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用中国权贵子女, 摩根大通在海外反腐案中认罚|纽约时报中文网

2.jpg.png.jpg

美国政府宣布与摩根大通达成2.64亿美元的和解协议,惩罚该银行在中国招募富二代或官二代、换取业务机会的行为。

BEN PROTESS, 艾莎 2016年11月18日

题图: 联邦检察官和监管机构宣布与摩根大通及其香港子公司达成约2.64亿美元的和解协议。John Moore/Getty Images

为了在中国获得利润丰厚的交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采取了大银行常常用来吸引客户的各种餐饮招待策略。联邦当局现在说,摩根大通还有办法把跨越法律界限的交易洗白。

本周四,联邦检察官和监管机构宣布与该银行及其香港子公司达成约2.64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他们指控摩根大通在境外大量行贿,而且可能波及华尔街的其他银行。

该案集中在摩根大通在中国的招聘工作上,该银行聘用了中国领导者的子女在这个快速增长的国家赢得业务。当局说,一些有着优越社会关系的候选人其实并不合格,而且经常“执行辅助工作”——显示了暗中行贿的迹象。

该案可为当局对其他大银行进行惩罚打下了基础。包括汇丰银行(HSBC)、高盛(Goldman Sachs)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银行暗示,他们在中国的招聘活动正在面临调查,这是从2013年开始的一个大清查行动的组成部分。

“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此次大清查的最后一个行动。”证券交易委员会执行主管安德鲁·J·塞雷斯尼(Andrew J. Ceresney)本周四对记者说。

在当选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治下,这宗调查会怎样发展目前尚不清楚。塞雷斯尼和其他领导调查的官员预计将在未来数周内离开政府岗位。

在对摩根大通的调查中,该银行是否会被指控进行了利益交换安排现在还看不出来,那是摩根大通是否违反了美国颁布的外国贿赂法的核心问题。

该银行认为,在中国雇用有良好人脉的员工是种惯常做法,是自己的招聘做法陷入了外国贿赂法的一个灰色地带。

但检察官和监管机构表示,摩根大通聘用了越来越多的由中国领导者推荐的求职者,在几个案例中,高级银行主管明确地将那些工作或实习岗位与和中国政府运营的公司达成交易联系起来。

用摩根大通自己的话来说,推荐来的求职者要想被聘用,就必须拥有“与商业机会的直接联系”,检察官和监管机构表示,该公司通过这种做法来赢得或保住业务,为它及其附属机构带来超过1亿美元的营收。

“人们通常认为这只是在海外开展业务时的做法,但这不能成为为它辩护的理由。这不再是正常的做生意,这是腐败。”布鲁克林的联邦检察官罗伯特·L·卡佩斯(Robert L. Capers)说。他的办公室参与领导了对该银行进行的刑事调查。

不过,当局承认摩根大通对这项调查非常配合,因此他们相应地减轻了处罚。当局称,这家银行对20多名员工进行了处罚,并“做出了重大的人事决策”,后者可能会导致6名参与不端行为的员工离职。

“我们很高兴自己的合作得到认可,”摩根大通发言人布莱恩·马尔基奥尼(Brian Marchio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种行为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在2013年停止了这个招聘项目,对参与的个人采取了行动,”马尔基奥尼还表示。“我们也在改进自己的招聘流程,加强了对员工行为的高标准要求。”

中国招聘调查于三年前在《纽约时报》的一篇头版文章中首次曝光,之后便成为这家银行不断增长的监管麻烦中的首要问题。除了价值60亿的所谓“伦敦鲸”交易丑闻,这家银行还与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就它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抵押贷款证券销售问题达成了130亿美元的协议。就中国雇佣案达成的这项和解协议,解决了摩根大通仅剩的几个令人头疼的重要监管麻烦之一。

美国布鲁克林检察官办公室和司法部在华盛顿的刑事分支机构对摩根大通处以7200万美元的罚款,但没有对任何一个提供工作机会的银行高层提出指控,不过调查仍在进行中。

通过达成一个罕见的不起诉的协议,免遭刑事指控,摩根大通也获得了精神上的胜利。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罚款占最大头,即整个2.64亿美元和解协议中的1.3亿美元。与此同时,联邦当局也将对它处以大约6200万美元的罚款。

摩根大通与其他全球性大银行展开竞争,以便在中国国有企业选择投行帮它们上市时,获得利润丰厚的业务。在某个时刻,一些摩根大通银行高管层得出结论,觉得他们需要增加招聘,以便更好地与对手竞争。

“今天我们有一桩生意输给了DB,因为他们今年夏天聘用了董事会主席的女儿,”一名摩根大通投资银行业务高管曾这样对同事讲。这里的DB是德意志银行的缩写。

摩根大通在亚洲的另一位常务董事曾写道,这家银行需要加强自己的客户推荐项目,还表示人们觉得其他银行“在这方面做的要好得多”。之后公司决定,对于来自决策者(有能力对一桩交易产生影响的中国客户)的推荐会给予优先考量。

摩根大通在十年前开启了这个招聘项目,它在银行内部被称为子女项目。最初,这个项目曾试图避免违反《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这项使摩根大通案件得以成立的法律,根本上禁止美国公司为了“维持业务”赢得“不当优势”,给外国官员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但联邦当局表示,随着这家银行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它在2009年扩大了这一项目,摩根大通银行高层开始将这类招聘“制度化”。

检方及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明确将这些职位或实习机会与和中国政府的企业达成协议之间联系起来,把它们当作“影响高层官员的工具”。

“这所谓的子女项目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行贿,”司法部刑事部门负责人莱斯莉·R·考德威尔(Leslie R. Caldwe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当局表示,在过去的七年里,摩根大通应客户、潜在客户和外国政府官员的要求,先后雇佣了大约200名实习生和全职员工。在这些候选人中,有大约一半是由在中国国有企业和政府机构的官员所推荐。摩根大通在亚洲的高管便利用他们与这些政府机构的关系,帮助公司和客户顺利通过复杂的监管程序。

2010年末,摩根大通在香港的一名雇员创建了一份电子表格,用以记录来自特定客户的招聘。这份表格里有一栏记录了各项招聘带来的收入。

当局表示,这些职位的候选人有许多都是不合格的,但摩根大通还是聘用了他们。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