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 中国的影响在跨太平洋贸易协定的灰烬中增长|博谈网

%e4%b8%ad%e5%9b%bd%e7%9a%84%e5%bd%b1%e5%93%8d%e5%9c%a8%e8%b7%a8%e5%a4%aa%e5%b9%b3%e6%b4%8b%e8%b4%b8%e6%98%93%e5%8d%8f%e5%ae%9a%e7%9a%84%e7%81%b0%e7%83%ac%e4%b8%ad%e5%a2%9e%e9%95%bf_%e5%89%af%e6%9c%ac

%e4%b8%ad%e5%9b%bd%e7%9a%84%e5%bd%b1%e5%93%8d%e5%9c%a8%e8%b7%a8%e5%a4%aa%e5%b9%b3%e6%b4%8b%e8%b4%b8%e6%98%93%e5%8d%8f%e5%ae%9a%e7%9a%84%e7%81%b0%e7%83%ac%e4%b8%ad%e5%a2%9e%e9%95%bf_%e5%89%af%e6%9c%ac

一场关于金钱、就业和全球化的毒性政治战争扼杀了一项庞大且复杂的贸易协议,而这个协议原本是奥巴马总统的标志性政治遗产。但是,美国与11个亚太国家之间的这项协议从来就不只关乎贸易

2016-11-22

随着中美两国在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最具战略不确定性的地区争夺经济、军事影响力的较量日趋紧张,这项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简称TPP)的协议是作为其中的重要一步而构想的。该协议把中国排除在外,旨在通过为与美国达成协议的11个国家提供一个可行的经济上的选择,使这些国家在这场紧张较量中获得更大影响力。协议以失败而告终对中国来说是一次纯粹的胜利,而侯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曾在贸易问题上多次严厉批评中国。

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为达成协议进行了艰难地谈判,在即将与他们见面前,奥巴马的发言只字未提协议即将面临的必然失败。

“对我们来说,聚在一起的场合总是颇为有益,让我们可以共同探讨如何确保为我们所有的国家创造更多就业、更多机会,以及使国家更加繁荣,”奥巴马说。“所以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我期待着与你们进行建设性的讨论。”

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六举行了双边会谈,习近平在会谈时说,中美两国关系处于“关键时刻”,并表示中国将与其他国家合作,确保峰会圆满成功。

“我希望双方将携手工作,强调合作,管控分歧,实现两国关系平稳过渡,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更大进展,”习近平说。

奥巴马将发现,由于TPP的失败,那11个国家的领导人正愈发身陷中国的经济波动中。

澳大利亚在周三表示,希望推进一项以中国为主导、囊括从日本到印度等亚洲国家在内,但没有美国参与的贸易协议。秘鲁已与北京就加入该协议的问题展开谈判。就连美国的商业领袖们也正在为亚洲潜在的机会做准备。

“我们在亚洲做的事情中,有三分之二最终都会跑到另一个国家,”通用电气的国际业务副董事长约翰·G·赖斯(John G. Rice)说。“所以,如果他们要降低该地区的关税和贸易壁垒的话,我们会找到方法,在那里做更多的生意。”

对于美国来说,这种贸易关系具有地缘政治色彩。

几十年来,亚洲的大多数国家在默默地接受美国安全保障的同时与美国产生着巨大的贸易顺差,使它们成为繁荣的制造业大国。但中国现在是亚洲大部分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同时却与许多邻国有针锋相对的领土主权要求。

中国的邻国担心,它们很快会面临金钱、国家自豪感和领土方面的严峻选择:要么同意中国的国家安全要求,要么失去广阔的中国市场。

“长远的问题是,美国是否从亚洲撤出,让中国更容易地迫使该地区的国家在中美之间作出选择,”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理查德·布什(Richard Bush)说。

美国就亚洲的相关政策的转变可能是下届政府中最为显著的。

奥巴马出生在太平洋中部的夏威夷,并在印度尼西亚生活了一段时期,他从最早担任总统以来,就把亚洲作为美国经济增长的最好机会。除了努力结束自己的前任发起的两场战争之外,奥巴马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标是,将美国的注意力和军事资源,从日渐衰老的欧洲以及与俄罗斯的无益竞争上,转向快速增长的亚太地区。

在这个目标上,他与乔治·W·布什总统部分地一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谈判始于布什政府。布什也将TPP看作是对抗中国不断增长的战略野心的堡垒。

在过去10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面对特朗普令人惊讶的大选胜利对自己政治遗产的巨大打击,奥巴马一直摆出一幅勇敢面对的样子。

在大选结果变得明晰的几小时后,奥巴马对美国以及自己的流着泪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其实都在同一个团队。”他在上周一暗示,共和党人会发现,取代他的医疗保健法不那么容易。在周二访问希腊和周四访问德国时,他告诉人心惶惶的欧洲人,特朗普将保留北约联盟。

但是,这个周末在亚太贸易峰会上的见面很可能会给人带来更多的伤感。

在亚洲贸易上的问题,奥巴马和特朗普的观点比在其他问题上更为截然相反。结果是特朗普赢了。就连白宫助手们也已承认了他们上司的惨败。

国家安全副顾问本杰明·J·罗兹(Benjamin J. Rhodes)说,“虽然我们对目前形势有清楚的了解,但我们仍相信我们在贸易的价值、以及亚太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上所持的信念。”

特朗普当选后,忠诚已开始转移。

在奥巴马到达这里的三天前,秘鲁外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Eduardo Ferreyros)说,该国仍希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有朝一日会成为现实。但鉴于事态的变化,他的政府也在今年秋天开始,与北京展开就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谈判,这个以中国为首的贸易协定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竞争对手。

“既然特朗普先生对经济一体化的要求和贸易自由化不感兴趣,为什么不让其他国家跟进这一自由贸易的建议呢?”长期研究贸易的专家宋国友说,他是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副主任。

自美国大选以来,澳大利亚政府也已呼吁在缔结“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贸易协定上取得迅速进展。就连日本也在更多地关注中国对全球贸易的愿景,尽管日本面临着中国的领土要求,而且中日两国的军用飞机和海岸警卫队之间不时发生没有武力的冲突。

澳大利亚和日本多年来一直在与中国进行谈判。但他们曾希望把双边关系作为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补充,作为他们与美国经济关系的平衡,而不是用它们与中国的关系取代与美国的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二在日本的议会上表示,“如果TPP停滞不前的话,毫无疑问,重点将转向”由中国牵头的贸易协定。安倍晋三周四会见了特朗普。

自2011年起,来自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和其他12个亚洲国家的贸易谈判代表每年都举行几次会议,以促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特朗普大选胜利后,这些努力几乎肯定会加速。下一轮谈判将于下月初在印度尼西亚举行。

在特朗普当选的一周前,亚洲各国的贸易官员曾在菲律宾宿雾开会谈判有关细节。当时,宿雾之外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那次会议。定于12月初举行的下次会议可以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包括一些本周末在利马参加亚太经济合作峰会者的关注。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提到本周末的会议时说,“每个人都在等着看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会发生什么,在会议的间隙将有很多关于如何对待特朗普的讨论。如果TPP谈判失败的话,最大的赢家是中国。这是毫无疑问的。”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