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强拆杀死村官, 农民贾敬龙被处决|纽约时报中文网

5.jpg

在公众和法律界的呼吁声中,中国政府执行了对贾敬龙的死刑。贾敬龙因抗议强拆,怒杀村官,酿下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又一悲剧。

OWEN GUO 2016年11月16日

中国当局周二表示,他们对一个住处被拆除后杀死一名村官的农民执行了死刑。数月来,公众表达了对这名农民的极大同情。

30岁的贾敬龙在北部省份河北的省会石家庄执行死刑。去年11月,他被判处死刑。新华社报道,本周二,他获许与家人进行了短暂会面。

虽然对贾敬龙的审判集中在罪行的残酷上——他用射钉枪击中官员何建华的后脑勺,将其杀害——但事情起因是贾敬龙的住宅遭到拆除,这引发了众怒,认为这是政府对弱势群体的又一次轻视。

为了一个新的房地产项目,贾敬龙的三层住宅楼在2013年5月遭到拆除。中国媒体报道说,他父亲同意拆迁,以换取地方官员承诺的补偿和一套新公寓,但贾敬龙拒绝遵守协议。不过,他的住宅还是遭到了强拆。

拆迁后不久,贾敬龙的未婚妻取消了原先计划的婚礼。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贾敬龙上访,指出他反对拆迁,称补偿金额不足,据其家人说,这些活动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他忍无可忍。2015年2月19日,他射杀了何建华。

这起谋杀和随后的审判让人想起中国快速城市化的很多不良后果。房屋强拆一直是近年来全国各地抗议活动的主要起因。已经有数十位农民采取自焚这一极端方式进行抗议

在死刑执行前的一次简短电话采访中,贾敬龙的姐姐贾敬媛说,她弟弟“也是受害者”。

强拆还暴露了中国尝试改革司法制度过程中的断层线,近年来,在社会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这一话题成为了热点。中国农民受教育程度有限,处在社会最底层,他们往往发现司法制度不管用,而且不公平。律师和学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本周一,12位知名法学家和律师联名致中国最高法院的一封公开信在网上公布,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没能反映出地方上的腐败和贾敬龙的认罪悔罪情节。公开信称法院对“基础事实”的认定存在“重大错误”,呼吁停止对贾敬龙的死刑执行。

这封信说,缺乏公正的司法系统,任由一个“恶政”践踏居民权利,“激起社会最底层的民怨民愤,群体信访和暴力抗法事件层出不穷。

签署请愿书的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在电话采访中说,他对死刑执行感到失望。“我认为最高法院已经做出了决定,尽管引起了社会抵触,但要扭转它非常困难。”

在死刑执行的前一天,共产党控制的《人民日报》在一篇观点文章中批评了这封呼吁信,称法院不得在面对公众愤怒时退缩,并批评这封信带有“偏见”,脱离现实。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尽管官方试图平息公众对死刑执行的愤怒,但这种抗议还是可能对中国的死刑制度产生一些影响。

“公众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看到不透明的死刑制度,看到律师为客户正当辩护、获得法律文件和证据、让人听取他们的观点有多么的困难。”他说,

他还表示:“法院的这个裁决受到了严格的审视,很可能迫使法官在未来变得比较克制。”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