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坚: “核心”形成之后|动向

5.jpg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十月二十四──二十七日举行。根据现有公开文件看,其最大的成就和结果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习近平终于当上“核心”了。

2016年11月号

根据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高度专制集权的政党的性质和体制,其最高领导莫不是核心,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都是中共的核心,就是大权旁落之前的华国锋也是核心。

第一把手非核心出在胡锦涛一任上。因为江泽民的处处制约、使绊甚至控制以及胡自身的软弱,胡锦涛不能全权掌控全局,不被称为“核心”,只能窝窝囊囊的被称为“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习近平二○一二年中共十八大上台出任总书记,沿袭胡锦涛,仍然只能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之名,未能堂堂正正的以“核心”之名号令天下。这实际上意味着胡或习作为中共总书记,有相当一部分权力不在自己手里。

现在,习近平终于正式成为“核心”,表示集权已经成功。而习近平以什么方式完成集权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中也明明白白显示了,“身体力行,率先垂范,整饬党风,严惩腐败,赢得党心民心”,即高举“反腐”大棒,以效忠划线,整理自己的队伍,集权于己手。

然而,这样的集权这样的权威建立,非但无法与毛泽东邓小平比,就是与江泽民胡锦涛也不能比。毛泽东邓小平均经过几十年与党外敌人、党内异己生死斗争建立起自己的派系集团,江泽民胡锦涛也均因缘际会,一个十多年苦心经营建立起名利交换利益集团,一个是钦定成了现成的声势壮大的团派领袖。

  为集权反腐必更腐败:利益交换

习“核心”过往在河北、福建地位不高,难以形成自己派系,在浙江、上海似蜻蜓点水难以拥有深厚人脉,陕西更只是祖籍家乡而已,在军队除了年轻时当过几年高级首长秘书以及“太子党”身份外,军队经营也只不过三年,习要建立自己成气候的亲信队伍,还要假以时日。

现在习以选择性的反腐斗争建立自己权威,貌似“毛主席”的路线斗争建立绝对权威,实际上却是因为江的垂垂老矣及胡的自身懦弱而造成习的机会。

习近平本身性格中并无克里斯马型人格因子,依靠三年强硬反腐行动也不可能马上建立起魅力型的强人领袖地位。因此,习的核心地位除了反腐也需要一些东西来交换的。六中全会公报中“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对各种不同意见都必须听取”、“党员对领导干部不能阿谀奉承”,或许是习近平对前一段时期出现的“习近平个人迷信”的回应?或许就是习近平对自己获得“核心”地位而向党内其他势力作出的承诺?就像之前不久,他高调出席学习《胡锦涛文选》报告会,清楚表示出习对胡的谢意。

由于中共政治一贯黑箱操作,尤其牵涉到权力分配、权力结构的人事调动布局。所以,根据公开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文件,习近平只是完成了一定的集权,远未达到毛邓式的核心(一言九鼎),甚至是否达到江泽民式的核心(基本上没有了同辈的反对力量),尚未可知。

根据一般专制极权政治规律,非政治开创领袖,非克里斯马型人物,一个专制政权的后续独裁者要做到相对长期稳定,通常不能做到绝对集权。最典型的是前苏联的勃列日涅夫,通过与既有势力者进行政治经济权力利益的交换,从而达到最高统治者长期稳定的宝座。

习近平恐怕难逃这个规律,那么他依靠反腐法宝便不能持久下去。一方面,长久的反腐,使党内矛盾持久紧绷,不知何时可能发生各种意想不到的失控的突发事件,从而动摇中共统治根本;另一方面,对腐败的江派穷追猛打赶尽杀绝也不行。因为消灭了江派,习近平的核心政治地位实际上也失去了平衡。说到底,就是习把江派和团派都灭了,可是消灭异己的脚步是无法停下来的。因此,习只有把党内反腐换成党内利益交换,才能起码坐稳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最高宝座。事实上,习近平反腐至今,没有触及到占中国财富百分之二十的二百或五百家族。

  核心权力越大开明政治经济越难

不管怎么说,习近平已经集权到一定程度,未来继续集权成功或者失败,或者集权到此为止,我们无法预料。可是,习集权干吗?习集权之后可能的走向,却是我们可以分析预测的。

有人天真的认为,习集权成功之后,可以“圣心独断”更少阻力的和平转向民主宪政。

习集权,中国政治会发生N种可能,惟独由习领导转向民主宪政,毫无可能。

只要看近四年来,中国普通民众参与政治的机会多了还是少了?维权人士被抓的多了还是少了?无辜民众能否保证不会被无缘无故的受强权欺凌,甚至“被死亡”?言路是否更开放?一向不受言论限制的网络议论也被禁止、封杀。非国企生存之道备受煎熬,民间资本投资渠道越来越窄。所有成年人对未来生活缺乏信心,存钱或不存钱都不是办法……

新的核心形成之后,少了高层的牵制平衡,所以可以这样说,核心越是稳固,越是集权,统治者对社会控制就越是严酷,让步越是少甚至没有。和平转向民主宪政的道路会在核心集权的过程中彻底断绝。

从经济层面上看,核心集权同样是不利的。

依照目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体制,中国经济整体向下是难以逆转的。然而,中国经济现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理论上讲,其下坠的速度应该是很慢的,因为即使外贸出口的急剧下降,政府投资的减少(目前从绝对投资量来说,并没减少),但还有国内十三亿人的需求,就算是与国家整体实力、与人均GDP不相称的需求,也可以使中国经济缓慢下坠。

可是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体制是,全部资源几乎都掌握在统治者手中。表面来看掌权者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整体经济运行也可以由宏观经济调控者随心所欲。谁都知道,经济运行其实是有它自己的规律。可是,当“核心”的莫不好大喜功,经济一直下行非但使中共失去执政合法性,而且会大失“核心”面子。因此,做“核心”的都会情不自禁的去主观加力操控经济。而“核心”权力越大,其加力也大。

经济向下也是一种发展,然而依靠经济向上获得合法性获得面子的中共和中共“核心”只能加力经济向上。当总体向下的中国经济受到不断加力,本来缓慢下坠的运行轨迹会变得急上急下。中国经济能经得起几次这样的大起大落?在这样的大起大落中,中国社会可能发生什么样的动荡,谁又能预料呢?

一句话,“核心”形成靠反腐,可继续反腐集权的结果,不是发生政治经济社会的剧烈震荡,就是反腐走向它的反面──利益交换而继续腐败。

%e5%8a%a8%e5%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