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宝胜: 亚太战略: 奥巴马的失败与川普的革新|纵览中国

6

6.jpg

川普的当选在很大程度上宣告了奥巴马及希拉里亚太政策的失败,TPP已经胎死腹中,亚洲再平衡战略由于缺乏执行力和意志力、由于亚太盟友的骑墙不定而受到质疑并亟待修正。而世界的目光开始聚焦在川普身上,他会有怎样的亚太战略呢?是退出TPP、坚守彻底的孤立主义从日韩菲撤军、弃守南海、台湾和第一岛链、拱手将西太平洋送给中国呢?还是在坚守美国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和实力、以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美国梦”呢?

2016-11-17

由于无法照顾美国自身经济利益和选民的切身需求,TPP的失败是注定的。11月11日,美国白宫正式宣布放弃在奥巴马剩余任期寻求国会批准此协定,美国共和、民主两大党领袖皆表态不会在余期内推动TPP立法。侯任美国总统川普多次在竞选时指出TPP将伤害美国经济,并扬言就任当天就会将TPP 丢进垃圾桶;而希拉里虽曾在担任国务卿时表态支持,但后来也在竞选的压力下转变立场。

众所周知,TPP的主要目的是限制中国的贸易优势,将不守规则的无赖排除在文明人游戏圈之外,TPP也是美国将中国引入世贸从而使中共独裁强权日益坐大后不得不采取的“亡羊补牢”方式,但是TPP由于无视美国国内中产阶级、制造业及蓝领工人的利益而大失人心。如果美国加入TPP,一定会导致发展中国家低价产品倾销美国,而美国的资金、工作机会会流入东南亚国家,如TPP涉及的美国低端工作机会会被越南、马来西亚抢走,中高端的工作机会会被日本、韩国抢走,美国要享受到经济好处可能不到九牛一毛。为了高远的地缘政治利益而忽视国内利益、为了围堵他国而使自己陷入经济困境,这就是TPP在美国不得人心,从而使贸易保护主义、反全球化势力高涨的原因。川普反其道而行之,高唱美国第一和经济上的孤立主义,也就赢得了大选。

不仅TPP寿终正寝了,而且奥巴马及希拉里的亚洲再平衡战略(Asia Pacific rebalancing strategy)也到了必须修正的时候。最先提出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是希拉里,早在2010年东盟河内论坛上和2011年《外交政策》上发表的《美国的太平洋世纪》文章中,希拉里就意识到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已经在亚太地区形成新权力中心,这对美国为中心的亚太均势和平衡造成了巨大挑战,美国必须在聚焦中东恐怖主义的同时,腾出军事等资源遏制中国对美国亚太利益的威胁。这一战略是高瞻远瞩的,也得到美国各界的支持,美国海军决定从2012年至2020年把10%的水面舰艇和潜艇转移到太平洋方向,即到2020年,将有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美国空军也决定要将60%的海外力量部署到亚太,当中国在南海疯狂地填海造岛的时候,美国军舰多次进行了巡航,维护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南海诸国的领海与主权。

但是有战略眼光不等于有战略执行力和意志力,亚洲再平衡战略被奥巴马执行不力,导致中国在南海的横行霸道毫无收敛,也导致美国的亚洲盟友们纷纷对中国眉来眼去、投怀送抱。

11月7日,川普外交政策顾问、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彼得·纳瓦洛(Peter Navarro)与曾担任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小组主席福布斯助理的军事专家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在《外交政策》上针对奥巴马的亚太政策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们对“亚洲再平衡”的战略方向没有分歧,但指出奥巴马政府调动军事资源往亚洲之际,却大砍国防预算,使得美国海军缩水。文章还认为希拉里无法强力执行亚洲政策,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策略性模糊”导致亚洲情势失控。

事实也的确如此,由于奥巴马政府缺乏与中国势力对抗的意志力与决心,所以美国在东海与南海的海空巡航丝毫没有阻止中国扩张的步伐,美军舰的航行一点儿也没有阻止中国在南海日以继夜的填海造岛,美军飞机也无法阻止中国已经在东海、未来在南海划定航行识别区的蛮横做法。你航行你的,我造岛造我的,二者完全平行,没有交集或摩擦。共军不仅在南海大造人工岛,而且将其军事化,放置导弹、升降军用飞机,南海局势其实已经失控,南海成为中共国内海,已经快成为事实。

美国在南海的软弱也导致美国的亚太盟友们三心二意,菲律宾、马来西亚纷纷讨好北京政权,并从北京拿到巨大的经济利益,泰国与北京政权不仅有军事合作还有司法合作,帮中国特务直接将中国异议人士绑架回中国,泰国还联手中国开凿克拉运河,此举将使中国取得巨大的地缘战略优势。甚至台湾的民进党政府也非常畏惧北京政权,近期竟然派承认“九二共识、两岸一家亲”的宋楚瑜参加

APEC会议。盟友们的骑墙、观望甚至背叛,早已宣告了奥巴马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执行失败。

