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川普执政 中国戒慎 俄国高兴太早|世界日报

2.0.jpg

川普意外当选总统,令世界各国领导人心惊胆战,不知美国和世界会被带向何方,似乎是“一家欢乐众家愁”。俄罗斯总统普亭第一时间向川普发贺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贺电字斟句酌,表达“合作共赢”期望;德国总理梅克尔贺函软中带硬,暗中警告川普。川普一些极端言论推翻美国传统,如威胁北约和日韩盟国、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等,让盟友和对手都感到忧虑。只有俄国似乐见川普以美国优先、倾向孤立主义的政见,暗自欢庆。但睽诸实际,想看美国笑话的对手国家,都不应高兴得太早。

2016-11-12

对川普上任感失望恐惧的,首先应是欧巴马政府。川普扬言退出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夥伴协定(TPP);这是欧巴马重返亚太战略的关键支柱,和美国抗衡中国的经济联盟。如果TPP落空,美国在亚太可能失去与中国在经济领域竞争的基本盘,欧巴马八年执政想留下的宏伟国际经济计划和政治遗产丢失事小,变成美国经济霸权退出亚洲的开端,就非同小可。

其次,对川普政策彷徨不安的,是欧盟和多数欧盟成员加入的北约(NATO)。川普曾多次重话批北约是“忘恩负义”盟国组成的过时组织,指北约盟国多数在揩美国的油,如果北约盟友不出钱,美国就可撤走保护。如果真按川普说法执行,二战后与美国共同维持欧洲60年和平的北约,将面临瓦解危机。

欧盟各国都在琢磨今后如何与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打交道,担心没有美国保护,有无足够能力应对俄国扩张。川普竞选期间多次批评梅克尔,梅克尔贺函给川普,不忘提“开放的共同价值,诸如肤色、性别、性取向的平等”,两国在这些共识基础上才能展开合作。德国是欧盟的中坚,警告川普的意味十足。

美国亚太最稳固盟国日本、韩国与澳洲,还包括夥伴台湾,都对川普的国际安保负面言辞不安。川普曾暗示,除非日韩同意支付更多防御费用,美国可能撤回对两国的安全保证,甚至撤军。日韩已有研制核武能力,如自行研发核武,东亚势必大乱,颠覆世界秩序,使川普很难贯彻其主张。

选前很多评论认为,中国欢迎川普,甚于对柯林顿的认可。北京其实对川普的外交政策不可测、不确定性更忐忑不安。川普曾威胁,中国控制汇率,要将中国列入操纵汇率国家,对中国商品课征45%惩罚性关税,阻止美国公司将就业机会移转中国。习近平当前施政重心在振兴经济,川普的政策可能阻碍中国经济转型,让中国经济雪上加霜;美中如爆发贸易战,更将两败俱伤。

川普还指责中国南海政策,说中国不尊重美国,将加强在东海、南海军力部署,威慑中国。他多次强调,上台后要增加军费开支、重建军力,以实力谋求和平。包括将美国军舰数量从目前274艘增加到350艘。川普的资深安全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11月7日在“外交政策”发表文章,指美国海军是制约中国野心、维护亚太地区稳定的最重要支柱,中国海军潜舰数量已超过美军部署亚太地区的潜舰,预计2030年中国将拥有100艘潜舰和415艘军舰。

川普重建海军的计划,对中国在东海、南海扩张和主权声索,将造成更大阻力。北京对川普保持谨慎低调姿态,中共智库也提醒,川普可能实施更强力的干预主义。习近平和李克强总理的贺电内容都未见公布,北京暗藏玄机、态度保留。一些分析认为,如果川普落实其强硬、好斗的政见,未来美中关系可能比现在还恶劣坎坷。

唯一对川普当选表现欢欣鼓舞的,可能是普亭。川普指责北约、扬言不惜与中国展开经贸战,或放弃美国的世界警察角色,倾向孤立主义的发言,对普亭都是莫大鼓舞。川普反对军事同盟,如美国削弱中国经贸优势,对遭受欧美制裁、经济衰弱的俄国都是福音。美国不称霸,普亭的帝国梦就有新机遇,也可甩掉美欧因克里米亚公投和乌克兰问题对俄国的经济制裁。

总之,川普当选后正快速修正主张,幕僚很多是传统大美国主义鹰派,不可能坐视中俄凌驾美国。他的政策可能让盟国疲于应付,但对手国家更可能应接不暇。现在就窃喜美国将撤退消落,可能是白欢喜。

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