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 中共又一次挺过来, 世界就真麻烦了|“中国病毒"蔓延, 可有解药?(17)|明镜博客

22

22

“‘中国式病毒’之所以迅速蔓延,说到底,其根本原因就是它低劣,如同野草容易生长、低等生物容易繁殖,它不是正常物种,而是变异物种,它对人类文明冲击和干扰的程度,取决於文明社会何时警醒,取决於文明社会用多大力度、何种方式围剿它、消灭它。”“‘中国式病毒’当然会灭绝,否则就是人类文明的灭绝。我担忧的是,人类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

研讨会日期 2015-8-21 明镜刊登日期 2016-11-19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总裁何频,2015年8月21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的长篇专访中,深入而尖锐地阐发了此前他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提出的“中国式病毒”,引起广泛关注。9月20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长岛举行研讨会,来自纽约、新泽西、华盛顿、加州的学者、作家围绕这一命题热烈讨论。《内幕》记者苏文森、沈峻、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发言,并经发言者订正和补充,现全文刊载如下。

“中国病毒”威力惊人

何频:

“中国式病毒”引发了多大的变化?民主社会一些人的软弱超过我的想像——我原本认为民主价值一旦拥有,就应坚不可摧:这些西方的商人、政客和名流,他们长期受西方文化影响,是在西方法治环境中成长的,信仰和价值观应深植他们身心。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他们身上,民主价值是那麽容易被摧毁,并不是来自什麽真正的很大的压力,不是军事上的,也不是政治上的,有的人面对中国市场、金钱的诱惑,就自动放弃了原本该坚持的原则、价值。

我们都知道,好莱坞是美国文化的象徵,但你们看看最近几年的好莱坞,有没有一部关於中国题材、批评中共的影片?一部都没有。不仅过去几年没有,未来几年,我敢断言,也没有。他们可以抨击美国总统、讥讽国会议员,可以在美国正在对外用兵时,摆出和平的姿态,声称“我们是反战的”,他们可以嘲笑美国正在信奉的价值,甚至包括宗教领袖,但他们唯独不敢触碰中国政府。

再看看大学。我们都知道,美国、西方的大学,对於人类教育所起的作用有多大!最重要的在於他们秉持的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但是一碰到中国问题,你几乎看不到有多少自由精神。我们只要对数据稍作处理,就可以知道:过去几年,有几位来自中国的异议人士,在美国哪个大学做了演讲、开了会?可以比较:就在同一时期,有多少中国官员、商人去大学演讲、开会。中国商人、中国官员很多子女能就读名校,都是因为他们本人出色吗?西方不少学校像饿狼一样盯着中国。

https://i1.wp.com/i.imgur.com/bO8vZZI.jpg
好莱坞是美国文化的象徵,但最近几年的好莱坞却没有一部批评中共的影片。

再比如说出版。出书,是创造一种精神产品,中国对出版严加控制,是对文明的扼杀。但我那年到法兰克福书展去,书展的主宾国,是中国;伦敦书展的主宾国,也是中国;纽约书展——美国最大的书展,今年的主宾国,又是中国!一个没有出版自由的祖国,却在西方自由出版市场当主宾国!

看看西方的媒体,媒体是社会中最敏感的触角,应该是良知的象徵。但是现在几乎只有一份报纸,就是《纽约时报》敢於揭露中国最敏感的那一面——你简直很难想像!当我描绘这些现象时,你觉得“中国病毒”的力量还不够惊人吗?

有些西方的企业,甚至直到今天还被中国拦在门外,例如Facebook,老板照样去欢迎习主席,在他的桌上,居然还摆着一本习近平的书!他看懂了吗?他们还没有得到中国的利益,只是出自对中国市场的想像,就足够使他们放弃民主的价值和原则。好莱坞的电影在中国照样是被控制的,是有限度的,但他们主动地放弃了批评中国的权利。

有个笑话:斯大林下令把资本家都吊死,下面有人提醒:吊死那麽多人,我们没有绳索。斯大林说,不要紧,资本家会卖给我们。(胡平:是列宁的话。)哦,是列宁的。

这些就是我考虑这个问题的现实状况。如果像李伟东和博树所讲的,习近平要回到红色帝国,或者要回到军国主义时代,那倒好对付,文明国家已经经历过冷战热战,有办法、有经验、有能量来对付。

