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从川普智囊看美国对台政策|民报

5.jpg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全世界跌破眼镜。很多人担心美国可能改变传统的对外政策,尤其影响依赖美国安全保障的台湾,认为台美关系“难以预测”。但从共和党党纲和川普的智囊人物来看,很明显,下届美国政府的对台政策会是有利台湾的。

题图:取自维基百科,图左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当选人川普(Upload: Gage Skidmore / CC BY-SA 3.0),图右为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Photo: Jason Bedrick / 公有领域)

2016-11-15

首先来看共和党党纲:
今年七月共和党大会由2400名代表通过的党纲,就美台关系提出四项原则:

一是确定美台关系基石是《与台湾关系法》(没有提一中政策),美方将信守雷根总统提出的《对台六项保证》;
二是台美双方共享四个理念:民主,人权,法治,自由市场经济;
三是关于台湾未来的任何方案,都需要获得台湾人民的同意;
四是如果中国违反上述原则,美国将协助台湾自我防卫。

上述四项原则中,跟以往最不同是,1982年美方口头提出的《对台六项保证》(今年五月首次在美国国会变成文字法案),过去34年来,第一次被写入共和党党纲,意义重大。

据党纲起草委员会主席、前美国副总统钱尼办公室亚洲安全顾问叶望辉(Stephen Yates)所披露,这个党纲是川普的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委员会一起制定的。所以川普就职总统后,美国下届政府的对台政策,基本会在这个框架之内。

同时这个共和党党纲,也是过去多年来对北京谴责最严厉的,提到中国21次,基本都是负面的、批评的。包括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提出荒谬的主权要求”,持续操纵汇率,侵犯知识产权,拆毁教堂,镇压宗教自由,放纵北韩等等。结论是:“中国的表现,否定了本党上一份党纲中对于未来中美关系的乐观预期。”

这份共和党党纲,是强烈反共的雷根总统时代以来,对中国最严厉、对台湾最友好的一份。由此可预见未来美中台关系的大致轮廓。

除这份党纲之外,从川普的主要智囊和用人上,也可明显看出下届美国政府的亲台倾向。

众所周知,在川普的整个竞选过程中,他被很多本党的重要领袖排斥。但一路力挺他的有两名共和党大将:一个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一个是前众议院议长金瑞契。《纽约时报》等媒体提到这两人时,把他们称为“川普的代理人”。从这两人的理念和经历、他们对川普的影响,也都可看出川普政府的对台政策趋势。

前纽约市长 朱利安尼

朱利安尼曾在九十年代做过两届八年纽约市长。在他之前,纽约在无能的市长丁勤时主政下,失业率和犯罪率火箭般飞升;一百多万人领取救济金(纽约人口七百多万);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被颜料涂鸦,汽车被盗被撬更是常事。当时民调显示,三分之二以上的纽约人说,如果有条件,他们想搬离纽约。

朱利安尼当政后,大刀阔斧改革,严厉打击犯罪,严控乱撒福利,纽约发生惊人变化。凶杀率、汽车被盗率、枪击受害者率,都下降70%以上,抢劫率下降了68%。连续6年,纽约被FBI连续评为美国最安全的大城市之一。领取福利救济的人,也比丁勤时政府时少了70万人(占三分之二)!朱利安还把原来纽约市的23亿美元赤字转为10亿美元盈余。《时代》周刊说,纽约市在朱利安尼八年领导下的经济成长,等于过去的30到35年!尤其纽约遭911恐怖袭击时,朱利安尼市长临危不惧,亲临第一线指挥,更获好评,当年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从朱利安尼可以看出,一个观念正确、有能力的领导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一个地方!

朱利安尼还以坚持原则、强烈反共、支持台湾著称。在911纪念死难者的开幕式上,也挂出中华民国国旗,虽遭中共一再交涉抗议,但朱利安尼就是不理。当时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总理朱镕基在访问纽约时,朱利安尼都拒绝会见,宁可不要所谓“商机”。而陈水扁总统访问中南美国家,仅仅是过境纽约,朱利安尼却一早就赶去其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探望拜访。报导说,两人还大谈棒球,互动热络。

对中国的民主运动,朱利安尼也力挺声援。当年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被流放到美国时,朱利安尼亲自接见,给他纽约的金钥匙,授予荣誉市民称号。报导说,每到农历新年,朱利安尼会见亚裔领袖时,魏京生和台湾驻纽约的领事(经文处长)都在受邀之列,毫不顾及中共的不悦。

朱利安尼的另一惊人举动是,在联合国50周年庆典时,纽约市政府为各国领袖举行了一场音乐会,当得知柯林顿总统请的客人(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也在剧场时,朱利安尼派人把他“请”了出去,说纽约市府没邀请他,他从别人那里拿到票,也不可以。如此明确抵制支持恐怖主义的巴解领袖、当众给他难堪,是绝大多数政客都没胆做的。

