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 新核心面对老陷阱|动向

7.jpg

今年,核心意识,由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簇拥着,一月出笼,五月受挫,十月,在六中全会公报上,终于做成皇冠,加冕习近平,从此,党国便由毛核心、邓核心、江核心,过渡到习核心了。

2016年11月号第375期

  老核心皆殷鉴,可不鉴乎

可当年毛泽东,尽管很霸权,很老子天下第一,苏共这老大哥的赫鲁晓夫也瞧不起。一九四五年,毛从党的七大进入核心地位后,口里仍满口说的民主集中制,从不自命“核心”,他那本《毛主席语录》第一句,仍写的:“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这核心,并不说是他个人,而说的是党。

核心,是与边沿、外围等相对的概念,老毛从乡村边缘人〔史家余英时教授定语〕操到权重位高,达到一言九鼎之威,一人拍版之雄,他在中共八大开幕词里,还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类客气话,以显他还有点谦卑样子。

而他由一个乡村教员,由汪精卫赏识,介绍他入国民党,代理了中央宣传部长,到一九二七年宁汉分裂,他闹秋收暴动失败,上井岗落草,结盟绿林王佐、袁文才,混到苏维埃国中央头领了,又遭李德、周恩来国际派夺了他山寨派的权。长征路上,再联合张闻天、王稼祥,才从李德、博古夺回权。逃窜陕北,还叫从第三国际归来的张浩,假传第三国际命令,叫比毛军力大十倍的张国焘服从毛指挥,把张指挥的数万四方面军,引到回军马鸿逵等骑兵地盘被歼灭,冒好大风险,包括延安整风批王明教条主义,批周恩来经验主义,才获得主子斯大林毛称的老板首肯,爬到党魁地位。他这有核心之实无核心之名的党魁,还是斯大林批准,不是自已加冕的。

就是打下江山坐了江山,权倾天下,玩狡兔死走狗烹、清君侧那一套:从高岗、铙?石,到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仍非轻而易举。毛文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堪称对权力层与文化层进行犁庭扫穴式的灭绝了,他的梦是把党天下变家天下,不仍由四人帮垮台,皆亡于秦城监狱而破产吗?

这便是中共第一代核心史与悲剧结局,也是老毛那马克思加秦始皇权力的破产,今天步他核心地位者,不可将这失败当成功来认识重步后尘吧!

再看第二代核心邓小平,他自称第二代核心,他在六四镇压,北京最卖力的李鹏,被上海的江泽民,抢了总书记之位,邓怕内斗,便说:要有核心,当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若你江泽民哪天能说了算,我就放心了。共党的核心,就是这么明确提出的。但是,邓小平操到自已称核心,也经过三次被打倒,三次复出,复出后,还搞掉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三个总书记,才以经济增长,来掩盖他那双政治血手。可是,他这核心,不敢于死后进八宝山那大小核心们归宿之地,仍叫把他尸灰扬入大海,怕后世清算时被鞭尸!这说明邓核心的历史结局,仍存在对未来的恐惧,算成功吗?

那么,江核心也难掩他讲闷声发大财纵容贪腐的清算,这核心地位,保他驾哼哈二将的徐才厚郭伯雄两上将获罪,他江核心也难保,岂不说明邓小平的封赠也无效,习近平自已支使一批人如袁世凯那么劝进自封,就更难自保了。

看来,习总那“数英雄人物还看今朝”的气慨,凭东厂式打了一批贪官,比毛邓除的对手、异类差远矣,更急着闹文革那种大树特树领导的个人崇拜,重复毛邓核心的悲剧结局,不顾民生与改革大局,甚至部份重复文革悲剧,这种王冠加冕,黄袍加身,未必就平安寿终?

 老皇历翻回去,还可能吗?

文革结束,鉴于毛核心个人专权,他还把党天下向家天下转型,邓小平等以废除终身制,实行任期制,个人专权改集体领导,毛的绝对专制,仅文革便付出两千万生命代价,一亿人受难和八千亿损失,邓小平才改毛的家天下回党天下,当前,还能由个人专权与个人崇拜,再改回去走毛的旧路,岂不叫国家再遭二家罪吗?再树毛核心式新核心,再造舆论又呼唤破除任期制,拥戴新核心恢复终身制,是捧主子上神坛吗?恐怕是又坠入老核心的历史陷阱。

当今,是什么时代了?即便习核心想效毛核心那样来一次大换血式的吐故纳新,即便如老毛那么换成万民颂圣的高颂万寿无彊了,也非真情,仍如今日北韩专制逼出的假象,除了江青与毛远新紧跟毛泽东,铁杆保驾的林彪,也被逼反,之后,毛的接班人华国锋,股肱之帅被他称道的“吕端大事不糊涂”的叶剑英,包括管八三四一近卫军的大内总管汪东兴,都成了打倒四人帮颠覆老毛文革的旗手。几年后,复出的四千老干部,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谁不是声泪俱下地痛说中国的“毛病”与“毛祸”齐声声讨毛泽东呢?岂不说明毛的清除异类异心异派那么苦心孤诣经营毕生仍失败吗?今日习核心来效仿,只树威,不立德,只除异,不妥协,就只重复失败而已。

当今局面已不同于毛时代,那是计划经济,有绝对经济专制,由垄断一切进口食物专制到肠肚,又垄断舆论包括要人们说话必与毛语录对号入座的绝对思想专制,今天,都做不到了。毛时代,足踏进香港新界,罪名是投敌叛国,今天开放到每年三十多万青年到美国留学,已是进步的开明派了,国家招贤纳士,尽向他们开放。毛时代不发选票,今天也未发,允许移民,也就有可用足投票存在了,还能再回到毛时代,拜毛神说毛话,哪也是压力的胁迫,如北韩之民饿着肚子称在天堂,是出自内心吗?

最突出的是:今天已是信息自由,带来思想自由时代。任专制恐惧地修柏林墙式防堵,堵人的柏林墙已垮了,堵信息的长城,能不垮吗?把谷歌堵出国门,也将现代先进科学文化信息堵在国外,岂非自愚与自杀吗?北韩金家王朝就对信息过滤得最绝,那民众之愚,也是空前绝后,这种超愚昧的愚民能进入现代文明社会吗?就永在那国家监狱里做奴民罢了。吾国也参与这种防堵信息自由,还鼓励网技网警创新,皆自戕自杀,后果,不仅衰败于经济界,也枯竭于科技界,仅对比日本在科学有二十七项诺贝尔奖,中国仅一项青蒿素医药奖,而人家的机器人正淘汰你贱价劳动力哩!用封闭信息愚民的后果,只是拉大与现代文明的差距。

因此,习核心要学毛核心,拖中国人回毛核心时代,有中国成语,叫刻舟求剑,用马克思在他名文《路易.波拿巴政变记》的话,如小拿破仑仿效他叔父老拿破仑,只把悲剧演成别扭的闹剧了。毛泽东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若还想再做个X皇,不是嬴政的胡亥,也只是孙子子婴了?岂有他哉!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