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论: Xi核心在毛氏末路上狂奔|动向

7.jpg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外界关心习近平获封“习核心”之后,下一步会如何走?究竟会成为毛泽东第二,还是蒋经国第二?他将为中国带来独裁还是民主?舆论之所以有不同猜测,就在于人们并不清楚习近平不遗余力的集权究竟为哪般,这对国家和人民究竟是福还是祸?对于这个问题,看看他的过去和现在,就知道他会给中国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2016年11月号第375期

习近平的三年施政,让人诧异的不是维持守成而是全面倒退。政治体制改革不仅未见端倪,反而倒退到“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老套路里去。更有令人惊诧的跨境抓捕、封杀网络、抓捕维权律师种种恶行,使人不寒而栗。今年正值文革浩劫五十年,人们不但看不到对此的任何反思,反而利用红军长征纪念大造枪杆子出政权的政治舆论,令红色风暴再次席卷全国。

他用三年的时间重构了党天下的新框架:一是通过党内清洗打压政治对手,树立个人独裁的绝对权威;二是构造“五位一体”(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全面控制达至权力无缝对接;三是通过此次的六中全会确立了自己为核心的“政治路线”和“政治纪律”;自己人成了“核心”的班底,其他人成了拉帮结派的“团团夥夥”,成了“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和阳奉阴违的“两面人”。如果这里面没有政治颠覆这类恶行事件的原因,人们就不得不联想到毛时代的路线斗争:只不过一个拿阶级斗争说事,另一个拿反腐倡廉说事。其结果只能是又见中共“伟大领袖─政治路线─组织路线”的极权要素,恢复了毛时代政治生态的基本框架。

中共这样的党政军一元化体制,必然出现被历史反复证明的两种严重的政治恶果:一是极权体制必然烘托出“伟大领袖”,产生像“坚定不移维护”、“牢固树立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的权威理念,走向权力崇拜个人独裁;二是权力缺乏制衡必然导致决策偏差,为了维护权威形象,所谓“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就一定是用新的罪行掩盖旧的失误,形成践踏法律的执政党特权,进而重归“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即所谓路线斗争)的老路上去。

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老路?“马克思加秦始皇”!一条让中国人吃尽了苦头的老路!马克思是假,是说辞是宣传是洗脑,秦始皇是真,是暴力是专制是奴役。一个视秦始皇为楷模的政治狂人,他政治衣钵的传人只能是秦政余孽。如果秦政是中国现代转型的法宝,是皇权走向民治的利器,那建立民国走向共和岂不是多此一举?这样的人能成为蒋经国第二?至于他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只有天知道。

六中全会习近平“核心”地位的确立,无论其主观动机如何,于国于民都不会是好事,即使对他本人也未必是好事。作为政党,中共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因此很难有现代意义上的政治逻辑。满脑袋秦皇汉武,最神往乾纲独断,哪里理解民治?哪里懂得转型?正因为如此,在国人期待政治改革将权力关进笼子里之时,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却是一个大权独揽的专权者!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就现代文明而言,秦政这样的专制极权政治,依循的是中世纪的政治理念,从来就是现代文明的反动;无论文明的进程如何地曲折反复,都不可能回到秦政专权的末路上去。而这种集大权于一身的“核心”地位,其实是在毛式专制的末路上狂奔,其结局,对他本人会是好事?

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