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 谁说我外逃 我回来了!|博闻社

9

9.jpg

中国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正部长级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网上自我曝光在美国的潇洒日子,被本社最早转发引起巨大反响后,神速“回归”祖国,并通过发改委辖下媒体对外放风“我回来了”,其“洗白”之意十分明显,在中共现今反贪追逃大背景下,令人莞尔。

2016-11-19

张国宝不久前在互联网贴出在美国治病的照片,本社第一时间转发,张随即删除,但已引起媒体和网民热议。有人说他退休后“豁达淡然”,但不少网民质疑一个部级官员为什么要去美国治病?“社会主义优越性哪里去了?”

国家能源局下属《能源》杂志微博公众号,昨日发表了一篇对张国宝的专访报道,称他“已经回北京”,并强调当初去美国治病,是获得组织批准的,而且在美国治病过程,也一直有向组织汇报。

《能源》杂志这篇报道,表面上主题是张国宝谈雾霾、环保能源等问题,但是明白人都能读得出,其重点在后半部分,特别谈到他去美国治病的背景,还配发多张张国宝接受访问的照片,似以说明张“的确在北京”。

照片显示拍摄于一间办公室,张国宝身穿中山装,和在美国时简装甚至背心出街的“豁达淡然”的感觉,完全不同。

报道说,因身患重症,张国宝自己选择择一种先进治疗方案,才需要去美国。“出国治病前,张国宝必须获得组织上的批准。到美国之后,他仍不忘要时时向组织汇报自己治病的进展。”

这篇文章与其说是请“老局长”谈能源问题,不如说是为张国宝“洗白”,以证明两点:一是在能源局后任局长刘铁男、副局长许永盛、能源局核电司长郝卫平等连串贪官出事后,张国宝是清白的,赴美是经组织批准,并非外逃。二是表明张已经回国,证明“没事”。

目前不清楚这篇文章是张部长要求采写的,抑或是组织上安排的。

张部长自嗮在美国的潇洒照片

这篇为张部长“洗清白”奇文,以及本社早前引起关注的报道,详见以下:

——

附:张国宝病愈后关注了哪些事

2016-11-18 11:30 《能源》

摘要: 张国宝感到北京雾霾发生的频率似乎比过去更高了。能源局老局长张国宝病愈后关注了哪些事:从治理雾霾需动真格到特朗普的能源观

张国宝曾是被人熟识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首任局长,其担任过的能源界大咖级头衔不只数十个。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没有想到,晚年与病魔做斗争的故事也会让他成为焦点。

2015年初,张国宝被确诊患上了严重疾病,几乎已无治疗希望,他凭借自己一贯崇尚科学的精神。选择适合自己病情的先进治疗方案,使病情得到隠定。

如今,大病初愈的张国宝回到北京,仍念念不忘的是他耕耘多年的能源产业。16日下午,这位我国能源界的老领导到访《能源》杂志社。尽管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张国宝仍然兴致勃勃地与本刊编辑部成员畅谈了近两个小时。

 张国宝与《能源》杂志社编辑部成员畅谈

2015年底他在预测2016年能源形势时曾说,如果说用一个字来概括2016年的能源形势,张国宝认为“剩”字最有概括性。他说,中国能源紧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煤炭、电力都已不像过去那样紧缺,近期虽然煤炭价格出现了上涨,但矛盾并不是供不应求,供应不会出现问题,现在弃风弃光弃水,甚至弃核问题都存在,能源各个行业基本都出现了过剩。

以下,我们撷取这两个小时访谈中一些有意思的片段,分享给读者。张国宝在访谈中提及的对能源产业的详细论述和更多思考,敬请关注《能源》杂志12月刊。

从北京的雾霾谈起

从美国治完病回到北京后,张国宝感到北京雾霾发生的频率似乎比过去更高了。雾霾与能源产业的关联非常密切,我们的访谈也就从眼前的雾霾开始谈起。

“大家也做了很多努力,但是为什么三天两头就有雾霾?”张国宝说,“治理雾霾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也不是提头来见就能解决问题的。雾霾的形成也是一个多年逐渐积累的问题,北京治理雾霾必须要动真格,要有硬措施才行。”

张国宝认为,尽管不同行业对雾霾成因都有点屁股指挥脑袋的说法,但燃煤和尾气肯定是两个主要成因。在治理雾霾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项措施是要提高清洁能源的比例,降低煤炭使用量,包括减少煤炭发电和散煤使用量。

“我国的煤电产业发展太快了,它在整个能源结构里挤压了风电、太阳能、气电,甚至核电的用电量。新能源的市场会受到挤压。他说,“如果不仅仅考虑价格因素,多考虑环保因素,非煤发电的比例应该大幅提高。英国、日本等都经历过这一过程。”

张部长在美国街头吃快餐

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巴黎协定》等文件中,中国政府已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到峰值,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对此,张国宝说:“我认为这些目标是可以达到的,过程并不是非常难,关健还是统一认识问题,现在我们在发电中,清洁能源占的比重已经不低了。当然这是水电做出了最大贡献。”

煤炭如何去产能

煤炭是我国的主力能源,作为主管能源产业多年的官员,张国宝对煤炭有着比较浓重的情怀。曾经为治理瓦斯矿难四处奔走。在张国宝赴美治病之前,他曾经给相关领导写了一个报告,专门阐述了自己对煤炭产业的见解。

