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在美国见了谁?|端传媒

香港眾志 Demosisto 政黨成立發佈會。
 on April 10, 2016 at Hong Kong. (Karma Lo/The Initium)

%e9%bb%84%e4%b9%8b%e9%94%8b%e5%9c%a8%e7%be%8e%e5%9b%bd%e8%a7%81%e4%ba%86%e8%b0%81_%e5%89%af%e6%9c%ac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谁还关心香港民主的前途?

题图:香港眾志 Demosisto 政黨成立發佈會,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摄:卢翊铭/端传媒

“香港的终结?”这是香港社会运动人士、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演讲时,其中一页PPT演示里抛出的问题。

这场名为“与黄之锋论香港民主前途”的演讲,在国会访客中心的一间会议室里举行,约60名观众坐满了现场座位,其中有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工作人员、国会议员助手和美国国务院代表,关注全球民主的NGO“自由之家”代表、台湾人公共事务会代表,以及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新闻媒体。由于场地容量有限,主办方CECC只向少部分人公布了活动消息,而没有公开宣传。

“原本以为只会有20人来,但来了60几人,坐满了,我觉得合格有余了。”结束演讲后,黄之锋对端传媒说,满意美国之行迄今为止的成绩。总统大选刚刚偃旗息鼓,国会例行休会结束,他见到了四位国会议员。此前行程中,他在乔治城大学、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高校与师生交流,到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与学者进行研讨。国会演讲结束后,他匆匆赶往国务院,与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人士会面。

美国媒体也对香港民主状况颇为关注。《纽约时报》月初发表题为 “中国霸凌香港”(China Bullies Hong Kong)的社论文章,批评北京当局强硬压制民主之声。黄之锋月初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给香港自决权”联名评论文章,其后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去信《华尔街日报》,批评这份报纸“为港独的违宪违法谬论”提供平台,表示中央政府对任何形式的港独言行“零容忍”。

美国媒体没有因此避免与黄之锋会面,《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时代杂志》的编辑团队都与他交流,《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文字和视频报导。用黄之锋自己的话说,基本上美国最大的报纸,“都见晒了(全部见过了)。”

“老实讲,出口转内销,你在外国通过外媒讲一句话,全世界都会知,在香港也会有更多讨论。”

“出口转内销”却并非百试百灵。10月,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为“票王”的议员朱凯廸,远赴伦敦调查新任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放弃英籍事宜,并未得到英国政府和媒体的太多关注。英国内政部在回应端传媒查询时,反问:“谁是朱凯廸?”

黄之锋这样评价他和朱凯廸在英美两地遭遇的温差:“英国人对香港的关注不如美国,像CECC就很紧密追踪香港事务。”

CECC,即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上月发表年度报告,指中央政府和共产党在香港的影响力上升,引发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下的香港自治不保的忧虑。报告共有340页,约有四页与香港有关,探讨普选及民主改革、新闻自由的新进展,重点讲述了五名书店经营者失踪的“铜锣湾书店”事件。

报告指出,过去一年,香港出现自决和要求独立的活动,六名立法会候选人因被指支持“港独”而被取消候选人资格,引发香港当局政治审查、干预选举的质疑。另外,85%的香港新闻从业员认为2015年香港新闻自由状况倒退,随着越来越多香港新闻媒体被中国内地的财团控制,例如《南华早报》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记者担心将面临自我审查。

黄之锋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主席、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见面。

黄之锋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主席、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见面。摄:黃之锋 via facebook

黄之锋访美期间,国会中另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委员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发表年度报告,在香港部分提及,“铜锣湾书店”事件让外界质疑,香港能否在一国两制下维持司法独立、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外交部驻港公署稍后发表声明,批评报告罔顾事实,妄评并抹黑中央对港政策。“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外国机构以任何方式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横加干涉。”

“美国国会几乎从不谈论香港。真丢人(It’s a shame.)。 ” 代表明尼苏达州的众议院议员沃兹(Tom Walz)摇了摇头,对端传媒说。曾30多次到访香港的他当日在国会山支持黄之锋的演讲,并称演讲应该在更大的场地进行。

沃兹指出,在华盛顿,人们对中国通常有两种极端的看法,一方是亲华的“熊猫拥抱者”(panda hugger) ,将焦点放在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另一方是反华的“屠龙者”(dragon slayer ),认为中国是最邪恶的势力。经济合作和人权分歧的角力,已在美国对华政策中存在多时。“如果经济相比人权占了上风,华府容易对人权状况视而不见,但我认为美国应该肩负道义责任。”

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日益加深,外界普遍认为,美国对中国人权的关注正处于低潮期。大选过程中,中国因贸易议题而饱受总统候选人批评,但人权问题甚少被提及。一向注重经贸多于意识形态的共和党继续控制参众两院,外交政策上有孤立主义倾向的特朗普将入主白宫,外界猜测美国对人权民主话题的关注度会下降。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特朗普曾经在Twitter上发文说:“对香港的抗议,奥巴马总统应该置身事外,我们国家已经有足够多的问题了!”

