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 共产党一柱擎天,香港三权分立崩解|民报

%e5%85%b1%e4%ba%a7%e5%85%9a%e4%b8%80%e6%9f%b1%e6%93%8e%e5%a4%a9%e9%a6%99%e6%b8%af%e4%b8%89%e6%9d%83%e5%88%86%e7%ab%8b%e5%b4%a9%e8%a7%a3_%e5%89%af%e6%9c%ac

%e5%85%b1%e4%ba%a7%e5%85%9a%e4%b8%80%e6%9f%b1%e6%93%8e%e5%a4%a9%e9%a6%99%e6%b8%af%e4%b8%89%e6%9d%83%e5%88%86%e7%ab%8b%e5%b4%a9%e8%a7%a3_%e5%89%af%e6%9c%ac

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游蕙祯在当选立法会议员的宣誓风波,经过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再经过高等法院的判决,可说是政治上的双重死刑。

2016-11-17

题图: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右)、游蕙祯(左)在当选立法会议员的宣誓风波,经过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再经过高等法院的判决,可说是政治上的双重死刑。图/中央社资料照片

按照基本法的规定,香港有终审法庭,在北京认为终审法庭的判决不符上意后,才出动“释法”进行“纠正”。释法太多就打击了终审法庭的权威,终审庭被改成“中审庭”,既是中间的中,更是中国的中。也就意味着香港司法的权威,也就是香港司法独立的精神逐步崩解。

所以香港法律界人士非常反对释法。然而这次的释法,不但赶在终审法庭判决之前,甚至是高等法院判决之前。北京显然以此告诉香港法官它的政治判决,香港法官必须在这个判决被宣布后遵守它的政治正确,否则将引发香港的宪政危机,因为两者的冲突将使民众与官员不知所从。然而北京的抢先行动,不已经是香港的宪政危机吗?

而这次释法到具体细节,也超过以往4次的释法,以致被认为根本就是为香港“立法”。北京黑手伸得如此之长,显然对香港的司法极为不信任,与其判决不若预期出来释法而被批评,不如包办代替更加干脆。这就是北京一直鼓吹的“党的领导”,有了统一领导,就不会出现三权的分立,由党来“一柱擎天”。

在这个情况下,除了特别有理念的法官,否则都会领会北京的意图,按照党的精神来判决。不但如此,还要加说这个判决并没有受到北京释法的影响云云。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虽然判决后梁、游提出上诉,在香港司法变质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乐观的余地。此外,因为被“民众”要求司法覆核的还有多位非建制派议员,也许这次还不敢全部“消灭”,然而还是凶多吉少。关键在非建制派议员是否还能维持1/3以上来阻止港共的为所欲为。

在这以前,选区的竞选主任宣布取消梁天琦等6人的参选资格,梁也要求司法覆核,但是对他不予理睬;而建制派要求对梁、游司法覆核,就立即照办。这就是目前香港司法的可悲处境。

随着香港老一辈熟悉英国司法制度的法官退休后,新晋法官因为要迎合北京而增加了“政治意识”,甚至接受中国的司法训练,未来的香港司法可谓黑暗一片。只要看看当年港英时期的“四料议员”(行政局、立法局、市政局、区议会)谭惠珠到北京进修后回来的巫婆嘴脸,就可以预测未来的香港司法会堕落到什么程度了。

1980年代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从上海南逃香港的企业家安子介就提出过“港法治港”的口号以安定民心,基本法也声称香港的司法独立,但是共产党这种流氓妖怪一来,什么承诺都会被推翻。当年亲共的安子介泉下有知,也无法出声。提出一国两制的邓小平又是什么想法?是习近平之流背叛了他,还是这就是他原来行骗的意图由习近平继续完成?按照共产党的本质,应该是后者才是。因为邓小平从不否认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是“韬光养晦”而已。因此被推翻的承诺何止香港一地?而是全球性的。要明白这点,才能找到对付共产党的办法,可惜就连美国政治人物也都不大明白这一点。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