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伪选举": 没有搅局者, 只有庄严的投票|纽约时报中文网

19.jpg

热闹的美国大选之后,中国人也举行了自己的选举。地方人大选举中,没有各种辩论和媒体攻势,只有政府的严密监视;独立候选人被视为威胁,排除在外。

赫海威 2016年11月16日

选举投票箱,摄于本周二。每五年,政府就会鼓励公民投票选举地方人大代表,但这种民主徒有虚名。

他的表现犹如一个民选的侯选人,平易近人地为大家解决问题,在垃圾遍地的街头清除狗粪,试图杜绝非法停车现象。

但在当局看来,73岁的张善根是一个威胁,企图削弱共产党的领导。张善根是本周二北京举行的地方选举的候选人之一。

北京选举的官方海报。右边的海报敦促选民“投下神圣庄严的一票”。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周在北京,治安人员阻止记者拜访独立参选人刘惠珍。当局派出几十人跟踪刘惠珍,组织她和选民见面。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中国政府为张善根的竞选活动处处设置障碍,派出警察恐吓他及其支持者。张善根说,在上个月的一次大型集会前夕,当局将他赶到了800英里(约1300公里)之外的一座城市。

“所有都是政府操纵的,”本周二他在北京的家中接受采访时说。“他就怕群众全都醒悟过来。”

本周二是北京的选举日,有数以千计的地方人大席位将在选举中产生。在社区中心和派出所外面,官员敦促人们“珍惜民主权利”和“投下神圣庄严的一票”。

但在选举之前,并没有出现任何辩论、市政厅式的论坛、社交媒体口水仗,以及民主参与的其他标志。

相反,政府的做法是恐吓、欺压、拘留活动者、没收竞选材料。习近平主席自2012年上台以来,大力打击威胁共产党统治地位的活动,严厉对待民主倡导者,力图限制西方的影响。

有一群人数不多但坚定的活动者,多年来一直努力改变现状,对他们而言,选举的结果往轻里说也是令人失望的。

“我肯定选不上,”66岁的高昌奇是一名退休的建筑技术员,他在北京参选,他说结果被警察拖走了,“我们国家的体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尽管共产党在中国垄断了权力,极力限制异议,几十年来,政府也允许地方一级进行选举,因为它渴望向全世界表明中国也有民主。

每五年,政府就会鼓励无犯罪记录的18岁以上公民——今年约有9亿人——为最低级别的立法机关地方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代表。选举分批进行,到年底,中国大约有250万个这样的代表将被选出。

但这种选举的民主只是徒有虚名。党已经选择了它青睐的候选人,没有留下搅局的余地。即使在候选人当选后,由于中国决策的集中性质,这些人的权力也会受到严格限制。人们普遍认为,立法机关是习近平和共产党的橡皮图章。

近年来,活动人士与学者纷纷敦促政府放宽对地方选举中竞选的约束,给人们一种表达挫折的方法。

北京理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要允许所有合格的公民都能竞选人大席位,形成一个真正的立法过程,这对保持中国的稳定至关重要。

“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改革的必要途径,”他说。“如果把这个途径都给堵死了,未来的社会稳定其实是很难实现的。”

然而,共产党一直不愿改变做法。2011年,独立候选人利用社交媒体概述政策提案,召集支持者聚会,而政府对此进行了干预,对志愿者发出威胁,并拒绝在选票上增加独立候选人的名字。

今年的选举是习近平当政以来的第一次选举。在其任内,对公民社会的控制更加严格,对异见者的态度更加严厉。在过去几周时间里,当局发起了一场影响深远的运动,在全国各地严控未经批准的候选人,一些人遭到软禁,另外一些人被禁止参选。

上海的选举是在本周三进行的,据媒体报道,有几个活动者为一名独立候选人分发传单时,遭到了上海警方的拘留。

在中部省份湖北的潜江市,活动人士在采访中说,有警察尾随他们,阻止他们与选民交谈。

50岁的伍立娟曾是银行员工,现在是一名人权倡导者,她说警方叫居民不要理睬她,不要投票给她。她称赞美国的政治制度,认为中国的选举应该更加透明。

“我们是伪选举,”她说。“他公开说让你选举,但是又不让你选举。你不能说官员的缺点。不敢骂领导。”

中国的新闻媒体尽量避免对人大选举进行讨论,仅仅发布了投票日期和相关准备活动的基本信息。

北京今年有70多个独立竞选人,本周二,其中十几位到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办公地点投诉,虽然他们也承认,这样的抗议可能没有什么效果。

建筑技术员高昌奇表示,尽管受到中央政府的阻挠,活动人士还是会继续推动中国的民主与法治。

他援引了鲁迅的话,后者被认为是中国现代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受到民主倡导人士的喜爱。

“鲁迅曾经说过,‘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高昌奇说。“只要这还是在法律范围内的,我们就还会继续争取参选我们这儿的人大。”

在距离天安门不远的一片小区,参加地方选举的退休人员张善根表示,因为决定挑战现有体制,邻居们开始把他和70岁的妻子、同样参选的郭树梅看作被社会遗弃的人。

他们称共产党的代表触不可及、难以接近,指责政府没有尽力解决人口过密和污染等问题。这对夫妇试图代表的这个社区有大约1万人口,他们挤在几个人口密集的街区内。

在外面的街道上,政府张贴的海报呼吁居民“选好代表为人民”。

郭树梅表示,如果身体状况良好,她计划在2021年再次参加竞选,哪怕当局不让她这么做。“如果警察再来,我就告诉他们,你们把我们今年的努力给破坏了,咱们五年后再见。”

选举那天,张先生和郭女士待在家里,拒绝去投票,以示抗议。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赫海威@HernandezJavier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