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恭敏: 打压公民参与选举突显出一黨专制的本质|民主中国

30

302016年11月15日,是北京、上海等地县(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日,与中共核心人物高调亮相进行投票形成极大反差的是:独立参选人及助选人纷纷受到打压--遭致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抄家、传唤、殴打、恐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社交网络账号被封号……当局利用公权力穷尽种种手段,旨在破坏独立候选人竞选基层人大代表。

2016-11-20

2016年11月15日,是北京、上海等地县(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日,与中共核心人物高调亮相进行投票形成极大反差的是:独立参选人及助选人纷纷受到打压--遭致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抄家、传唤、殴打、恐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社交网络账号被封号……当局利用公权力穷尽种种手段,旨在破坏独立候选人竞选基层人大代表。

不能投票--伪选举

就在北京地区选民们进行投票之时,民主党人高洪明发表公开声明:今天投票我弃权!作为北京市朝阳区团结湖地区第七十三选区的选民,他认为:没有选民权利自由的选票就是一张废纸。因为:不知候选人民意民生的看法、不知候选人对选民关于民意民生的承诺、不知候选人其言行代表谁、选民没有对候选人的选择自由、禁止独立候选人进行竞选,等等。据民生观察在《逾百公民因独立参选遭打压 民生观察吁保障合法权利》中披露,在不完全统计的20个案例中至少有109位独立参选人及助选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而在全国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在争夺人大代表的选举活动中,以何德普、野靖环为代表的58名独立参选人在联合宣言中表示:让每一位选民能够找得到的人大代表,才是真正的人民代表,并承诺:依法监督政府和其它行政机关工作,抑制腐败、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为困难的群体排忧解难、任劳任怨,这是我们的份内之事。

每一名独立的参选人,都有自己的竞选宣言及对选民的承诺,尤其是涉及到底层百姓广泛关注的教育、养老、环境、交通等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北京市海淀区程海律师在竞选活动中向选民公开承诺:我若被你们选举为昌平区人大代表,承诺将用20%以上工作时间免费用于履行人大代表职责,公开电话,每周固定时间公开接待选民、居民听取意见,将推动对本选民道路交通、治安、幼儿和基础教育、老年人活动场所等民生问题的改善。

然而事实却是,所有愿意听取民意、关注民生的独立候选人无一不受到来自于公权的打压。中国的人大代表选举机制由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产生,由直选产生的人大代表包括区(县)、乡(镇)两级的基层选举,多年来,基层选举大多由政府机构在操控,除了受到党政机关推举的候选人之外,独立于官方内定的参选人,须有10名以上的选民联名推荐后,经选举委员会确定才有资格成为初步候选人,而所谓的选举委员会则是经由政府部门及人大认命组成的,作为独立参选人即使有超过了10名选民的联名推荐,也很难通过选委会这一关的“筛选认定”,因为独立参选人是由选民们的自由意志选举而成,他们代表的是选民的利益而非党的利益。基于此,强力部门一定要利用公权力打压、破坏独立选举活动。

于是,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在依法向选民发放宣传单时被警方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强行带走羁押,居所遭到查抄,手机、电脑、打印机被扣押,24小时后直至投票活动结束冯正虎才获自由。而助选人徐佩玲、郑培培、崔福芳等5人在为冯正虎参选作宣传时竟然被警方以“破坏选举罪”处以行政拘留5日;北京独立参选人李美青在选举投票日前夕遭到不明身份人殴打致伤,已经成为初步候选人的刘惠珍受到跟踪,支持她的选民受到官方谈话威胁。程海律师及助选人在进行竞选宣传时被警方强制带往派出所传唤,使其无法开展正常的竞选活动;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自11月1日,再次被强迫失踪,至今仍无任何消息……各地独立参选人在进行竞选宣传时,无不遭到来自于政府部门的阻挠和破坏,选举投票日独立候选人及他们的支持者无一不受到软禁或威胁。从各地独立竞选者们的遭遇不难看出,中国基层人大代表的所谓民主选举,独立于党的利益和意志的选民们根本不能真正行使他们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利,而由政府内定和认可的人大代表更不可能代表广大民众的意愿和利益,他们只能成为政府统治人民的傀儡。

打压独立选举的目的--从基层开始就要将权力牢牢掌控在党的手中

北京地区基层人大选举投票之时,街头出现了这样的宣传条幅“基层选举是中国政治体系的基石”,试想,倘若能够真正代表选民利益的候选人成为人大代表,那么中共宣传的“政治体系的基石”是更加牢固了还是失去了党希望拥有的根基和权威?

根据中国宪法第二条,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按照宪法加以解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才是国家真正的权力机关,各级政府、法院、检察机构不过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者。然而,被称为最高权利机关的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何在呢?在新华社11月15日的新闻报道中,习近平在选举投票时强调“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要加强对选举工作的监督,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确保选举工作风清气正。”一句“坚持党的领导”已经对基层选举工作进行了全面的解构,而保障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必须要在此前提下进行,在如此的政治掌控之下,怪不得独立参选人、助选人和选民在依法进行选举宣传、选举投票时会遭到“零容忍”的打压和破坏!

近年来,中共大肆宣扬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虽然也曾给民间带来一丝改革的希望,但是慢慢地人民发现,所谓的“反腐败”实质上是在清理异己,纯洁“核心”的领导权威,这种选择性的反腐败在没有监督的一党之下并不能杜绝其腐败的根源,于是利益集团依然在拼命地与民夺利,强拆房屋、强抢土地已经演变成官民不可调和的矛盾,当基本权利被剥夺而无处寻求公正,当民众陷入求诉无门的绝望之时,奋起反抗可能是他们惟一的选择。于是,为了巩固权力者们的权力,贾敬龙们的悲剧一次又一次地重演。倘若此时,有代表弱势群体、代表民意的人大代表能够行使权力,依法维护权利受到侵害的选民们的权利,那么就不会出现“贾敬龙们的悲剧”。但是,在政治正确的核心之下,所有的权力都必须确保党的领导和党的利益。

青年学者守鱼在《没有独立的选举 就只有沉默的爆发》一文中写道:“2016年选举中上海的选举冷门事件,展示了竞选者的压抑,展示了选民的觉醒,在被彻底原子化的独立精神中,大众无意识的共同选择了消极抵抗,既然投不出我们要的人,也别投出你们要的人”,“在全面的政治寒冬之中,独立的声音虽然无法大声的喊出,依然在沉默的爆发。”

北京、上海、湖北等地的基层选举只是序曲,而随着全国基层选举的全面展开,还会有更多的独立参选人、助选人和选民受到严控和打压。只是,当越来越多的选民们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并全力去争取、行使权利时,压制迫害只会让选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害怕、仇视民主选举的一党专制的本质,进而更进一步奋起捍卫自己的宪法权利。

民主中国.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