即使在美国治病期间,张国宝也经常会想到我国煤炭如何去产能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煤炭产业在2013年到2014年之间已经到峰值。煤炭产量已经连续三年下跌了。今年前三季度又下降了10%,我估计今年煤炭消费量比去年还会降,今后也不可能再超过去了。”

张国宝说,假如能源需求还很大的话,完全可以通过核电、水电,或者太阳能、风电,去弥补新增的需求。

张国宝担忧,如果再继续发展火电,清洁能源发电的市场肯定会被挤占,新能源和核电也就发展不起来。虽然说看起来煤电的成本比较低,但是如果从全产业来看,算上煤炭开发的隐形成本、工人的劳动强度,以及出现的工程事故等等,煤炭发电的成本并不低。

对于十三五计划把煤炭消费目标定为40亿吨这一点,张国宝直接持有不同意见,他说,完全没有必要定这么高的目标,37亿吨就已经够了。张国宝也表示理解地说,站在煤炭的行业角度,煤炭工人的确很辛苦,危险很大,工资也比较低,但

张部长自嗮在美国求医照

不能因此而耽误煤炭去产能的目标,也不代表一定要把产量拉上去。在对煤炭产业工人妥善安置的前提下,保持37亿吨的产量也就够了。

特朗普的能源观

张国宝在美国治病期间,恰逢美国总统大选活动。如今,大选已经落幕,唐纳•特朗普 (Donald John Trump) 击败传统政治精英,即将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

而这一结果张国宝其实有所预料。他曾在美国治病期间评价说,特朗普的当选打了主流媒体和一些经济学家的脸。历史从来就是广大人民群众推动的,而不是少数经济学精英推动的。

张国宝视察《能源》杂志社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对传统的能源产业表示支持,并对许多能源问题表达过意见,各界对其能源政策褒贬不一。在张国宝看来,特朗普的能源观是重视传统能源,但是将来上台以后能不能按照竞选时所说的去做要察其言,观其行。

“我估计特朗普这个人对能源过去接触不多,也可能是他的智囊团给他提供的情况不太准确,他对于能源产业讲的几个问题我觉得有偏颇。”张国宝直言道,“特朗普说气候公约是中国人搞的阴谋,这哪是中国人搞出来的,中国人是倍受压力的。”

此外,特朗普还说过,美国加州的风电都是中国人制造的废铜烂铁。“我一听吓坏了,赶紧找相关人士了解情况。原来,加州的风机中我们中国制造的一台都没有,那批风机都是80年代生产的,主要都是美国、日本、德国的风机,确实比较老了,但跟我们中国没有关系。”张国宝说。

在美治病的轶事

如果不是因为身患重症,张国宝这个一辈子在组织里生活的人,或许永远不会这么深入地走进美国的真实生活。这一次,也让他深切地体会到了中美两国的文化差异。

张部长回来了!

出国治病前,张国宝必须获得组织上的批准。到美国之后,他仍不忘要时时向组织汇报自己治病的进展。有一次,在去见医生前,张国宝找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李斌参赞,希望李斌陪同他一起去听医生诊断病情进展。以便让组织知道自己的病情和治疗情况。

张国宝对美国医生说,李斌是代表组织来旁听我的治病情况的,他会把自己的病情汇报给发改委。但没想到的是,医生一脸不高兴地说:“你的病情是你的隐私,你为什么要让外人来了解。他要是把你病情泄漏出去,我们医院也要负责任。”

医生的一番话让张国宝感到非常尴尬。无奈之下,张国宝只能给李斌道歉。而李斌也表示十分理解。

在美治病之余,张国宝保持了大量阅读的习惯,当地的图书馆是他常去之地。能说日语、英语、俄语的张国宝在美空闲时,查阅了很多外语史料,还专门撰文写了一些史海辨析的文章。“历史上有些东西传来传去,似乎成了史实,但如认真探究就会发现有些尽人皆知的史实其实是谬误。”他说。

例如,张国宝去年特意去看了宋美龄在美国留学时就读的卫诗理女子学院,以前国内都说宋氏三姐妹共同留学于美国的卫诗理女子学院。张国宝去后在该校图书馆查找了宋美龄留学时的资料,才搞清楚,其实只有宋美龄一个人在这所卫诗理女子学院学习过。她的两个姐姐宋霭龄和宋庆龄没有在这所女子学院学习过。

张部长在美国逛图书馆

此外,张国宝在美期间还特意花时间弄清楚了普利茅斯合约。1904~1905年日俄战争后,由美国调停签订的普利茅斯和约对中国、对东亚近代史影响巨大。

普利茅斯在美国非常有名。张国宝讲述说:“有人带我去参观普利茅斯,我提出要参观一下日俄签订普利茅斯和约的地方,以便了解这个条约的更多史实。但查找半天没有,我觉得不可能,又在百度搜索普利茅斯和约,仍然没错,资料就是这样写的。我不死心,通过谷歌查找英文的资料,发现谈判签约的地方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朴茨茅斯(Portsmouth),而非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Plymouth)。”

张国宝发现普利茅斯有两个,路标就有两种拼法,一个叫Plymouth, 一个叫plimoth,这是怎么会事?问了很多人不知道。后来问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才知道:原来清教徒从英国的普利茅斯港出发,正确拼写是plymouth,但到美洲靠岸后,他们也把这里定名为普利茅斯,但领头的文化水平不高,拼成了plimoth。

所以博物馆解释是,400年前叫plimoth,现在正确的名是Plymouth。所以百度资料中的普利茅斯和约应该改正为朴茨茅斯和约才对。地点是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而不是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

博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