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龙翻版 又一村长凶杀案延安再现|博谈网

25

5

贾敬龙15日被执行死刑后,16日陕西延长县即发生一村长及其家人因土地补偿事宜遭村民杀害的特大凶杀案。民众惊呼,这是当局执意处死贾敬龙的后果。

2016-11-17 苏智敏

几近灭门

11月16日晚上6点左右,陕西延安市延长县发生一起持刀杀人案,造成4死5伤,而嫌疑人已被警方抓获。

据《西安晚报》报导,案发地点位于延长县七里村镇曹渠村,受害者为曹渠村新任村主任曹英海一家,包括其妻苏延梅、儿媳李蓉蓉和其1岁多的孙子,及曹英海的大嫂郭忠芳、侄媳李瑞和3岁的侄孙,与曹英海60多岁的五爷曹德民。

截止11月17日上午10点半,继先宣告不治的曹英海及大嫂郭忠芳、五爷曹德民等人之后,原先在延大附属医院重症室抢救的妻子苏延梅、侄媳李瑞和3岁男孩之中,有一人也不治死亡,但身份有待确认,其余人仍在医院治疗。

死者家属表示,持刀行凶者为同村村民黑延平,之前曾因村里土地补偿款事宜与村主任曹英海发生冲突,当地政府也曾为此进行协调。

综合官方通报讯息,事发当日下午,黑延平参加完该村前任村主任嫁女儿的筹备宴后,酒后与曹英海发生口角,用随身携带的刀具将曹英海及其妻子、儿媳、孙儿、五爷5人捅伤,后又窜入曹英海的大嫂家中,将大嫂及其侄媳、孙儿、姑父4人捅伤。目前尚未晓得是否有村民目睹行凶过程。

据多位事发后赶赴现场的家属介绍,凶杀现场惨不忍睹,一位家属哭着说:“太没有人性了,60多岁的老汉和1岁多的小孩都没有放过,3岁的那个小孩子身上捅了几刀,肠子都流出来了。”

官员闪离

另据《陕西网》报导,该报记者在延大附院急救室走廊上,看到从志丹县赶到医院的曹英海儿子曹金亮已精神崩溃、跪地发呆,而众多亲友与医院方面因抢救流程及医疗费用问题发生冲撞,现场并未出现延长县政府相关人员组织抢救。

当记者致电延长县委办主任李东方,请求出面与医院协调抢救事宜时,李东方竟以“已睡下了”为由挂电话。半小时后,自称七里村镇人大主席一行4人在医院现身,但不到10分钟即悄然离开。多位家属表示,事发后,是家属自己叫救护车将重伤者送到延大附院,并自行四处筹措昂贵的手术费。

然而,据延长县官方通报显示,延长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七里村派出所、特巡警大队、刑事侦查大队迅速处警,现场将嫌疑人黑某抓获,且“积极组织救治伤员”。

死刑苦果

河北青年贾敬龙因婚房遭拆,遭暴力殴打、女友改嫁及二年来申诉无门,于2015年杀死组织强拆的村长何建华一人后,在前往自首的途中,遭围殴致伤而自首未成。

当贾敬龙遭判处死刑时,民间不断高喊刀下留人,许多法律学者担心杀了贾敬龙,并无法震慑暴力抗法行为,只会让社会更加暴戾。网友们也指出,贾敬龙的死刑,是当局变向“鼓励群杀的决心”。然而15日上午贾敬龙仍被执行死刑。

相隔一天,又因土地补偿事宜发生命案,显然,死刑的威慑力并没有当局想像的管用。此案件也迅速引来民众关注,不少人叫好,并高呼“又是一个贾敬龙”。有网友表示,当一个社会的人民开始为暴力和杀戮者正名时,说明这个社会的秩序己被扭曲到极点。

北京鑫程律师事务所的胡贵云律师也在微博批评:“杀死贾敬龙,只会让铁了心要死要报复的草根凶手,更加‘丧心病狂’、旁及无辜。很不幸,陕西延长县16日发生的凶杀案,就令世人胆寒…”

任职山东虹日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的齐河律师:“虽然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两案之间有必然联系,但在信息流通的当代社会,谁会不知道贾敬龙的结局?这究竟算不算一种因果替偿呢?”

曾任职于中国国家民政部政策研究室的许梅邨则在推特指出:“每一次不公正的判决都会引起一场社会变革,是蝴蝶效应?还是延安革命圣地的‘星星之火’?刚把杀村长的贾敬龙执行死刑,又来个不怕死的捅村长。”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