朱利安尼是一个远比川普更适合当美国总统的人!如今,这个朱利安尼是川普最密切的战友和智囊之一,他俩关系好到“哥们”程度:在川普胜选第二天,这位准总统给十多个国家元首打了电话,第一个是打给爱尔兰总理Enda Kenny。《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说,这是因为爱尔兰驻美国使馆与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的友好关系。在这种小事上,川普也要特别回报他的老友。

目前美国媒体报导说,朱利安尼可能出任国务卿(或检察总长)。无论他出任哪个位置,都会影响川普的对中、对台政策。他绝不会亲共,这是可以确信无疑的。

前众议院议长 金瑞契

川普的另一个好友,也是在竞选过程中一路力挺他的共和党重量级理论家、前众议院议长金瑞契(Newt Gingrich)。他自雷根时代就在共和党内相当有影响力,曾领导共和党赢回众议院,被视为一场革命,所以在党内辈份和资历都很高。他在上世纪末离开政坛之后,多年来都是福克斯电视台的主要评论员,而且著书立说。他对保守主义理念有宏观并深刻的认知,对各项政策议题都如数家珍。他的观点影响了众多的美国民众。

在共和党总统初选时,民调显示有24%的共和党人说,如是川普代表共和党,他们将“叛党”投票给希拉蕊或放弃投票。但最后选举结果,据CNN出口民调,川普赢得90%的共和党选票,叛党投给希拉蕊的只有7%。而民主党方面叛党投给川普的有9%。这个变化,与金瑞契这种颇有影响力的保守派大将一路力挺川普有关。

在中、台问题上,共和党一路都比民主党更挺台湾,这跟他们传统的反共理念在一个轨道上。金瑞契更是以亲台湾著称。1997年,在台湾直选总统的第二年,当时担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的金瑞契,访问日本后,不顾北京抗议,直接到台湾访问,跟李登辉总统午餐。他是唯一在任期间访台的美国国会议长。在启程赴台前,金瑞契在东京记者会上宣布,如果台湾遭到中共攻击,美国将会出面防卫台湾。这样明确坚定的表态,令当时的柯林顿政府颇为尴尬。

目前金瑞契也是国务卿人选之一。但不管最后在哪个位置,他都将对川普的内政外交颇具影响力,其对台政策更是不言而喻。金瑞契卸任国会议长后曾公开主张,台湾有资格加入联合国。

Idaho州共和党主席 叶望辉

在朱利安尼和金瑞契两人的背后,有一位很熟悉台湾事务,并非常亲台的幕僚叶望辉。叶望辉当年曾到台湾南部(台南)布道,学了汉语,会讲一口流利中文。2008年朱利安尼参选总统时,叶望辉是他的亚洲事务顾问,两人关系密切。2012年金瑞契参选总统时,叶望辉是他的幕僚团主任。再加上叶望辉曾任前副总统钱尼的亚洲事务顾问,可以强化川普团队与钱尼派系的关系。目前为Idaho州共和党主席的叶望辉,是这次共和党党纲的起草人(把台湾单独列章,力挺台湾)。所以叶望辉很可能是未来强化美台关系的独特推手,其作用不可估量。

前副国务卿 博尔顿

第三个呼声很高的国务卿人选是现年67岁的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与金瑞契等一样,也是著名鹰派,曾在小布希政府做过副国务卿,后来布希总统为避开左翼民主党的杯葛,利用技术手段,绕开国会(听证),直接任命他为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

博尔顿是国际问题专家,也是福克斯电视台评论国际问题的常客。他在北韩问题上态度强硬,主张严惩平壤。在台海问题上,他主张美国应通过打“台湾牌”来牵制北京的扩张。他对中共强烈批评,关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以及西藏人民被迫害的现状。

现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 寇尔克

第四个入阁呼声很高的,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参议员、现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寇尔克(Bob Corker),他也是知名的鹰派,早期跟川普一样从事建筑业,非常成功(田纳西州两家最大的房地产公司都是他拥有),后投身政界,当选(并连任)联邦参议员。他也是力挺川普,在造势大会上川普介绍寇尔克时说,他是“受每一个人尊敬的人”。他曾进入川普挑选副总统的短名单。

寇尔克也是亲台派,多年在国会推动《对台六项保证》成为法案。今年五月,在蔡英文当选总统、民进党重新执政之际,在寇尔克等人的推动下,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新的法律,宣布对台政策基石是《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并首次把六项保证变成文字(法案),载入国会记录。