被视为孤立主义者的川普将如何在奥巴马失败的亚洲再平衡战略上更新或者另起炉灶呢?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一样其政策具有难以预测性,因为川普乃性情中人、口无遮拦,且性格强悍、自我中心,导致全世界政界对川普的国内外政策尤其是亚太战略众说纷纭、万般猜测。很多人认为川普将要实施彻底的孤立主义亚太外交:从日、韩、菲撤军,不再巡航南海,无意与中国在东海、南海争雄,将台湾、南海甚至第一岛链拱手让给中国

……这一图景是令世界尤其是亚太各国忧虑的,也不符合美国的国际利益与长远利益。

目前能得到的最新最可靠的川普亚太政策的信息还是来自其外交政策顾问彼得·纳瓦洛和亚历山大·格雷在《外交政策》上的文章,该文认为:首先,川普不会再为外交政策牺牲美国经济和国内利益,其次,川普将走强化美国实力的策略,采用如里根政府在

1980年代的实力外交——以实力谋求和平与权威,目前中国海军潜艇数量已经超过美军部署在亚太地区的潜艇,预计到2030年中国会拥有100艘潜艇和415艘军舰。而川普提出的海军重建计划(包括将美国军舰数量从目前的274艘增加到350艘),正是向美国的亚洲盟友保证,美国仍是亚太地区安全的长远保障。至于日本与韩国,在两国经济有所发展后,应自行全额负担国防支出。

笔者也认为,川普在选举中为胜选而向选民承诺与勾画的孤立主义亚太政策,还必须要受到两个变量的制约,一是必须在“让美国再次伟大(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总体战略指导下实施亚太战略;二是必须要受到行政当局整体、参众两院和共和党党纲的制衡与指引。

首先,美国再次伟大的美国梦受到中国梦的挑战,川普上台必定会在亚太地区遏制中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美国梦不仅包括美国公民的富裕和经济的繁荣,也包括在国际上的强盛和领袖地位,如果没有国际领袖地位,那么不仅无法实现美国梦,而且美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也会受到威胁,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何谈经济增长、就业机会和家庭富裕呢?所以美国梦既包括国内利益也包括国际利益,既包括经济繁荣也包括军事、政治上的强大,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极端的孤立主义不仅会造成国际利益的丧失,也连带影响国内利益的缩减。所以,川普在大选时为了选票要强调国内利益多些、要把美国中下阶层受全球化的危害放大放大再放大,但当他当了总统之后,他的国际视野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最高战略,绝不会让他放弃亚太战略。

美国亚太战略的核心是如何对付中国,是对中国亚太战略的反制战略。中国战略就是中国梦,近年来,中国的亚太战略已经非常清晰:就是在两个一百年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伟大复兴的内涵,在亚太战略上来说就要成为一个海权强国、统一台湾、让南海成为中国内海、与美国平分太平洋。显然,习核心等中国强权的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直接冲突的,川普要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美国梦,必然要直面中国的挑战与扩张,而不能逃遁与回避;川普对美国人的美国梦的承诺,必然会迫使他放弃狭隘的孤立主义,强化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和盟友关系,并让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在意志力和执行力上有质的革新。

其次,川普的亚太政策也会受到行政当局整体、参众两院和共和党党纲的制衡与指引。川普的内阁名单虽然最终没有公布,但已经众所周知的如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等必然会成为他的内阁的人物都是清一色的共和党保守分子,反对共产主义的扩张、强调亚洲盟友的重要地位是他们共同的特征。有了这些反共保守主义者做行政团队,川普是不会轻易放弃亚太利益的。

另外共和党已控制美国参众两院,共和党的整体政策对川普有巨大的引导作用。今年

7月共和党大会由2400名代表通过的党纲,被认为是里根总统以来,对中国最严厉的一份共和党党纲,里面提到中国21次,谴责中国在南中国海提出荒谬的主权要求、操纵汇率、侵犯知识产权、放纵北韩等等。据党纲起草委员会主席Stephen Yates所披露,这个党纲是川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委员会一起制定的,完全可以视为川普政府对中国及亚太地区政策的基准和纲领。

最后要说明的是,就是川普实行彻底的孤立主义,也会很快重返国际介入主义。因为美国的孤立主义常使地区霸权国家产生误判、贸然侵略扩张,事态恶化后,导致美国不得不从孤立主义转向最积极的介入主义。如一战后由于美国参战伤亡惨重,美国政府在

1920年代开始重新奉行孤立主义,1930年代国会还通过了《中立法案》,这导致日本的误判,1941年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放弃孤立主义、介入二战并引起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还如在韩战爆发前美国政府公开宣布朝鲜半岛处于美国远东战线的防御圈之外,这导致金日成的误判,侵略南韩,最终导致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不得不发动朝鲜战争。历史的吊诡就在这里:美国每一次的孤立主义却导致不久后最积极的介入主义。

总之,川普上台后会在借鉴失败的奥巴马亚太政策基础上,在不损害美国国内选民经济利益前提下,在平衡孤立主义和国家介入主义的得失后,遵守共和党党纲,在亚太地区遏制共产中国的崛起和习核心的中国梦,以最终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美国梦。

纵览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