首先无可救药的是中共

我到国会作证,不只是去呼吁人们帮助维护中国人的人权——我当然希望他们帮助,但是中国的人权不断在恶化——我也是来发出一个警报:这种“中国病毒”正在侵蚀整个世界,不是说军事的威胁,根本不再需要热战,不需要花费那麽大的代价,摧毁一个又一个国家,还要自己牺牲很多人;也不是像冷战,隔离对峙,他享受不到资本主义的好处;现在他一边拥有社会主义特权,同时完全能够享受资本主义的一切。

我们在这麽简陋的地方开会讨论严肃的问题,北京的来客呢,为一件很简单的事,甚至吃个午餐,也要到曼哈顿豪华的酒店,昂贵的餐厅——他们就是这样,有这个钱、有这个气派。

既然这样严重,我为什麽还对中国未来抱有期望?我找了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是基於我自己的理念:不管人怎麽悲观、沮丧,不论遇到什麽样的挫折和压力,我们不能放弃的就是:希望。我是带着一种希望来看这个问题,然後我就发现,并不是像我起初想像的那样不可救药:作为病毒之源,中共同时是病毒最严重的感染者,首先无可救药的是它自己。

当西方还在传说中国强大的时候,中国已经出了严重的问题。他们那一套能不能按照原来的逻辑轨道发展下去?正如毕先生所提到的,能不能有“可持续性夥伴”,“可持续性股票”?

腐败是“中国病毒”最主要的表现形式。腐败是当官的基本理由:不腐败,不捞个人利益,我还当什麽官?中共想用反腐败来自我驱除病毒,因为它知道:如果大家都在腐败,腐败是玩不下去的。只有一部分人腐败,才能玩得下去。但是,它能够反腐败吗?

我与胡平的意见不一样,胡平认为他们双方一定是要力搏到底——你搞我?我非得把你搞死!我认为,不会,把对方搞死,大家都完蛋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回到1989年之後中共高层平衡的政治生态,也就是说,我们一斗,就会翻船,所以就算了,反腐败就搞不下去了。

我们今年初就预言打虎停止了,很多人将信将疑,现在应该看到了。一旦打虎停止了,腐败卷土重来便更为凶猛,即使很隐蔽。这次中国股灾就是一场大腐败,中共内部人称之为“经济政变”,其实就是权贵联手坑害小股民。结果露馅了,股市一垮,救市不成,心气就衰了。

接着是大阅兵,这是病毒的另一种典型症状。虽然中国出现了股灾,但很多国家争先恐後加入亚投行,加上民族主义的强国情绪,国际媒体的吹捧,使中共领导人身在毒中不知毒,它要让人看肌肉。

其实,中国强兵之路遥远得很。虽然投入了很多钱,但中国军队在亚洲都没有投射能力,遑论全球投射能力;中国在建造几艘航空母舰,要真正形成战斗力,也要在一二十年之後。大阅兵不管展示了多少新式武器,只要没有经过实战,就没有多大价值。

更糟糕的是,中国人都没有想到的:这次阅兵,提早暴露了中共的真正力量、在国际上的真实地位,西方国家这次注意到了:你前面给我一张支票,紧接着就给我一把凶器!——但我只要支票,不要凶器。所以,除了心怀鬼胎的俄国,除了想利用这次机会要中国去遏制小兄弟的韩国,所有世界大国都拒绝捧场。

股灾和阅兵,有可能是一个转折点。人都是这样的,只要往上走,你觉得他什麽都对。股票往上,房地产往上,大家都跟着买,就一直往上。但是买涨不买跌,只要一跌,就危险了,一切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最近有人吹响了号角:“别让李嘉诚跑了”——这就等於是要大家赶紧跑!因为中共对媒体的控制,是其信息传播染上了病毒,人们都会从相反方向理解中共所言。

这些信息,其实就是他们病毒的症状,内部已经没有办法做到威权。虽然我们几十年来有无数次预测错误,但是中国体制并不是改良了而是在溃烂,有了经济实力,也并没有使他们的体制平衡了、稳定了、安全了,恰恰是更为错乱。所以,病毒源於中共,也毁於中共。当然,万一我们不察,习近平真有神力,他们没有自我毁灭,他们又一次挺过来了——世界就真麻烦了!

(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e6%98%8e%e9%95%9c%e5%8d%9a%e5%ae%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