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 国家的囚徒|民报

%e5%9b%bd%e5%ae%b6%e7%9a%84%e5%9b%9a%e5%be%92_%e5%89%af%e6%9c%ac

%e5%9b%bd%e5%ae%b6%e7%9a%84%e5%9b%9a%e5%be%92_%e5%89%af%e6%9c%ac中国被评为全世界网路最不自由的国家,证明了中国政府从2009年开始,每年砸下400亿人民币,企图改变中国对外形象的“大宣计划”,完全破功,在这个13亿人口大监牢中,关押着四种台湾人;第一,欠税的台商,第二;海外诈骗的嫌犯,第三;台湾情报人员,第四;在鲜红地坛上跳舞的退伍将领,和国民党党国大老,或称“倒戈的大官虎”

2016-11-21

题图: 马政府执政八年,只会吹牛中台关系很好,国安单位人员多次建议政府,应比照文明国家,台湾应该和中国谈判换俘,但是,马政府却以重提此案担心会破坏中台关系,做挡箭牌。 图/取材自网路 民报合成

根据国防部统计;台湾退役将领将近有3000个,每一位领中华民国政府退休俸,最低不低于10万台币,这些人往来中台间,一年超过1000人次,在中国置产长住者有之,经商者有之,打高尔夫者有之,全部被老共列册照管。

退将尊容全都露 中国刻意阴的?

每到一处,必有美酒,华屋,美人招待,此番刚好散步,路过北京尿急,32退将加上党国大老许水德等人,就顺便进去人民大会堂上厕所,然后看到很多人在开会,基于好奇,就进去孙文纪念会上坐一下,有18人不敢进去,此事本来很低调,但是没想到,中国央视特意用特写镜头,把他们照出来,连续播放,立即有不明人士向台湾国防部检举(阴谋啊)。

老共特喜欢把国民党高官来降的讯息,高调曝光,动机有三:

其一,昭告美国或全世界,国共两党现在关系好的很,3000颗飞弹对准台湾,完全是假的;

其二,告诉中国境内数百万“国粉”,不要期盼王师回来执政,实现民主自由,目前,中国的红色集团权贵和蓝色权贵,天天把酒问青天,喝茅台喝到脸红,脸色和顶戴上的颜色是一样的鲜红。

君不见,一生捍卫中华民国的洪主席爬中山陵时,一名胆子很大的粉丝史庭福,手拿青天白日旗,口喊“中华民国万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当场被公安拿下,但是,洪主席并没有对粉丝挺身而出,也不敢挥手表示感激,只是微笑,还假装没看到,央视还特别把这一段公安逮人画面,和主席微笑画面重叠,重播好几次,让中国老百姓见识国民党蓝血人,嘴巴爱中华民国,却很不仗义的举动。

这一幕,确实寒了数百万“怀念民国”地下组织的人心。此地下组织,最早起源于四川,特喜欢在双十节铺文,把青天白日旗放到网路上,老共很头大,过去香港尚未回归,这批人专门搞挂青天白日旗勾当,尤其是在调景岭,香港国民党难民最大栖地,97后挂旗的人少了,而中国境内,老共这几年采取网路严打,也认定是国民党地下特务所为,目前“国粉组织”人数多少,没人知道,但是,老共用力拥抱国民党以来,“国粉”人数正在减少中。

其三,高调宣告老共用力拥抱国民党,可以给境内境外藏独,疆独人士制造警示作用。

2005年,连战选输后,积极破冰,找冰块出气,练寒爪功,此行称为“联共制独”,锦衣不夜行,党政商大员云集,阵容浩大,派头很粗。2006年,许历农组织新同盟会,到北京见政协主席贾庆林,只有18位将领,还算低调;2010年,老马夺回政权,加速亲中,造成和平错觉,放纵退将投共,北京红色地毯,来不及铺,因为党国高官来降,越来越多,族繁不及备载。

2000年到中国拜黄帝庙的将领,和党国高干就超过50人,2011年,到厦门打小白球的退将更多,超过这一次的53颗星星,只要进入中国黄埔校友会网站,就可以看到了。

中华民国没办总理追思会 所以退将只好到对岸参加?


