这种除了投票就没有任何别的政治参与的想像,恰恰是最不应该的想法。政治参与的本质,不是高谈阔论投票选领导人,而是数以亿计的社会成员在发现社会问题以后,思考和决定如何解决的过程。

作为世界公民的政治参与

第一个问题:美国的社会问题,中国不用面对吗?

如果你觉得美国大选仅仅是美国的问题,那不妨想一下,美国大选中所关注的那些焦点问题,贫富悬殊、阶层分化、社会撕裂、保守和排外思想抬头,资本垄断操控市场,精英失去和底层的连结,这些情况在中国不存在吗?

阶层分化社会撕裂是全球现象,中国也不例外。

户籍管理就不说了,北京上海最近还发明出“教育控人”,透过让外来打工者的子女上不了学来控制城市人口,房价已经到了年轻人怎么守法奋斗都买不起房子的程度;听不到底层的声音,从强拆,到非正常死亡,从打死医生也不准医生罢工摆灵堂,到你给大学饭堂提个建议都要请喝茶(被谈话)。每个家长都痛恨人贩子和五类车;大量的中国人提到新疆人和少数民族就是一副厌恶和主张排斥;提到农村人和穷人就是谈劣根性谈没素质,谈他们有了钱也是暴发户,没钱就会偷东西;而滴滴优步合并就是资本垄断的缩影。越来越多女生站出来声讨直男癌,也越来越多男生在心底受不了女权但不敢说。

傲慢和失去连接也不是美国精英阶层独有的,中国也不例外。

中国的精英看不懂直播“喊麦”和黑人说唱之间的相似,看不懂小粉红在爱国时候可能在支持的是励志跟创变;罗辑思维所代表的一整个精英群体,不断探讨如何透过购买工具和时间,让自己和自己的子女赢在起跑线上;知识分子还在谈胡适鲁迅杨绛,而创业者的世界里更多是扎克伯格、佩吉和埃隆马斯克。

当我们一直在承受中国种种负面种种焦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很可能不仅仅是中国问题,不仅仅是某个政党,或某种国情的问题,更加是世界性的问题。

我们能不能理解,有很多世界性的力量,现代社会的力量,现代的生活方式,塑造或者加剧了这些问题。比如当全球资本流动,当社交媒体泛滥,当互联网经济成为主流。每一个产品都在考虑自己的“细分市场”,并且围绕这些“细分市场”来打造相应的亚文化来促进消费。这些“细分市场”换一个角度不就是分化社会吗?

当我们一直在承受中国种种负面种种焦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很可能不仅仅是中国问题,不仅仅是某个政党,或某种国情的问题,更加是世界性的问题。

当“细分市场”里面,优先照顾或只照顾有钱人的群体,产品都是做给有消费力的群体,甚至做给奢侈消费群体,那不就是拉大贫富差距,让社会的阶层更加分化更加撕裂吗?这些事情,难道只发生在美国,只发生在欧洲吗?美国人看facebook越看越分化,我们不也天天泡在微信朋友圈里相互点赞?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自己不仅是中国人,而且是世界公民。这不是一个很虚幻的词汇,也不是一个很西方和外来的概念。

如果你明白当下发生在身边的问题,就是你作为一个地球人,作为21世纪的人,在未来将和其余60亿人一起面对,并希望和他们一起努力解决,跨越肤色、国界、宗教、意识形态去解决的。我们能不能约束资本的无限扩张?我们能不能限制滥权或不作为的政府?我们能不能让男性和女性彼此尊重?我们能不能让希望而不是恐惧蔓延,我们能不能保护环境不再急速恶化?我们能不能超越政治正确又能让每个人超越自私?如果你能这么想那么你就能真正进入“世界公民”的立场去看待这次美国总统大选。

所以,在诸多对美国大选作出的评论里,最难的不是跨越信息的阻隔,而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思考和评论。是站在中国大国思维中美大战的立场吗(不少人支持特朗普是因为他上台对中国更有利)?还是站在羡慕别人有选票自己没选票的立场?或是站在幸灾乐祸的立场?你可以说世界公民是一种政治正确,但不相信这种政治正确的人就看不到

这个地球上目前最大的经济体和军事体,在为未来的方向作出选择,而这些选择毫无疑问地对世界将产生深远影响,不仅影响美国,也影响著欧洲,中国,乃至21世纪的每一个现代人。

作为社区社群成员的政治参与

但我还是没有选票啊,怎么办?

