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 没收达赖喇嘛法像的愚民政策与暴力|动向

%e6%b2%a1%e6%94%b6%e8%be%be%e8%b5%96%e5%96%87%e5%98%9b%e6%b3%95%e5%83%8f%e7%9a%84%e6%84%9a%e6%b0%91%e6%94%bf%e7%ad%96%e4%b8%8e%e6%9a%b4%e5%8a%9b_%e5%89%af%e6%9c%ac

最近海外媒体上出现了一张照片,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一个叫做“文化综合执法大队”的国家部门所下达的“在全县收缴违禁达赖画像的通知”。来自藏区的类似消息时不时地出现在海外媒体上,一会儿是某地政府默许民众持有达赖喇嘛照片,一会儿是政府禁止和收缴达赖喇嘛照片而和民众发生冲突。事实上,中国政府不让民众拥有和展示达赖喇嘛照片和画像而天天在和藏人发生冲突,围绕着这个矛盾,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面是愚民政策,一面是国家暴力,两者紧密相依,缺一不可。

2016年11月号第375期

Image result for 达赖喇嘛法像

图:四川甘孜州炉霍县政府下令收缴达赖喇嘛法像

  藏区的达赖喇嘛照片

前不久有一位英国朋友问我,为什么中国政府那么恨达赖喇嘛?我说我不知道,我至今没有听到谁说出过一点点令人信服的理由。这个问题的答案得问中国领导人,可惜他们也从来没有向全世界解释过,中国政府有什么理由那么敌视达赖喇嘛。中国的大部分汉人对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一无所知,因为政府多年来以严厉的惩罚手段禁绝民众接触有关达赖喇嘛的任何信息。西人有谚:你吃什么就成为什么。人的大脑和心智受信息的影响,你接受什么信息,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就是愚民政策源远流长的原因。几年前我在中国大陆探亲期间,试着给那些自以为是地批判达赖喇嘛的人看达赖喇嘛的照片,没有一个人能认出达赖喇嘛,因为他们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们也从来没有听过、读过达赖喇嘛的讲话。这种闭塞而不觉得闭塞、愚昧而不知道愚昧的状态,只能用“可悲”两字来形容。

但是,在藏区,在藏人那里,情况恰好相反。

几年前我在四省藏区旅行的时候,曾经走进偏僻草原上孤零零的藏人家里。藏人家里最高最敞亮的房间是他们的佛堂,也是一家人吃饭的地方。在房间的正中央,总是供奉着大幅的达赖喇嘛彩色照片。我打开手机给他们看我采访达赖喇嘛的照片,他们一边啧啧称奇,一边隆重地将手机举过头顶,触额表示顶礼,轮流传看。他们对此一致赞叹,说我是非常幸运的人,竟能见到达赖喇嘛尊者,竟能坐在达赖喇嘛身旁。这对藏人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藏人认为,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是慈悲和智慧的象征。五十多年来,中国政府在藏区对达赖喇嘛展开的污名化宣传从来也没有停顿过,但是丝毫不起作用。在藏人的家庭里,达赖喇嘛的照片就像佛陀释迦牟尼的佛像一样。在广袤的藏区,星罗棋布的寺院是藏人的精神家园,即使是在中国政府的严密监控下,在寺院大门口甚至寺院里设立了公安派出所,僧尼们仍然悄悄地供奉着达赖喇嘛的照片。中国政府强令寺院成立所谓“寺管会”,以便对寺院落实政府的命令。这些人其实也知道寺院里供奉着达赖喇嘛,但他们并不卖力地企图杜绝僧人对达赖喇嘛的敬拜,因为他们知道人的内心世界是无法禁绝的,他们也犯不着和僧众作对,惹起众怒。他们多数时候是睁一眼闭一眼,主要是应付上级检查,在上级或公安到来之前关照僧人暂时把达赖喇嘛照片收起来,平时不要放在太明显的地方,尤其是旅游热点的寺院,不要引起汉人游客的注意。我在藏区朝拜寺院的时候,只要我适当地问起,都能在寺院里找到达赖喇嘛的法像。

这些达赖喇嘛照片来自何处呢?炉霍县的这份通知里透露,炉霍县的各类大小商店里,有百分之四十供奉着达赖喇嘛的法像,根据我在藏区的观察,实际上这个比例只会更高。二十多年前,达赖喇嘛的照片必须从境外带进去,于是西方游客的西藏旅游攻略中有这样的经验之谈:带上几张达赖喇嘛的照片,在合适的场合拿出来,能当场交上藏人朋友,帮你解决旅行中的大问题。现在普及了互联网和高清彩印机,要得到达赖喇嘛的大幅彩色照片,再也不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是中国政府无力禁绝的了。

  相由心生,心之所倚

唯物主义者或许会认为,藏人对佛祖的敬仰,对达赖喇嘛的崇敬,只是由于缺乏科学的愚昧。他们或许指望通过向藏区引入现代科技,就可以让藏人渐渐地淡忘达赖喇嘛,指望普及科学教育的同时也能普及唯物主义。让中国政府无法理解的是,经过几十年的教育宣传,藏人的佛教信仰和对达赖喇嘛的爱戴依旧,他们就想,多半是藏区人口分散,藏人生活贫乏,精神上需要崇拜一个偶像。那么,给他们换一个神像来代替,就可以转移他们对达赖喇嘛的追随了。

于是,中国政府一度制作了大量印刷精美的毛邓江胡四领袖像,无偿送往藏区,要求藏人在家里和寺院里张挂国家领袖像。中国政府还发现,凡是有藏人的地方,都会在房顶、帐房、河流、山顶等地方悬挂经幡,风动幡舞,十分壮观。他们就制作了大量五星国旗,送到藏人家里,规定必须竖在房顶上。于是,靠近公路的藏人村寨里,一度出现了家家升起五星红旗的“爱国景观”。

唯物主义的中国政府没有想到的是,藏人是佛教民族,他们有自己的认识世界的方式,他们相信,相由心生。达赖喇嘛的法像是藏人所秉持的慈悲理念的象征,是藏人在精神上的依靠。藏人有丰富的精神世界,这一套强迫加引诱藏人改变精神世界的做法,最后都只会落得一个笑话的结局。

  愚民政策必以国家暴力为后盾

中国政府的这一类政策,是半个多世纪来愚民政策在藏区的扩展延伸。

愚民政策是专制政权对人民心智所实行的必然政策,是对人类智慧的藐视和嘲弄。凡愚民政策,必然以暴力为伴随措施,否则是不可能奏效的。

在西藏问题上,中国政府长期来严密地封杀信息,将单方面的捏造、歪曲、污蔑达赖喇嘛的宣传灌输给中国民众,而对任何有可能将真实情况透露给境内中国民众的途径,都加以严厉惩罚。在中国境内,达赖喇嘛的照片、达赖喇嘛的书籍、文章、视频等等,包括达赖喇嘛的佛教弘法,都是“违禁品”,一旦被发现,不仅被没收,当事人还会遭到残酷的惩罚,丝毫没有法律保护可言。国际社会长期来难以相信,在中国境内,持有一张达赖喇嘛的照片,是有可能使持有者进监狱被监禁的事,然而这正是境内的真实情况。愚民政策的背后,国家暴力在肆虐。

炉霍县被披露的这个通知,只是给国际社会提供了又一个证据而已。

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