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川普当选与美中政策|民报

8

8.jpg

综观川普对中国政府的看法与政策,可以说是一面倒的负面评价。在工作职位上,川普批评中国抢夺美国人工作;在贸易逆差上,川普直指中国正在强奸美国,美国对中国开放自由,但中国对美国不开放自由,甚至树立保护主义长城。 

2016-11-24

川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共和党全面执政,孰好孰坏,暂难预料。未来四年,川普能否扭转欧巴马(奥巴马)八年执政期间全球外交绥靖无能格局,尤其是他能否改变美国对中国的软弱外交政策而强硬起来,成为了包括香港和台湾在内各方有识之士的关注焦点。

我细阅近日新闻点滴,总体来说,感到审慎乐观。川普能否真正学习到例如昔日雷根(列根)总统的涵养、胸襟、智慧、勇气,在国际利益争逐中,全力弘扬人权自由及宪政民主等公义价值,引领中国、朝鲜、俄罗斯、伊斯兰国等独裁政权走向灭亡,目前我虽未完全寄予厚望,但从他最近的人事任命看来,至少他比欧巴马(奥巴马)及希拉蕊(希拉莉)更值得令人期待。

先撇开他在选举前那些政治不正确的大嘴巴狂言、政治恫吓、歧视言论、性犯罪疑团不说,川普在选举前对中国霸权及威胁的认识还是比较清醒的。很多人以为希拉蕊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曾经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因此她对中国比较强硬云云,但这是昧于事实的武断。实情是她和欧巴马政府对中国太过软弱,为了经贸利益,差点出卖陈光诚给中共暴政,更不用说她对诱发伊斯兰国肆虐猖狂的人道责任,以及“重返亚洲”的雷声大雨点小。至于柯林顿基金会,究竟收受了多少中资钜款,更加讳莫如深。

另一方面,很多人标签川普奉行本土主义、孤立主义、反全球化,渲染川普呼吁减少驻韩美军,要求日本支付美军防御费用,甚至举出他曾失言以暴乱来形容八九民运,因此满心以为他是中国政府之友。其实这些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跳跃式思维。我相信身为企业家的川普,以及其背后的幕僚及政治势力,根本不会放弃美国在亚洲的现有影响力。

川普要日本支付军费,可以理解为:为了权责对等,美国可能为日本自行建军及修宪开绿灯,但绝不等于取消美日安保条约。对韩国政策也将大致雷同。川普的构想很可能就是培养韩、日等国军事自力更生,继续围堵中国,但绝对不会在彼此同盟关系上作出任何让步。很多中国五毛网络水军大肆吹捧川普和贬抑希拉蕊,足见习核心及其奴才见识之浅薄与低能。信或不信,可待未来事实逐一验证。

综观川普对中国政府的看法与政策,可以说是一面倒的负面评价。在工作职位上,川普批评中国抢夺美国人工作;在贸易逆差上,川普直指中国正在强奸美国(但竟然无一中共奴才批评过川普辱华),美国对中国开放自由,但中国对美国不开放自由,甚至树立保护主义长城,因此美国要向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实施45%反补贴税,同时不要再用蠢蛋来跟中国谈生意,需要禁止中国政府补贴的商品及不符环保规定的商品进口美国;在货币政策上,川普声称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控国,认为人民币至少被低估15%至40%;在财税改革上,川普提倡降低企业税赋,减少国债,促进企业重返美国,杜绝中国金融勒索;在知识产权上,川普主张防止共享尖端科技成为进入中国市场的条件;在外交姿态上,川普大力批评欧巴马不应请习近平吃晚宴,应该改吃麦当劳汉堡就可以了;在南海政策上,川普抨击中国不尊重美国。凡此种种,纵使他未必能够成全上述所有政策主张,但是如能完成其中一部分,已经算是功德无量,远远比欧巴马政府好得多。

近日更有好消息传出。川普有意任命美国退休中将、国防情报局前局长佛林(Michael Flynn,另译佛莱、芬恩、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成为他的三大核心幕僚之一(司法、国安、情报)。佛林虽然出身自民主党,但对国际局势有相当清晰和强硬的看法,与欧巴马不咬弦,因此转而支持比较志同道合的川普。佛林批评美国近年外交示弱,成为众矢之的,事事对外道歉,无力抗制中国、朝鲜、俄罗斯、伊斯兰国的严峻威胁。他主张美国外交政策必须重返强势,先要令人感到深不可测。

话虽如此,佛林已经明确批评美国近年外交弱势,正是促使中俄联合的原因,而美国今后外交政策的重点,应该在于破除这种劣势,制止中国予取予求、不断榨财、取笑美国。佛林指出中国持续建立自己的军工产业,偷窃敏感军事科技知识,培养太空军备实力,不断影响及渗透非洲及中南美洲。然而,面对达40%供应中国石油总量的波斯湾地区,中国却一直没有投放任何海空军资源,反而在长达半个世纪时间内,不断免费依赖美国的能源安全保障。佛林这些言论有理有据,会否化为实际的反制行动,虽然尚属未知之数,但我肯定未闻欧巴马、希拉蕊二人满身铜臭的执政时代会有如此清醒认识。

当然,政治人物的承诺未必成真,但只要上述政纲有一半或两三成得以兑现,已经相当不错。从川普及佛林的种种言论看来,他们反制天朝中国霸权还是值得期待。我预料美国外交政策的关键是在于抑制中国天朝霸权的同时,把伊斯兰国尽快摧毁,在叙利亚问题上跟俄罗斯达成暂时共识,然后全力抑制中俄联合,剑指中国霸权。会否成真,拭目以待。期待自明年一月起上台执政的川普新政府不会令人失望。

附带一提的是川普的民主正当性问题。有人质疑川普只不过是赢了选举人票(预计是川普306票对希拉蕊232票),但却输了一人一票的多数普选票(川普61,201,031票对希拉蕊62,523,126票),落差达1,322,095票(截至脱稿为止),因此没有充分的民主正当性。的确,即使点算美国公民的境外选票(但由于选举人票已分胜负,所以依法现在不会点算),对于这1,322,095张全国普选票的落差,川普恐怕已经不大可能仅凭境外票落差去追回全国普选票落差。这已是一个客观事实。

不过,美国总统选举规则早已被明确规定,而且两党均在早有预期的前提下开展选举工程,因此大家不宜在选输了之后,才开始反过来埋怨游戏规则。没错,我同意美国总统选举人票制度,不符合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普及平等民主选举要求。但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偏差,往往涉及美国建立联邦时的妥协代价和历史因素,并非意味着美国选举制度就是反民主而走向独裁。今后这个制度应该改变(虽极困难),而且川普总统上任后也应该谦虚一点,接受自己普选票不如(至少未必如)希拉蕊的政治现实,但是如果说川普执政没有民主正当性,恐怕是小题大作,言过其实。

minbao