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 中共“中纪委”就是“锦衣卫”|北京之春

5.jpg

最近听说“锦衣卫”似的中纪委要对拥有600万资产的人们进行广谱调查,这种行为表面上,是能更多地清理不公的获益者,却更加能恶化中共国的经济体。常言道:不作死不会死,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也只有共产党人自己想得出来。

2016年11月号

中共在独裁统治下,没有几件稀奇古怪的事件,来弄出一幕骇世惊俗的市景,那是不可能的。凡是独裁统治集团,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越会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件,处处偶现。就如同中共国的维权人士,越来越多,到了中共流氓当局,无法摆平的程度,恶性循环着一样,不会因为自己的不思变通,而能从根本上解决好社会所发生的,根本性质上的,比较实际的、客观问题。

在中共国维权的路上,还有一位中共张姓师级少将,因为在广州军区做装备部部长期间,由于敢于公开顶撞、中共41军司令长官反被关入收容所一年、到了今天依然还在维权的程度。其根本原因,就是他看不惯腐败了的司令,在他的视线内,倒卖公共财物,或者说在司令官倒卖公共财物时,他本人没有什么好处而产生了高度不满。

要说这位少将,能爬上将军的宝座的确不太容易,但在独裁体制里,即使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等几条大鳄,都能被无名状地成为囚徒,却是很容易的事情,何况一个中共少将?

腐败集团里的腐败司令,倒卖军中公物,是为了多一些可利用的钱财积蓄与消费,其中账单上,不乏天文数字行贿的用项,这是独裁腐败统治下,必须的自然行为。而这位张卫东少将,却不识时务地给予揭穿,已公然地犯了挑战独裁特权的大忌。由于此,被无理由地开除公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张卫东在那腐败成风气的年代,怎么也能坐上少将这把交椅。导使鄙人也就彻底动摇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通常逻辑。

维护权利,在独裁统治下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几乎都是正人君子的人们,受到无辜的迫害与玷污。这是因为,歪人奴子当道的社会里,这又是必然的社会演绎。尚到了,习近平依旧做大独裁者的今天,人们渴望得到,平等公正的对待,却弄不明白,原本就是邪恶行径的习共当局,怎么会站在你们的角度思考问题?或容得下下人与其一样拥有特殊的权利?原本就是,一群小百姓,在不公平的社会里,还祈想公平,又是多么地不识时务。

回过头来,又令我们看到,中共在这习王统治时期,所进行的反腐运动,其本身就是十分错误,导致了一大批也已腐败了的共产党人,很多的不得不成了囚徒,又更加恶化了中共国的经济体,中共的锦衣卫,并似如那入了林的猎人,一枪虽然击中了目标,反把众多的林中鸟惊飞了一大片,导致了不仅国库空空,民间也是空空如也。直接造成了损人不利己的恶果。

要说抓捕腐败分子,在集权统治下,其本身就不是最明智的手段,因为,整个中共流氓集团,都是腐败分子,抓谁不抓谁地令许多被抓的不服不说,看懂自己所该如何开溜的利益集团中的多数人,几乎都溜之乎也,换言之,任由锦衣卫的中纪委再去大抓,能抓得过来吗?反而惊飞了那么多的社会精英,给中共国制造的人才与财富的损失十分地严重。这也是习王自取灭亡的一大败笔。

但是,心智一般的共产党人,也只能如此解决问题。特别是,习惯于树敌的共产党人,除了增加更多的敌人以外,就是搞得中共国社会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哀鸣遍地,灰头灰脸的人们越来越多,几乎没有三者道路可走。

最近听说“锦衣卫”似的中纪委要对拥有600万资产的人们进行广谱调查,这种行为表面上,是能更多地清理不公的获益者,却更加能恶化中共国的经济体。常言道:不作死不会死,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也只有共产党人自己想得出来,因为他们的路只有这样走,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取代成为囚徒,并不是为了国家复苏,而是不得不清除异议分子的无奈之举。

中共独裁者,虽然更能导致出更多的经济危机不是什么悬念,但是,作为流氓成性的共产党人,除了清理异议外,已别无可做的事情了。

中纪委,读音应该就是“锦衣卫”。 也是说,习共独裁统治下的社会问题不是利用合理的监督, 合理的法制,而是利用“锦衣卫”似的“中纪委”四处弄人,在这方面,不论它自身怎么搞,也不会消除自身上的险境。

原本,在文明国家里,反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里原本就是民主国家,容不得腐败贪污行为,也没有几个公然去做这蠢事。而在原本就是腐败成气候的中共国,大家都是腐败分子,抓一批打一批,恐吓一批,保护一大批,漏网一批,逃跑一大批,现已大大地伤害中共国的经济体系。事实就是如此,反而震慑不了几个人。

有人说,共产党不反腐亡国,反腐亡党,总之怎么做都会丧失政权,只是来得快还是来得慢的问题。而笔者今天开始质疑,如果中共缓慢一下自己的自相残杀,继续抱团取暖,也有可能使中共的迅速死亡变成暂时再生。

任何时候,要说解决实际问题,顺应时势是最高明的政治决策,但让独裁者们怎么去想,即使想坏了脑门,也想不好,只有具有前瞻意思的局外人,才能领会如何顺应时势,如何具有解决客观现实问题的能力。

同时,必备的环境又十分地重要!