请大家记住,共和党的鹰派,在中、台问题上,是清一色力挺台湾的。而且,会讲汉语且清晰明确力挺台湾的美国学者(诸如叶望辉、谭慎格、章家敦、林蔚,金德芳等)也都是清一色的共和党人。这点很值得倾向民主党的台湾人去追究一下为什么,更值得倾向共和党却坚决反对台独的中国人去追究一下为什么!把这点搞明白了,你的全部政治理念也清晰了。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 蒲博思

第五位被川普器重者,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蒲博思(Reince Priebus)。川普因在党内初选时出言不逊,得罪党内一些重量级人物,在共和党党代会要确定总统候选人时,有些人运作要废掉川普,当时蒲博思力挽狂澜,强调党内程序、尊重游戏规则,护卫川普过关;并随后动员全党力量(包括资金)帮助川普赢得大选。在胜选演讲时,川普特意把蒲博思拉到身边说,他是巨星(superstar)。那个瞬间已确定,蒲博思将被重用。现在他已被川普任命为幕僚长,主管整个白宫的人事安排,被视为总统的嫡系。

蒲博思也是友台派。作为共和党主席,他对《对台六项保证》写入共和党党纲起到关键作用,或可说是他主导的政策方向。去年10月,他曾率多位资深共和党委员等访问台湾,跟当时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会晤。作为掌握台湾选情的美方,蒲博思等已预知蔡英文将当选总统,当时特意访台,以加强未来台美关系。

前国防情报局长 佛林将军

第六位被川普器重者是前国防情报局长佛林将军(Michael Flynn),他是美国军方中最强烈支持川普的。在共和党总统提名大会上,他力挺川普的激情演说非常有感染力与说服力,左翼的《纽约时报》都说佛林的演讲如燃烧的火焰般激情。一般预料,他可能出任国防部长或国家安全顾问。

佛林对台海问题没有多少公开表态,但他非常强调美国应承担自由世界的领袖责任,用他的话说,“这个世界需要美国的领导”。他强调美国要有强大国防。这种强大军力、用实力说话的哲学理念,自然会对保障台海安全、制约中共盲动,具有潜在的力量,因为台湾的安全,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利益和战略考量。

川普在竞选时就说,佛林是最好的国防部长人才。他对佛林重视到这种程度:在胜选后第一次去白宫跟欧巴马总统会面之前,他先把佛林叫到他的曼哈顿寓所,商讨议题。

佛林在福克斯电视上还提到,他本人接到十多个国家元首打给他的电话,让他转告对川普当选的祝贺。可见这些国家领导人都知道,佛林跟川普的关系有多近。佛林说,给他打电话的,其中有五个阿拉伯国家元首,他们感谢川普当选。他们认为美国将跟欧巴马时代不同,会担起领导世界的责任!

川普团队更可能是对北京政权最展示实力外交的美国政府

上述这六位,即使不全部入阁,也都会对川普的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这样一个重量级共和党的班底或智囊团,将是美国自八十年代保守派的雷根总统时代以来,对台湾最力挺的团队,而且更可能是对北京政权最展示实力外交的美国政府。这从川普当选后跟习近平的互动就可看出——

川普当选总统后两天之内,据他的发言人说,川普给11国领袖打了电话,除了上述的第一个打给爱尔兰总理之外,还打给了以色列,日本,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南韩等主要盟国元首,还打给了印度,埃及,土耳其,墨西哥等国领袖。后来又跟俄国总统普京通了很长的电话,双方都表示致力美俄关系正常化。但他却没有打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官方媒体编造说,习近平跟川普通了电话,被川普亲口否认(这在美国外交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在川普当选总统六天后,习近平亲自致电川普。

而之前习近平曾给川普发来贺电,内容有,中美之间要不冲突,不对抗,降低分歧。日经新闻的《亚洲观察》(Nikkei Asian Review)说,之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祝贺欧巴马当选总统的贺电,就没有类似的表述。这显示习近平面对川普当选有畏惧之意。美国有媒体报导说,在川普当选次日,北京到美国的飞机上,有很多中国官员和学者,他们蜂拥到美国,要研究川普。这个举动也显示北京有点不知所措。

在竞选过程中,川普的基本国策是“美国优先”;演讲中多次提到中国,批评北京。他是共和党、民主党所有总统参选人中对中国批评最多的人。川普曾明言,中国目前在南中国海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对美国和欧巴马没有任何尊重,他希望保持美中的关系稳定,“我们可以都得益。但是必要的话,我们也可以分道扬镳。”

川普这种“必要时可以分道扬镳”的态度、他的非建制派立场(非传统),更有他周边强烈反共、亲台的幕僚团队,都预示着,今后美国对中共的政策,不会像欧巴马时代那样软弱甚至绥靖,而对台湾,则会空前的友好,甚至有可能超过雷根时代。

2016年11月15日于美国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