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 从贾敬龙被处死, 看中南海的恐惧|北京之春

%e4%bb%8e%e8%b4%be%e6%95%ac%e9%be%99%e8%a2%ab%e5%a4%84%e6%ad%bb-%e7%9c%8b%e4%b8%ad%e5%8d%97%e6%b5%b7%e7%9a%84%e6%81%90%e6%83%a7_%e5%89%af%e6%9c%ac

贾敬龙被处死了,即使就事论事,也足以表明红朝凶残本性未改。关于红朝之所以一定要处死贾敬龙,已有很多的分析、声讨、谴责。世人除了应同情命比纸薄的无助小民,也应该鄙视红朝当局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2016年11月号

贾敬龙被处死了,即使就事论事,也足以表明红朝凶残本性未改。
关于红朝之所以一定要处死贾敬龙,已有很多的分析、声讨、谴责。世人除了应同情命比纸薄的无助小民,也应该鄙视红朝当局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个管不了那么多了,是必须处死所有贾敬龙的根本原因。

几天前,我作为一个和贾敬龙一个阶层的小民,曾怀有一线希望,红朝最高法或许会留贾敬龙一条命。我甚至想入非非:红朝以此事为契机,逐渐挽回一点民心,进而使未来某一天大变来临时,理性多起一点作用。很显然,无论最高法如何辩解,它终归否认不了谷开来属于故意杀人犯罪,情节只会比贾敬龙更加恶劣。不杀动用公权力草菅人命的谷开来,而必杀被迫反抗恶政恶吏的夏俊峰、贾敬龙,最起码那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口号,再也不用唱了。时至今天,难道还有谁看不出窃钩者诛,窃国者候的红朝本质么?红朝为什么要加速自己的未日呢?只有一个解释,它太心虚了,它太恐惧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以肯定,最高法杀不杀谷开来,必要报告中南海。习当局如此拍板,无非担忧一旦自己被政敌赶下台,政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届时,自身及亲属可就得不偿失。这就如同陈云力主不可杀“四人帮”一样,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夏俊峰、贾敬龙这号永远对高层权贵构不成直接威胁的小人物,杀上一百、一千、一万,也是无须多虑的。
处死贾敬龙,最高法未必要报告习近平。这号小事儿,自不必烦扰自称胸装十几亿民众的习主席。不过,认为这仅仅是周强的个人意愿,或权限范围的例行公事,不免大谬。必须处死贾敬龙,周强一定揣摩透了中南海的心意,也一定明白习当局当然支持他。
很简单,不去说夏俊峰了。只说雷洋,如果习当局严令追究凶手,严惩公权力犯罪,周强这号官场老泥鳅马上就会明白他该怎么做。此种多少能修复一点官民严重对立的举措,于周强之流只会带来声誉,他何乐而不为。同理,留贾敬龙一条命,国内国外,皆会在这件事上肯定周强。借此东风做这样的文章,于红朝可是小菜一碟。
所以,留不留贾敬龙一条命,不是周强的良知和职权所能决定的。他必须在政治上与习当局保持一致,他与其说是大法官,不如说是大党棍。上面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也只能管不了那么多了。
红朝还能够管明天管后天么?不杀夏俊峰,岂不等于默许小民跟城管叫板?严究杀害雷洋的凶手,意味着警察的集体怠工或软抵抗。留贾敬龙一条命,基层政权普遍不作为就会连锁反应,仅仅想到这局面,中南海就会不寒而栗,至少也会烦不胜烦。既然今天都快管不过来了,哪还管得了明天和后天?退一步说,先把今天料理好了再说。如果明天、后天不出大乱子,并非不可以再抓几个替死鬼来修复民怨民愤。理由很好找:党中央始终同人民心连心,很多事是下面劣吏背着党中央干的。干这号把戏,于红朝同样是小菜一碟。
至于这样一来,当红朝昏招也罢、高招也罢皆不灵,日后变天之际,会有怎样的清算、报复乃至玉石俱焚,就用不着多剖析了。
需要多说一句的是:时至今天,红朝仍旧把什么事都做绝,那些仍幻想红朝会走向良性变革的夸夸其谈者,该闭上嘴巴了。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