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映虹: 红色高棉是毛主义的产物 ──推荐《毛泽东主义的兴亡》|动向

%e7%ba%a2%e8%89%b2%e9%ab%98%e6%a3%89%e6%98%af%e6%af%9b%e4%b8%bb%e4%b9%89%e7%9a%84%e4%ba%a7%e7%89%a9_%e5%89%af%e6%9c%ac

%e7%ba%a2%e8%89%b2%e9%ab%98%e6%a3%89%e6%98%af%e6%af%9b%e4%b8%bb%e4%b9%89%e7%9a%84%e4%ba%a7%e7%89%a9_%e5%89%af%e6%9c%ac

书作者认为,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是毛主义的产物,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世界性影响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文革的思想和实践在中国难以继续后,在东南亚找到的替身和传人。文革把中国引入国民经济崩溃的边缘和道德瓦解的深渊,而在柬埔寨,它把这个民族驱入了更残酷的屠杀和种族灭绝的境地。

2016年11月号第375期

题图1970年毛泽东与红色高棉三号领导人英萨利热情握手,正面微笑的就是杀人王波尔布特

放在我面前的,是一部厚达近千页的大书《毛泽东主义的兴亡──中国“革命”与红高棉“革命”的历史》(以下简称《兴亡》),由美国阳光出版社二○一三年出版。作者宋征是一个科学工作者,他先在法国工作,后来在美国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做研究。

文革影响在东南亚的替身和传人

近几十年来,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吸引了很多人成为“业余历史学家”。“业余历史学家”每个时代、每个国家都会有,因为历史本来就是和个人生活经验有关的知识和思考,是开放给所有人的。但在当代中国特定的政治环境下,由于官方和公开的历史研究有太多的禁区,很多民间思想者自发地加入了历史研究的行列。他们对历史真相的关心和对宏观历史演变阐释之执着,可以令很多专业历史学者汗颜,尽管在后者看来,这些“业余历史学家”的著述和观点很多是绝难苟同的。

《兴亡》全书分十七章,在时间和内容上涵盖了从共产主义运动的起源直到一九八九年以后国际共运的巨变。但它的主线,是寻找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和柬埔寨的红色高棉革命和后来建立的政权之间的关联。作者认为,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是毛主义的产物,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世界性影响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文革的思想和实践在中国难以继续后,在东南亚找到的替身和传人。文革把中国引入国民经济崩溃的边缘和道德瓦解的深渊,而在柬埔寨,它把这个民族驱入了更残酷的屠杀和种族灭绝的境地。

英萨利最能代表毛主义影响

从这个角度,作者对柬埔寨革命和红色高棉做了考察,尤其是中共和柬共之间在组织、思想和人员来往上的关系。作者的一个重要发现是,在红色高棉最高层领导人中,最能代表毛主义影响、和中国关系最密切、企图把柬埔寨作为继中国文革之后又一个彻底改造社会的巨大实验场的,不是波尔布特和其他人,而是英萨利。作者对英萨利和中共的关系以及他在红色高棉夺取政权后回到金边的时机和作用作了分析,在我看来这是对文革究竟是如何影响红色高棉运动的一个很重要的发现

作者比较第一手的材料有两个部分值得一提。一是在巴黎生活期间,他接触了很多从红色高棉统治下逃出来的柬埔寨华裔,对他们作了访谈,收集了很多建立在个人生活经历之上的资料。从他们那里,作者不但瞭解了很多红色高棉进城后所发生的具体情况,而且对那段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二是存有相当数量的当年在柬埔寨出版发行的华文报刊资料,对这个东南亚国家华社在红色高棉夺权之前的发展状况有一定的瞭解,从而对估量红色高棉对柬埔寨华裔的种族灭绝政策的背景和结果提供历史的根据。

143

全书不足之处,是对国际共运和中国革命的宏观描述和理论分析。在这些问题上,国际学术界和中国国内的很多学者都做了严谨细致的工作。作者把很大的篇幅放在了这些问题上,反而会削弱以上所说的真正的贡献。

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