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风: 中共的罪孽, 决定了改良道路不通|博谈网

6

6.jpg

贾敬龙案,在众多法律专家的呼吁下,民众的围观下,还是没能刀下留人,这个事件不过是在中共的血债账簿上又添一笔,本来,中共政权就没有给民间力量留一丁点儿互动的窗口,那些还在寄望中国能走改良民主化道路的人士也大概能看出中共政权更没有给中国人民留下改良路径的选择余地。

2016-11-23

希望能够像台湾那样走改良的民主化道路,至少需要三点条件:1、有底线的、良知未泯的统治集团;2、民间精英与民众的良性互动和配合;3、国际社会的压力。这三点在目前的中国均不存在:

1、罪恶滔天的历史和丧尽天良的现实都告诉我们中共统治集团是没有底线的,它们为了统治集团的利益,可以任意拿国家利益、民众利益来交换,屠杀平民、出卖国土、破坏生态在所不惜;

2、民间充斥的就是被收买的伪精英和被洗脑、被绑架的民众,修改下资中筠的说法,就是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中间还是狗奴才,其实目前处于上面的比慈禧还残暴,而且还是一个集团。在登峰造极的社会控制下,那些坚持抗争的斗士,大部分民众压根儿就不知道,甚至在中共的污名化下,会憎恨这些真正的民族脊梁,此外反对势力还没成型,就有些混入异议圈的人士在制造着内讧,不得不让人痛惜;

3、国际社会的压力不仅不复存在,甚至还有和中共沆瀣一气的趋势,十几亿的消费者被中共绑架,变成人质,用以要挟国际社会,搜刮的民脂民膏用以收买国际社会,而自由民主国家大多为了经济利益,与魔鬼进行交易,忽视普世价值因素,中国人权问题被提起时,不过是一个交易谈判筹码而已,这与台湾民主化进程中,美国施加的强大压力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最关键的就是中国民众遇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上集罪恶之大成的统治集团——中国共产党。其罪孽之重,已让它自己失去了和解的资格,也让民众失去谅解它的可能,它们自己深知这一点,因为它们了解自己的罪恶历史,无法和解,只能变本加厉的用暴力机器维持自己的统治,能支撑多久就支撑多久;而民众对其罪恶的事实和实质都不太清楚,于是还抱有幻想,其实简单梳理下中共历史上犯下的罪恶,也能看清这个党的实质了:它们就是一个持续屠杀中国民众的犯罪集团,本文就分几个阶段大概梳理下其犯罪历史。

1、中共初创阶段的敲诈勒索、杀人越货

现在,中共喜欢污名化异议人士为境外反华势力支持的一小撮,实质上中共就是在货真价实的境外势力扶持下发展起来的,把一个他国领导人称为慈父也是毛泽东自己叫出来的。而在初创阶段,除了国外势力的资金支持外,中共就是靠抢劫、绑架、勒索的犯罪活动以及种植、销售鸦片(中共称之为特货)来筹集经费的,这些历史在陈毅“元帅”的回忆录中被他津津乐道,被方志敏砍头的传教士师达能、史文明夫妇就是一个中共如何筹集经费的案例。

2、抗日战争时趁火打劫

在日本侵略的国难当头时,中共干的就是以国家利益、民族命运为赌注,消耗当时的国民政府实力,来发展壮大自己,中共自己的方针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这个方针在1937年8月的洛川会议上由毛泽东讲话提出(在严肃历史学者中有争议,但也承认此后的中共行为符合这样的方针,张国焘的回忆录中也有类似记载,原话更曾经在中国共青团的官方网站上贴出来过,被微博网友发现后发出来传播,但很快被删,共青团官网也很快修改),但比较中共、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前后的实力对比和抗日战争期间的实际所为,也知道中共在抗日中到底做了什么。除了七二一方针,中共还十分宣传,连115师在平型关袭击日本一个辎重队的战斗,本身也不过是国军太原会战中平型关战役中的一次战斗,在中共历史书上,忽略国军,被塑造成中共的平型关大捷,侧面说明了中共在抗日战争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实际作为,但在中共的宣传下,它们倒成了抗日的中流砥柱,团结抗日喊的震天响,背后朝国军打黑枪,可谓靠宣传抗日,这个中共“光荣”传统一直发展至今,成为横店抗日。日本学者远藤誉在2015年、2016年出版的书中揭露了毛泽东在抗日时期与日本勾结的历史,现在中国的舆论环境,在党媒的教唆下,喜欢给异议人士贴汉奸、卖国贼的标签,中共才是名副其实的卖国贼、汉奸,不仅在抗日时当汉奸,在建国后,依然在送国土给越南、朝鲜、苏联等,卖国还算交易,送国土算什么?