沃兹认为,保障宗教和言论自由是民主、共和两党都关注的话题,但特朗普的政策还有待观察。黄之锋也对美国大选结果谨慎回应,称希望特朗普作为商人,能够体认到维护香港自由市场、商界利益的重要性。“中央政府无视司法独立干预香港事务,会影响香港的自由市场秩序。”

此程,黄之锋与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和阿肯色州参议员Tom Cotton见面,两人正联名在参议院提出《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动议。草案内容包括重申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原则精神,支持香港民主和人权并保有充足自治;对打压香港人权与自由的人士,给予总统禁止他们入境、冻结其美国境内资产的权力; 如居住在香港的签证申请人曾因非暴力抗议政府而被拘捕或扣押,美国大使馆不得以此为由拒绝发放签证。

“以往香港民主人士只是请议员多点关注、发发声明,但今次有更明确的目标:在国会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黄之锋说。

会见后,卢比奥发表声明,赞扬黄之锋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是个有思想的年轻人,代表了香港的未来。临别时他还赠言黄之锋:“Time is on your side.(时间在你们这一边。)”在总统大选共和党党内初选中失利的卢比奥,顺利连任参议员,是CECC的共同主席和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

黄之锋与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见面。

黄之锋与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见面。摄:黃之锋 via facebook

黄之锋还见到了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佩洛西没有就会面发表新闻稿,她或许有别的更紧急的要事:佩洛西在当日正式宣布争取连任少数党领袖,但遭到党内同僚的有力挑战。黄之锋在脸书上写道,佩洛西主动询问他上月被泰国政府拘留在曼谷机场一事,并表示力求让推进香港民主进程在美国国会成为跨党派的议程。

黄之锋每日在脸书页面上详尽记录他在美国的行程,称之为“国际连结”。但在千里之外的香港,出现了另一番解读。大公网发表名为“黄之锋又去美国唱衰香港”的粤语文章,暗指黄是找外人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的“港奸”。“身为中国人,或者土生土长香港人,居然勾结外国势力,要求美国国会展开立法程序。”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称,黄之锋背后有境外力量支持,要透过外访争取曝光,才能保持影响力。他认为,黄之锋自视过高,“上了《时代杂志》封面就不可一世,以为自己好威”。

“佩洛西来香港时,也见了梁振英;CECC主席来香港,除了见我们,也见了(香港建制派议员)周浩鼎。是不是他们也勾结外国势力?”黄之锋对端传媒说。他反击说,外界若要批评“勾结外国势力”,不能使用双重标准。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应该和国际影响力首屈一指的美国做交流,他来美不是做黑箱交易,是解释香港的情况。

这不是黄之锋第一次到美国来做国际连线了。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黄之锋与李柱铭、戴耀廷曾一同访美。但在没有泛民前辈陪伴下,独自拜访美国行政和立法机关,对于黄来说还是第一次。“不能说是‘接棒’,应说不能只有李柱铭、刘慧卿和何俊仁做国际连线工作。”

他坦言,一年前访美时,还对《香港政策法》、关心香港的国会议员等不熟悉。而这次,他温习了议题内容,交流管道畅通,见到的国会议员比上次更多。然而他也承认,美国国会议员恐怕不会直接向中央和香港领导人叫板、争取香港民主,“但要让议员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去年习近平访美时,佩洛西在会见他前现身中国人权餐会,表示“中国政府无视香港人民对普选方案的理解”,但她拒绝向端传媒透露,会否向习近平表达对中港民主、人权状况的不满。

在黄之锋眼中,何时为“香港的终结”?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他回答,人大释法只是中央政府干预香港法治的第一步,真正的“香港终结”是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之时。那时,北京当局在香港压迫异见人士变得有法可依,香港将失去自由民主,与中国内地无异。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应立法禁止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等行为,禁止香港的政治团体与外国政治团体建立联系。立法过程因香港各界反弹而被搁置。

虽有人大释法、铜锣湾事件,但2016年立法院选举中泛民与本土派得票占优,黄之锋说,自己保持乐观,“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 (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端传媒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