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新大内高手: 丁薛祥|法广

9

9

中共中央办公厅在中共体制内的敏感地位人尽皆知,历次中办主任的任免都被看作是影响中共政局的大变动。习近平在经过了对中办的数次大清洗后,已经做好将亲信丁薛祥扶上中办主任位置的准备。今天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外参》第79期的内容:丁薛祥入主中办日近,习近平要求“绝对忠诚”暴露内心缺乏安全感。

2016-11-19 索菲

题图:《外参》第79期封面 图片由明镜书刊提供

 

法广:本期《外参》称,早在十八大之前,习近平就有提拔丁薛祥之意?

贺兰若:是的。虽然丁薛祥在上海只辅佐过习近平半年,但是他的低调务实和工作能力赢得了习近平的信任。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将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丁薛祥提拔进了市委常委班子。

不久之后,习近平离开上海进京,另一位太子党大员俞正声主政上海,丁薛祥继续亦步亦趋地辅佐俞。

有消息人士向《外参》透露称,在十八大前习近平主导的人事布局中,丁薛祥原本是令计划的继任者,但却因上海官场的人事突变错过了一次晋升机会。现在,已全面掌权的习近平终於可以把这位“60后”心腹爱将调到中办主任位置上。

习近平属意丁薛祥,除了欣赏丁做事的风格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丁一直在上海工作,与北京方面的政治人物和势力瓜葛很少,是执掌中办的好人选。

法广:是什么原因使丁薛祥没能成功接成令计划的班呢呢?

贺兰若:《新史记》杂志曾经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十八大前夕,习近平曾计划调丁薛祥进京,先担任中办副主任,熟悉情况,在中央换届之后扶正,接替令计划。谁知,正在上海要开党代会换届之际,人事安排突然出现意外: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张学兵在换届方案中原拟升任市政法委书记,不料有人举报他。既然有人举报,组织上总不能置诸脑后,需要安排核查;这项人事案只好搁下来,等待核查结果。

但党代会不能拖期,市政法委书记一职不能空缺,于是京沪仓促间定下来,让丁薛祥接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关键时刻的这一变故打乱了习近平的安排,丁薛祥无法马上进京当中办副主任了,栗战书这才捡了个“漏”。

法广:有什么跡象显示丁薛祥离中办主任越来越近吗?

贺兰若:上海的人事问题尘埃落定后,2013年5月,丁薛祥调任中央工作,出任中办副主任兼总书记办公室主任。

在2016年3月3日下午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式上,身为中办常务副主任的丁薛祥格外引人注目,他不但在主席台上与身边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有不少讨论;散会离开时,丁周围的许多干部都主动伸手和他握手。

法广:据说丁薛祥不但受到习近平的赏识,还曾经大拍江泽民的马屁?

贺兰若:是的,而且丁薛祥的这个马屁拍得可谓是“一举数得”。2010年5月 ,记载江泽民青年时期经历的《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一书出版,当时的新闻报导称此书:“朴实而真切地展现了青年时代江泽民的事业追求和胸怀才智,展现了他的务实作风和远见卓识,内容具体生动,材料翔实,极富史料价值。”

时任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丁薛祥正是《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一书的策划人。这本书中记载了年轻时候的江泽民与时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黄敬的几段交往经历,而黄敬正是俞正声的父亲。

《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一书不但给江泽民脸上贴金,而且还利用黄敬与江泽民的交情,拍了俞正声的马屁。

法广:本期《外参》杂志还提到,并不是所有习近平的旧部都如丁薛祥一般会受到重用?

贺兰若:是这样的。曾经担任过习近平专职秘书的原中办副主任朱国锋就因為曾经与令计划势力有牵扯,不符合“绝对忠诚”的政治标准,而被调任没有任何实权的全国供销总社办公厅副主任。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表示,习近平将跟了他多年的秘书“贬到一个很不重要的职位”,反应出他对身边人的不信任与不安全感。他说:“这些被贬或被抓的很多官员,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很多都是被冤枉、被误解的,或是疑神疑鬼造成的。”

何频还指出,江泽民上台时中办系统亦多为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人,未见“清洗”情况出现。他表示,现在中办几乎所有中层以上的官员,都遭遇调离或被抓捕的命运,反映出中共现今的内部恐慌与恶斗。

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是通过曾庆红的关系上位的,并非习近平亲信,因此习自然急于用丁薛祥将其换下。
%e6%b3%95%e5%b9%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