3、国共内战时以平民为炮灰

利用国军被消耗的时机,一边假意谈判,一边积极调兵,挑衅国军,发动内战,把刚刚结束被侵略的中国人民再次拖入战争泥潭。在内战中利用人海战术、围城等毫无人性的战术制造大量平民死亡,利用平民百姓做炮灰来要挟,以取得胜利,长春围困战中禁止城内百姓出城饿死十几万民众,是中共精心策划的恐怖手段和系统化暴力的一个案例,利用平民做炮灰掩护的人海战术也被中共采用,这在一些中共将领和国军将领的回忆录中有所记录。

4、建国后三大改造,反右等各种运动

中共建国后,通过三大改造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实质上就是对土地及土地耕种的农民、手工业者、工商实业的抢夺,土改中对所谓地主的斗争,公私合营对企业家的掠夺,整死、逼死大量民众,抢劫完成后,宣布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后来由邓小平宣布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于是乎对民众的抢劫一直在持续进行着,参考近些年的拆迁和一些私营企业家的下场。反右是毛泽东用引蛇出洞之计,大规模消灭知识分子和社会独立思考、抗争意识的运动。此外还有镇反、肃反、三反、五反等等各种运动,总之就是通过各种运动,消灭了自耕农民、手工业者、工商实业者、知识分子等等,把一切资源收归中共所有,其他人全编为奴隶,不愿成为奴隶的全部杀掉。

5、朝鲜战争

中共在建国后,也发起过好几场战争,都不过是统治集团为了自己利益和意气,拿中国年青人当炮灰的不正义战争。朝鲜战争就是个典型,为了扶持一个一丘之貉的邪恶政权,借债支持不正义的侵略战争,阵亡十几万人。

6、大跃进及后续的大饥荒

完全因为人祸,饿死至少3000万人,然后拿老天爷来顶锅,就算只有这一条罪恶,还怎么能谅解共产党这个犯罪集团?大跃进和大饥荒就是毛泽东及其共产党党羽精心策划一次“请君入瓮”的抢劫、杀人计划,在那个一人集权的体制下,先蛊惑、诱导下属自我制定一些达不到的目标,再通过一级一级放大,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强加于民众肩上,最后通过暴力榨干民众的最后一颗余粮,最后一滴血,限制民众流动,那等待民众的只有活活饿死;而中共用抢劫来的粮食换来维持自己统治所需的武器和境外支持及还债。

7、文化大革命

一场对中华民族整个社会、文化、民众等方方面面的浩劫。将中共建立以来的种种暴虐手段推向了第一个极致。大量的民众在被统治集团(主要就是毛泽东)故意挑动的暴力中被杀、大量的知识分子、无辜群众在运动中被迫害至死。

8、80-90年代

那些向往80年代的文艺青年,一定不知道严打、六四天安门屠杀以及大屠杀后全国范围的清算——不断的小型屠杀;一定不知道血腥的计划生育政策张开了血盆大口,开始对中华民族的未来下手了,一手杀人、一手抢钱。

9、21世纪以来

经过之前的各种运动式杀人,中共开始转向利用掠夺式的经济政策,系统性的社会不公制度,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杀人:对没满足官员胃口的企业家,利用“法律”手段入刑、甚至杀人越货;对普通民众,失业、侵占土地、血腥拆迁、环境破环、暴力维稳;不受控制的暴力机器制造了多少不正常死亡案件而又不了了之?多少人祸灾难使大量民众无辜死亡?对维权、抗争人士的残酷镇压——在这些过程中,常见临时工、黑监狱、辅警、协警,专案组等等,这就是所谓“市场化”杀人,就是把杀人“外包”了,一是通过表面为经济行为,实为中共背后操纵的一套掠夺体系来或软性或硬性的杀人,二是通过对暴力机器的包装,把作恶、杀人的执行者变成临时工,辅助、协助人员等等,中共政府作为作恶主体,把作恶服务“外包”给了一些无编制的人员或企业甚至武警、军队等(实质上是一伙儿的),而中共获得了一个缓冲民意压力、推诿、找替罪羊的手段。

综上这些都是中共对中国民众、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

而沾满中国人血泪的中共,不仅不反思悔过,还在持续宣扬对中国民众的恩德,宣传它的伟大、光荣、正确,如此无耻的犯罪集团,如何去谅解,如何与它们和解?其实它们在任何事情上都可以至少自我表扬三次:一次是制定了无比正确的决策,一次是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一次是光荣的纠正了这个巨大的错误,这也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来历吧。

不管在战争时期,还是在和平时期,中共都是在牺牲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来换取统治集团的利益,上面只是梳理了中共屠杀中国人的历史,自成立以来,它们就在不断的杀人!杀人!而它杀了人,既毫无反思之意,还要求你感恩戴德,然后继续杀人。如此无底线、良知泯灭、贪婪、永远“伟光正”的犯罪集团,怎会选择改良?

同时中共也清楚知道自己罪无可赦,也只能走向一个继续靠暴力维持、继续犯罪,最后自我毁灭的道路。而善良的民众,放弃幻想吧,因为幻想是自己的麻醉药,是中共的救命稻草,不能抗争,至少不要合作。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