请允许我引用发表在《端》的《致不愿接受特朗普的你:What is to be done?》中的一段。

而我们的任务,不能是居高临下的启蒙,必须是最坚实的联结,最有穿透力的动员。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立足于组织建设的行动。我们对政治的介入,不应该只是在深夜、清晨,和地铁车厢里默默刷开手机。真正的行动是为了把人连接起来,让我们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个体。我们不应该再是白天工作,晚上关心政治,而应该从自己深深沉浸于其中的工作场所与生活社区中,开始最基层又最普世的政治变革:发现关乎自己切身自由的斗争,与世界每一个角落素不相识却命运相系的人们的共通性,从而不再仅仅作为一个个孤立的私人,而作为一个个拥有具体的生活和利益的人参与政治。那时,我们手中可以改变世界的武器,就不只是人微言轻的“一票”(尽管许多地方的人连这一票都无法拥有),而是互助、互信、共同创造经济力的强大社群。

如果我们明白,政治的本质不是赢家全拿而输家消失,而是希望越来越多人达成共识,在保护彼此的同时,找到更好的共存之路。那么我们就能理解选票之外,我们还有太多需要做的工作,不是每天赚钱养家糊口才叫工作。

这份工作将会没有酬劳,这份工作需要你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爽,觉得有面子才跟别人说话,这份工作甚至需要你了解未知,了解那些原来你觉得不可理喻,甚至“肮脏”的东西,比如工人、农民、党员……

这份工作对于某些已经从事公益行动的人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他们愿意不分贫富地坐在一起,愿意和邻居,和山里村里的人相处,彼此信任。但是这份工作对更多的人来说还非常非常陌生,哪怕是那些去做慈善“扶贫”的人,他们目前更多地还是出于同情和怜悯,而不是助人自助,连结社群,抚平对立和撕裂。

我们越来越害怕和意见不同的人吵架,但是克服这些恐惧去努力对话,是唯一的办法。不是社交工具先把人群分开,而是找不到共同话题和不愿意彼此袒露的人让社交工具找到了市场。

说服是政治参与,对话是政治参与,协商是政治参与,甚至了解接触更多人的处境,也是政治参与;

讨论公共话题是政治参与,表达不同意见,表达对不同意见的情绪也是政治参与。向妈妈解释为什么自己不做公务员是政治参与,向孩子解释为什么你要和所有的孩子一起玩哪怕对方是不同肤色有不同能力,也是一种政治参与;

和外来工待在一起,和留守儿童待在一起,和医生护士待在一起,和残障朋友待在一起;和同性恋做朋友,和日本人台湾人香港人做朋友,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做朋友;

让自己成为更多人的榜样,让自己成为更多人信任的人,让更多人透过你连结在一起,让更多不同的人透过你变得可以对话,不因为陌生而相互排挤;我们可以讲自己的故事,可以听别人的故事,也可以帮别人讲出他们的故事。

我们可以参与政治的方式太多了,哪怕一票也没有。

理解他人想法的政治参与

一开始我提到,中国人哪怕在极度缺乏信息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滔滔不绝地分析美国大选。这的确是在刷存在感,秀知识渊博;但是,我我不觉得这种意淫是全无意义的,种种评论和观点所折射出来的,是中国人的政治想像,以及对很多问题的看法。

种种评论和观点所折射出来的,是中国人的政治想像,以及对很多问题的看法。

这些想法是真实存在于不少中国人脑袋里面的。哪怕没有选票,这些想法也不可能对现实没有影响。影响现实的方式可以不仅是当官,通过人大的法案或者实行某个政策,影响也可以是关注或者不关注某个话题,转发或不转发某些声音。

很可能这些愿意公开支持特朗普隔离政策和经济为本政策的中国人,日常也不太关心底层社会公义,不会转发血拆,也不喜欢农村人。我只是举个例子,具体关系可能很复杂,我也不想随便对号入座。

当美国人赫然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平时不说话但是投票给了特朗普,中国这边也有无数的中国人发现原来自己的朋友圈里有这么多人公开表达对特朗普的喜爱。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特朗普好玩好笑,或者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有利,更有不少人完全不介意特朗普的煽动性,特朗普的保守政策隔离政策,以及他的大男子主义。

如果我们能明白选总统的过程,即政治参与的过程,是了解同一片天空下的其他人到底想要什么,其他社会成员,社会团体的声音分布如何,了解哪些核心价值一直在坚守或即将沦陷,那么,我们就会知道现在中国类似问题的答案。

中国人对特朗普的态度,折射出中国不同群体的政治想像和意识形态,这种纷繁复杂可能远超我们的想像,也远超中国政府的想像。

无论如何,至少,我们看到了特朗普和他的主张有这么多的中国人追捧,在世界范围内他有这么多的支持者,我们和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度,或同一个紧密相连的地球。

如果我们不接受特朗普所代表的那个未来世界,承认我们曾经自以为是,曾经错过很多;承认过去太懦弱、太自私、太冷漠、太没有行动力、把未来想得太简单;承认一直旁观、一直逃避、一直放弃很多责任、一直付出不够多。

那么,哪怕没有选票,我们可以做的依然很多。

端传媒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