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 大选后的思考|自由亚洲

%e6%9c%aa%e6%99%ae_%e5%89%af%e6%9c%ac

美国大选的结果,让全世界错愕不已。一个口无遮拦煽动民粹的政治素人,居然当选为美国总统;民调中十拿九稳的老政客,居然因大幅落后的选举人票而遭淘汰;预测中的共和党惨败,居然变成了民主党出局。美国的选后世界,就像电影Inception(盗梦空间)中的法国巴黎街头,一切都颠倒了。

2016-11-16

这个颠倒的世界,不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存在。近一半美国人陷入喜出望外地狂欢,另一半美国人,甚至更多一些(希拉里赢得普选票)感到震惊、失望、愤怒、恐惧。美国数十个城市连续爆发反川普游行,一些匪夷所思的种族主义言论,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美国陷入空前的分裂。

在这个颠倒的世界,如何保持理性思维,不让愤怒或狂喜模糊视野,可能并非易事。笔者一直不支持川普,因为他在竞选中表现出来的种种反智倾向和偏执主张。但必须承认,自从他当选后,他的几个表现叫人刮目相看。第一,他在胜选当天表示,他要做每一个美国人的总统。这是一个弥合分裂的重要姿态。

第二,川普和奥巴马两个形同水火的对手在白宫握手,向这个颠倒的世界传递出一种回归正常的信号。川普承认奥巴马的部分业绩,奥巴马则希望川普成功,称川普成功就是美国成功。他还认为,川普不是个意识形态中人,而是个实用主义者。这或有助于川普成功。

第三,在几个重要议题上,川普已经软化竞选中的偏执立场。比如,川普承诺保持奥巴马健保的合理部分,改革不合理的部分;建墨西哥高墙在部分地区可用栅栏替代;美国将继续保持和海外盟友的关系,等等。

大选后的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忙的不亦乐乎。共和党意外获胜乐不可支,忙着分田分地;民主党痛定思痛寻找原因,忙着指责FBI局长Comey的临门一脚,把希拉里踢出了局。川普忙着论功行赏,选举中对他不离不弃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蒲博思(Priebus)被封为幕僚长,竞选大将、右翼媒体大亨班农(Bannon)被封为首席顾问。班农如何推行他的右翼主张,值得关注。川普对他的任命,究竟是简单的桃李相报,还是企图借助班农的理念,拥抱白人种族主义,更值得关注。

不管是喜出望外的共和党人,突如其来遭受重创的民主党人,还是对共和党和民主党大失所望的独立派人士,人人都想搞清楚,川普到底是怎样出奇制胜的?希拉里又是怎样输的一塌糊涂?要想探究其中根本原因,不能不读这两篇文章,一篇是彭博商业周刊11月10日的文章,“川普为什么能赢?他的数据团队看到了不一样的美国”和澎湃网站13日刊出的“美国右翼的愤怒和哀伤:并不爱川普,但被希拉里放弃”。

这两篇文章告诉我们,中西部的白人选民在本次大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关于他们的处境及对选举的重要性,自由派导演摩尔和学者福山都有关注(见本人7月27日的评论“美国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摩尔称导致川普制胜的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和密歇根为“脱欧洲”,选民的心态酷似英国脱欧运动。

川普竞选团队准确地号到了这些人的心态,把注意力放在这些思想上倾向民粹主义,对“有权有势”的精英阶级恨之入骨的数量众多的乡村白人身上。这些人蔑视两党奉行的政治体制,希望美国回到过去的美好年代。而川普的作用,用班农的话,就是这场“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者”。

这场民粹主义运动既是川普大胜的原因,也是希拉里惨输的根本。民主党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忽略了这些中西部的乡村白人。当他们因贫困而需要帮助的时候,民主党没有伸出援助的手,这使他们很绝望。他们并不喜欢川普,但是他们感到,希拉里遗弃了他们,而川普的出现恰逢此时。

川普当选后能不能给这些送他进白宫、被民主党遗忘的美国人带来好处,能不能真的让美国重新伟大,我们需要观察,更需要保持一种持续的批判精神。因为另一种可能并非不存在,特别是当行政权和立法权都掌握在同一个党手中。

 

z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