中华民国退将吴斯怀(右)在对岸被拍个正着。图/翻摄自央视

央视披露此行讯息后,洪主席知道后并没生气,还淡淡地说“已经报备了”,国民党文传会名嘴还大声说“你们中华民国政府没有办纪念会啊,所以,我们只好过去那边参加了”,这是历史上为倒戈将领发明的最伟大的说词,过去,法国倒戈将军贝当元帅,愿做纳粹爪牙,成立维琪政府,被问到原因时,贝当至少也说出了不忍见到巴黎被战火夷为平地,啊,这一次新政府又错了,没有好好纪念孙文,其实,中华民国会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打败,最该负责任的就是孙文,没有他“联俄容共”,哪里会有蒋介石甘冒天下大不讳的清党行动,毛泽东也好端端干他的国民党中央文宣部代理部长,国共双胞胎,也不会闹翻,中华民国就没有跑路的问题了,可惜,历史不能回头,但是,历史的轮回却一再发生。

毛泽东喜欢读明史,自许自己就是“靖康之难”的朱棣,以八百壮士从北平起家,历经四年,打败拥有两百万大军的建文帝,像极了后世的国共战争,朱棣大军打到长江,建文帝派出大臣两度向叔叔求和,以为靠着长江天险,可以隔江分治天下,至少可以当个半壁江山皇帝,可惜天不从人愿,镇守长江水师大将陈暄倒戈,陈暄说:“你们叔侄争天下,争来争去也是大明天下,我患不着当坏人”,南京终于被围困,建文帝朱允炆出逃,生死不明,后来才有郑和下西洋的故事铺陈,就像陈喧一般,一大堆倒戈的国民党将领,才是成就老共中国江山的大功臣,并不是解放军比国府军厉害。

大将军大喇喇和共匪唱和 蠢部下却因地下工作失风被擒

当然,乌鸦不是全黑,有倒戈的,也就有不倒戈的忠贞之士,当时御史大夫景清认为朱棣以叔父身分,不服朝廷削籓,就兴兵争夺侄子的天下,违反祖制,大逆不道,于是在上朝时预藏凶刀,企图行刺永乐皇帝,结果失败被捕后,饱受剥皮之刑,还连累九族被诛。

此君虽然刚烈,但是,傻啊,景清先生,可是,不要忘了:四百年后,还有比景清更傻的人,而且就是目前在中国被摸摸头的退将们,一手训练出来的下级军官。

2006年6月25日,军情局两位情报员朱恭训和徐章国搭机前往越南,26日抵达中越边界的芒街,芒街隔着北仑河和中国广西省东兴市对望,这个边贸城市人口很多,两位情报员奉指示,到芒街和中国国安单位高阶官员碰面,接收情报,26日当晚,数十位中国特务皆越南公安,闯进饭店房间,逮捕两人,直接搭车越过边界,进入中国境内,两人企图反抗,却被压制,这是中国设好的一个局,或者是台湾方面有人泄密,造成两人被捕,目前无法知道,但是,这是第一次中国特务跨界,进行绑票的事件。

事件发生后,台湾军情局副局长欧降龙飞到越南,向越南政府索取证明;两人被中国特务跨境绑票的文件,并且通知中国放人,但是,流氓中国相应不理,两人被关押在南宁看守所,历经逼供,虐待,利诱,中国希望两人投共,但是,没有得逞,2008年,广西法院提审两人,依照刑法110条“参加间谍组织”,判处无期徒刑,2008年以后,国民党上台,中台恢复协商,2011年重审此案,两人改判20年。

马政府执政八年,只会吹牛中台关系很好,国安单位人员多次建议政府,应比照文明国家,台湾应该和中国谈判换俘,但是,马政府却以重提此案担心会破坏中台关系,做挡箭牌。

其实,中台间的情报战,从1949年到现在,并没有停止过,台湾和中国制度不同,处理间谍案手法,轻重差很多,两蒋时代,共谍肯定死刑,但是解严后变化很大,例如;共谍镇小江案,罗贤哲案,几乎以轻判做前提,但是,被中国逮捕的台湾情报员,判无期徒刑居多,台湾国安单位不敢透露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活动被捕的情报员有多少,但是,李志德在[无岸的旅途]一书中透露;从黑猫中队算起,不会少于五千人,至于中国派进台湾的匪谍少说十万人,被捕者却很少。

骂退将赴中输诚 但问题是:国民党怎么会同意让他们去?

目前,还有很多朱恭训们,这些打死不从,在中国被关押的第三种囚徒,下场最悲哀,连面会亲人权利,也被老共剥夺,但是,第三种囚徒却是像景清一样的硬颈人士,让人尊重,对照被老共摸摸头的退将们,党国大老们,端坐台下听训,当秃头被摸的时候,脑袋里是否想到深陷黑牢的情报同袍,内心岂能无愧呼?

惭愧是一回事,令人纳闷的是,这种退将集体投共的大事,国民党为何可以核准参加?难道不明白国民党越用力紧抱老共的下场,一定是民调直直落,一方面在国内靠着立委杯葛,黑道闹场的全面焦土政策,就算可以让新政府改革失败,让国民党多增加十个百分点支持,在这一得一失之间,国民党似乎要多考虑一下吧!

话又说回来,退将们的头被摸了,脸也被拍照了,隐私肖像权也捐了,请问习大大,这一大笔退休俸,难道不该由你们那一边买单吗?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