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 “Xi核心”登场颠覆江的权力终身制|动向

2.jpg.png.jpg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落幕,公报中所提“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说,宣告了“习核心”的正式加冕与历史性登场,引起世界高度关注,激起各界热议如潮,以致让人忽略了大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习核心”登场何以会招来世人如此聚焦,皆因其关系着中国今日局势与未来走向。

2016年11月号第375期

  延续“核心”模式的双重性

“习核心”出场在形式上是对中共极权统治固有模式的承继,但是本质上却又蕴含着对过往“核心”意识的颠覆。

说对中共统治固有模式的承继,是指既然仍旧采取这种超越法规、政制的“核心”说法(即在法规与政制中找不出这么个表达词),就昭示着承袭过往陈制陋规,没有跳出过往窠臼。即,从毛核心、到邓核心、到江核心、再到今日习核心,代代传承。与当年秦始皇,秦二世、三世乃至万世之秦根脉是相通的。就此而言,这个“核心”不过是极权统治的一种加冕仪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也是当下诸多政论人士所热衷解读的本意。

而事实上,今天中国“习核心”更带有一层颠覆的意义,这才是外在形式背后的实质。说其有颠覆性意义,是因为它从事实上宣告了江泽民权力终身制的终结。结束了“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的擅权误国历史。

中国最高权力终身制虽然名义上在一九八二年二月《中共中央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中废除,并以八二《宪法》的有关领导干部任期条款予以确定,但事实上,中国最高权力终身制却通过披戴“核心”的外衣伪装而延续至今。且不说毛泽东、邓小平至死仍手握最高权力,就是江泽民也以“核心”架空干政胡温十年,而至今仍然对国家大政指指点点。

六中全会通过加冕“习核心”事实上就宣告了“江核心”退出历史舞台,因为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核心。而“江核心”自然生命尚未结束时,其曾经被赋予的“核心”却被剥夺,也就意味着其相应的权力的丧失。这种人未死、权已失的情况,就事实上否定了权力依附“核心”的终身制,达成了“谁履职,谁负责,谁说了算”,完成了国家最高权力与国家最高职位的统一,实现了权力的名与实归位,使位居国家权力最高职位者真正拥有相应的权力,同时也担当相应的责任,而结束了那种在其位而不有其权,但又必须担其责的傀儡性悲剧状况。

  权力“核心论”的来源及实质

在热衷探讨“核心”问题时,媒体挖掘出“核心”出台是邓小平一九八九年对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说的一段话:“过去毛泽东是核心,毛说了算。毛泽东死了以后,我是核心,我说的算。以后你江泽民是核心,如果你说的算,我就放心了……。”(前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语)还有的媒体更直接地转述邓小平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有天我不在了,你说了算。”这就是邓小平的“核心论”。

不管对邓的“核心论”坊间有多少流传的版本,但从各种不同的表达中都可以解读出如下几层意思:其一、权力“核心”问题是邓小平对中共极权统治模式的总结概括;其二、权力“核心”就是“说了算”,就是谁为核心就听谁的,谁为核心谁就是国家实质性的权力最高掌控者;其三、中共统治需要这种一代代的“核心”来传承。然而,世人却忽略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个“在”字,即毛泽东在,毛泽东说了算;毛泽东死了,我邓小平说了算,而我邓小平只要在,就是我邓小平说了算;只有到我邓小平不在后,你江泽民才能说了算。这个话中表达着“在”与“核心”的统一性、同一体,意味着只有前核心不在了,才有继之而来的“核心”。

邓小平的“核心论”是权力终身制的经典表述,是对中共权力统治的历史性概括。它反映了“核心”是与国家最高权力同一的,是终身享有的,是可与现实社会中的职位脱节的变异的专制权力的实质。

这种“谁在谁说了算”的变异的专制权力终身制,它不是一种法规设置,也不是一种明文规定,事实上是摆不上台面,是与现代人类文明政制格格不入的东西。它是一种封建家长制式的权力依附于自然生命的权术之下的威势而致的约定俗成,它是一种权力运行上的名实背离,是名不符实,与实不符名。应该说,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时期,这种无名而有实的权力支配关系,只有在类似慈禧专权,宦官弄权,皇权旁落,帝位成为傀儡之时,才得以显现。也就是说,只有封建专制王朝出现异常时期,才会出现这种名实易位的专权情况。

  “核心”的历史祸害和未来前景

然而,一种历史上都属于变异的专制弄权情况,居然到了当代被邓小平美称为“核心”而公行于共产极权的历史中。说实在的,毛泽东与邓小平都忠实地践行着这种专制权力终身制的“核心”的职份,至死方休。而这种“核心”弄权统治给中华民族造成的祸害真是罄竹难书。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为了维护自己的“核心”地位,所发动的一次次从反右到文革的政治运动,不仅害死了数以千万计的无辜平民、知识分子,同时还将国家主席刘少奇及众多如林彪、彭德怀、贺龙等等元帅迫害致死。

邓小平在继承“核心”后,名份上他一直没有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却将两任致力于改革的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废黜,还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屠杀。从法理而言,他没有任何职权如此做,但就是因为自居为“核心”,操控着权力,而使中国错失了走向现代文明的最佳时机,失去了众多反腐爱国学子。

直至江泽民在邓小平死后得居“核心”,不仅实践着自己说了算,而且也理所当然地坚守着“我在我说了算”,将“核心”牢牢攥于自己手头,意欲至死不休。为达成这种终生安享“核心”权柄,他苦心孤诣地设置了九常委互相扯皮牵制分权的集体领导制,事实是权力割据下的分赃制,成功架空操控胡锦涛执政十年。在这种“核心”秉国干政下,中国陷入“政令难出中南海”,权力秩序混乱,山头林立,人身依附盛行,腐败泛滥成灾,民权被侵蚀殆尽,官民矛盾加剧,社会冲突日炽,国家处于极度危机。

  权力“核心”制误国害民

“习核心”终结“江核心”的事实,有可能预示着“核心”不再是终身的,“核心”必须是跟国家最高权职对应的,是权职的名实合一,而不允许存在法理制度设置之外的披着“核心”的最高权力。同时还预示着“核心”也是随着权力交接而交接的。如此一来,未来中国政局将会是谁担任国家最高职位,谁就理当成为权力统治的“核心”。

如果能结束这种国家最高权力依附于“核心”而变相的终身制,也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推出的废除干部终身制的最彻底落实,为未来中国可能启动的政治改革作了铺垫。

动向争鸣.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