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鱼: 没有独立的选举 就只有沉默的爆发|东网

2-jpg-png

2.jpg.png.jpg

候选人的声音无从放大,而选民在无奈之下,选择了黑色幽默对抗选举游戏。
2016-11-18

2016年,是全国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开始,这一年的高潮和低潮,都在同时涌动。

在北京,野靖环等维权人士的积极参选,已经失去了话语平台。2011年的微博热,也再一次的拉动了选举人,多名人士纷纷在微博平台上彰显自己竞选的声音。那一幕,当年并不觉得奇怪,因为2010年的话语,正是“围观改变中国”。早在柴静《穹顶之下》喊出从我做起之前,选举更是最为直接的从我做起路径。

不过,现在的中国已经是赵国,最新的话语是贾葭先生喊出来的“早发早移”。国已经不是自己的国,所有的围观、所有的参与,又还有什么样的意义。虽然还有人在积极地参选,而持续多年参与人大代表竞选的湖北人士姚立法,也早在投票开始之前就被当地政府带走,与外界断开音讯。如果乐观的估计,选举结束之后他还能够安全回到家中。

无论是积极参与竞选的野靖环遭遇到助力和打压,还是因为参与竞选和指导他人参选的姚立法又被悄然失踪,这一切信息早已被精准的隔离在了中国的语境之外。体制外人士独立参与竞争选举,本是标志性的权利活动,但在精准的信息控制下,这些信息根本无法得到有效地广泛传播,只能成为小众范围内的孤立事件。

在层层高墙保护之下的中国语境,只有大陆政府极力推动的选举,满世界的标语,满世界的横幅。

大陆政府如此大力气的组织选举,自然是为了政治合法性的需要,让围观吃瓜群众配合完成这一流程。另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来基于权利的觉醒和抗争的失败,大众对选举的观感也有了全面的变化。多年来吃瓜陪跑的围观者,也一度燃起过支持独立竞选者的理想。然而,当决绝的坚持被坚硬的高墙一次又一次的碾压之后,坚持者依旧坚韧,围观者却灰心了。这种灰心,更彻底的表现是对陪跑政府组织的选举也毫无兴趣。这一政治冷漠,导致政府动用更大的力量,将狼奔豕突的群众演员强行拉回到舞台中来。

强拉的冷漠,总会有滑稽,上海刚刚开票的选举结果,爆了一个大冷门。政府原本只是希望选民们乖乖的在指定候选人名字后面划上一个例行公事的勾,可是许多人却断然的叉掉了官定名单,写上了各种名字。据说,目前希拉里、特朗普、苍井空等等已经获得了相当的合法票数。

这样的一幕,在以往的选举中也常常出现,有独立思考能力而接触不到独立竞选人的选民,用选票支持过孙悟空、哈维尔等等知名人士。幸运的是,在1998年之后的选举热潮中,2003年、2006年、2011年三次大选中都不断地有惊喜出现,让独立的思想能够在选票上得以呈现。

2016年的政治寒冬,更加彻底的切断了独立思想的选民和抗争精神的独立候选人之间的联系。候选人的声音无从放大,而选民在无奈之下,选择了黑色幽默对抗选举游戏。

2016年选举中上海的选举冷门事件,展示了竞选者的压抑,展示了选民的觉醒,在被彻底原子化的独立精神中,大众无意识的共同选择了消极抵抗,既然投不出我们要的人,也别投出你们要的人。

在全面的政治寒冬之中,独立的声音虽然无法大声的喊出,依然在沉默的爆发。

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