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垂亮: 我看川普──不会地动山摇|民报

%e6%88%91%e7%9c%8b%e5%b7%9d%e6%99%ae%e2%94%80%e2%94%80%e4%b8%8d%e4%bc%9a%e5%9c%b0%e5%8a%a8%e5%b1%b1%e6%91%87_%e5%89%af%e6%9c%ac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几乎跌破所有主要政治人物和评论家、主流媒体民调专家的眼镜,像是翻转了世界文明发展趋势的大海啸。

2016-11-16

二战后70年的人类文明发展,主流趋势很清楚,那就是以人权价值为主的自由化、民主化、全球化。前苏联共产专制体制的崩溃、第三波民主化的突飞猛进,第三、第四次产业革命的连续跟进、激烈冲击,中东宗教、种族、专制与民主错综复杂的矛盾和冲突、屠杀和战争,造成海啸般的难民潮,由中东到欧洲(英国的脱欧 Brexit),到亚洲(菲律宾的杜特蒂 Rodrigo Duterte),再到美国(川普 Donald Trump),似乎突然把人类文明的发展潮势硬阻挡下来,看起来力道惊人,冲劲十足。

这个文明反弹的主要特色是,民(种)族主义、国家主义、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孤立主义、排外主义的抬头。不管在政治、经济或宗教、文化上,这些“主义”(isms)都曾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出现,造成冲突、杀戮、战争。它们是人类与生俱来、附在人性上的“原性”、“原罪”。这个“原罪”不可能根除,但文明进步发展可以克制、克服。

这次川普的出现,我也被吓了一跳,但没目瞪口呆,大惊失色。人类文明的发展,必然不是单线(uni-lineal),而是多元多线、进退反复、曲折(zigzag)前进的历史长河流程。川普现象很复杂,要全面瞭解当然层面、变数很多,分析起来颇费周章;不过问题也没有那么严重,难懂。

我简单分析,可看到4个主要层面:

1  是川普选战达阵的战略成功运作,川普是在适时、适地、适人(right time, right place, right man)冒出来的素人政治人物。他巧妙地刺激、运作时代变迁中失业、失望、愤怒、低教育水准的美国白人,让他们反自由、反民主、反全球化的压抑情绪全面爆发,一举翻转了美国稳固民主正常运行的常规模式,取得没人预料的险胜(没获得多数选票却因选举人团 electoral college 的制度扭曲得胜)。

2  是川普政治素人政治性格的多变难测,他既不是华府的政治老油条,也不是胸抱强烈保守意识型态的政治改革、更不是革命的枭雄人物。他是标准的拜金主义、投机主义、现实主义的商人,一切向钱看,一切为钱、为赢变来变去。他的选举语言天南地北,天马行空,他选举期间提出的政策,哗众取宠,骗人骗票,务虚不务实,很少可以在选后实际推动、实现。他的主要政策智囊、前国会议长 Newt Gingrich,选后就公然承认,川普选举期间喊出的极端政策口号,不可行但是“非常好的竞选策略(great campaign device)”。

3   是美国政治制度的权力安排、相互制衡的机制非常完善,美国政治、政务推动人才济济,对总统权力的行使,有一定的规劝、引导、改正作用。坐在白宫的总统,尤其是新手总统,要乱搞还真不容易。

4   是人类文明发展,几千年来有其一定的历史决定论,之间会走上弯路、歪路,走回头路,但基本方向不变。当代人权主义的自由化、民主化、全球化大趋势,历史长河地看,是势不可当,必然继续向前大步迈进。

所以,川普要回去19世纪的“门罗主义”是不可能的。我不懂经济,不评论他的经济政策,只想指出,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他要关起门来振兴美国经济,废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拒签跨太平洋夥伴协议(TPP),可以做,但能振兴美国经济?我很怀疑。

内政上,尤其是移民、种族、社福政策上,他会转向保守,但不可能是他竞选期间乱开支票的极右、反动保守主义。君不见,他老兄选后会见欧巴马总统,马上就在 CBS 政论节目表示,他会部分保留欧巴马的全民健保制度(Obamacare),自我否决了他之前一再大声呼叫一上台就要废除 Obamacare 的竞选诺言。

对外,他更不可能推动“门罗主义”。他一方面声称要回复美国无敌的超强地位(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大量增强美国武力,军事消灭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国”(IS),一方面又要北约(NATO)、日本、南韩等各国负担更多的美军协防军费,不然美国要撒手不管,甚至要日本和南韩核武化以求自保,他不再干吃力不讨好的“美国是世界警察”的角色。

这些都是“廉价发言”(Talk is cheap)的竞选语言,矛盾重重,川普说到做不到,他、尤其是他的执政团队,一进白宫就会发觉“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管多么心不甘情不愿,在未来4年、8年、甚至40年、80年,美国必然仍是世界第一超强民主国家,为了美国的基本价值、国家利益、国际地位,美国非继续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不可。敌人仍然会是极端主义的恐怖组织、专制帝国,如 IS、叙利亚的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中国和俄罗斯。

他非继续维持 NATO、日本、南韩、澳洲等国的盟邦关系不可。对专制中国,他要增加“中国产品”(Made in China)的进口税到45%,没那么容易。他要停止派遣舰队去南海执行“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的国际权势任务,一样没那么容易。就如俗语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美国的江湖是全球的权势政治,维持世界权势平衡(balance of power)是超强美国身不由己、非肩负不可的重责大任。

我同意欧巴马的看法,总统大选前夕,他说,不论发生什么事,明天早上的太阳依旧升起,美国将永远是最强大的国家。选后和川普在白宫会谈后,他说,川普不是意识型态、而是实用主义者,他会遵守跟美国盟邦签订的防卫协定。虽有相似之处,川普的民粹主义和希特勒、毛泽东非常不同。

对台湾,他和共和党的政策一向比欧巴马和民主党要友善。选前共和党党纲纳入1982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就是该党支持台湾的最佳具体行动。虽有鸿海代工 i-Phone 的争议,但那是小事,而且问题在中国,不在台湾。整体双边关系看来,川普政府应会更友台、连台、护台。

简言之,我看川普,认为他对专制中国会更反抗、强硬,对民主台湾会更认同、支持。台湾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他的主要支持者之一、前纽约市长 Rudy Giuliani ,选后透露,川普将建立庞大的军力阻遏中国(building a ‘gigantic’ military force to thwart China)。

他不可能抗拒人类文明的发展潮流,阻挡以人权为主轴的自由化、民主化、全球化。他的当选,当然不会船过水无痕,一定会掀起风浪;但不会地动山摇,美国大变,世界大变。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