原本,当局最愚蠢的是,反腐不得官心,也不得民心。旧官是捞饱了喝足了,正为不择手段获取的官位与利益沾沾自喜,可来个反腐,就要让他们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不仅是吐出来,还有坐牢的风险,不仅如此,令他们更怕的是,说不定,今天活得好好的,明天不知道是否要跳楼?或动作慢了不由分说地被投入监狱?

同时间,老百姓只见贪官一个个陆续落马,不见什么好处,反而连累受害,经商的做工的,都领教了钱难赚,工难做,大家都没有生意,市面冷泠清清,单位除公务员外,基本上都经济低迷到放假,开不出工资来,农民工陆续地离开城市,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去无所收益。

作为一个需要经济收入的普通人,一个普通家庭,突然断了经济来源,甚至是被迫成为共产党的敌人,老无所养不说,年轻时也没有什么可做,出来了校门,直奔家门,这样的社会,还不出现自然分化吗?更且,习共抓来弄去的,不都是在演绎自相残杀的过程?况且手抓顺了,最后还不是自己也被抓、被自杀的结局?

我们都看到了,在独裁制度里,没有什么和谐的先天条件,只有徒增更多的仇恨,导致了这个国家内乱不止,不得不使赵家面对人民舞枪弄棒的被孤立在群体之外。

作为群体进行社会活动的人们,如果不是互相容纳,而是互相排斥,那么这个群体就会出现许多不必要的矛盾,产生出更多的、互害的人际关系。这样的社会就无法和谐,无法稳定。何况,几乎没有社会生存基本保障制度的中共国,不迅速地产生质变,怎么可能呢?

达从胡锦涛时期,就大力推动和谐,到了今天也和谐不了,其根本原因,从上至下,不是互敬互爱,而是互讦互害,这样的攻略结构,就是任何一个人做皇帝,或做总统,也不会不产生悲剧。

可以这么说,形成了互害关系的国度,只能产生恶斗,最终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只是有点快慢的区别。

我们看到了,中共国内,不论是谁,自以为“好点不多”,“坏点不少”的人的确是多数,这种人,骨子里,总以害人自利为方针,不在乎形成团体铁哥们关系,更不接受志同道合才更利于获取更多实际利益的智慧。这种人,只能是孤家寡人,成不了气候。还能更多地制造社会动乱。

共产党人,无不是好点没有,坏点过剩的流氓团伙,他们不仅杀戮无辜的民众,甚至对自己人也一样的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因为他们骨子里流动的就是唯我独尊、自高自大、其他皆为我所用的毒素污浊。至于别人的利益,那是不管他事,可有可无。

也就是说,习共一方面解决不好社会存在的许多问题,一方面,又继续制造着更多的社会问题,导致了更多的人不得不维权,不得不憎恨这个独裁体系,甚至憎恨这个社会。而那些继续维权的人们,就是一群不识时务的人,他们看不到的社会问题就是习共只要独裁制度不变更,他们实际利益就会永远地丧失。

——虽然不否认,这种维权运动,有利于社会进步,就如同南方街头运动一样,起到了一定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作用。

一时间,中共又有一奇葩的就是不用宪法来治理,反而弄出个中纪委来别出心裁来,这个中纪委要说起来就是明朝的锦衣卫转世,其凶狠恶毒猖狂,不亚于原身,其手段也是不差伯仲。只不过,所演绎的杀戮变了一些形式,但依然阻挡不住腐败死亡的厄运,并且,公开的腐败依然沉重地压榨着中共的阳寿,使这个原本就是鬼魅化身的共产党总是不能吸收正能量地使自己的未来有些阳光灿烂的岁月。

如今的中共国内,到处都是鬼影绰绰的武夫要挟着社会,装甲车载着持枪的武警招摇过市——至于枪里没有子弹的事,路人皆知。那是因为,这个流氓中共十分清楚,老百姓所用的锤子镰刀棍棒,根本动摇不了邪恶的独裁者统治,到是这些原本就没有立场、只有利益的武夫,稍不留神,才是其最大的死亡威胁。

不是吗?武昌起义敲响了清朝的丧钟,今天的共产党由于没有民心,自己还在内部恶斗,岂不是四面树敌、自取灭亡的套路?

美国的新总统马上要粉墨登场,他的国际意思虽然差了许多,但是也不能让习共过多地乐观,毕竟,意思形态的悖异总要有些冲突。过去是公开的围堵阻截,现在改变了一些政治方略,在经济上会给中共来个釜底抽薪。总之,对于中共都不是什么喜讯。

但是,习共再不悔悟的话,也只能走向使命的终点。虽然有其走向民治的矛头,但历来鄙人就不相信一个仅仅为了自己利益独裁的大独裁者,会在意思形态上完全转变过来?所以,鄙人从来就不看他们的虚招,而是寄希望于国人的良知到来,从根本上动摇独裁统治的根基。

2016年11月16日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